台北IMC第55屆-9月海報-20150911

請按此處,下載演講錄音

記錄: 陳之洞 社友

各位IMC的朋友大家晚安,我叫賴青松,台中人,現住宜蘭。我是民國59年次出生,目前在宜蘭員山鄉種稻,因為沒有申請有機認證,所以不能叫做「有機」種植的稻米,應該稱為無農藥、無化肥栽培的稻米,我種植稻米已12年了。

種稻之前的故事

剛從日本研究所畢業,回到宜蘭種植稻米之後,很多記者問我,為何唸那麼多書,還跑回來種田?我想,要不是當年父親做生意失敗,我不可能回去種田。我在台中出生,父母都是農家子弟,那年代出生在農家的人通常都非常貧窮,基本上沒受甚麼教育,所以父母都是國小畢業,出社會就要想辦法賺取自己的生活費。

父親今年70多歲,當年出社會時,正是台灣經濟開始起飛的時候,蓋屋、賣車等皆蓬勃發展。阿公有4個兒子,老大做土水工程,老二做板金,老三、老四作汽車裝潢。阿公不識字,但懂得台灣那時的經濟脈絡,沒把他的兒子留在鄉下種田。那個年代,做蓋屋、汽車裝潢的工作,賺錢如賺水。有著一技之長,對於沒本錢、沒人脈的人是最適合不過的。日本時代出生的父親非常認真,被他的師傅磨到,也磨了自己的徒弟。那時代真的是硬底子、真功夫,所生產的產品品質很好。

在30年前,台灣的經濟正在起飛,父親他們很快就挖了一桶金。但,父親想一次挖更多桶金,當時朋友建議父親開工廠,把生意作大…。國小五年級時父親開了工廠,在我印象裡,工廠沒有一批貨賺錢。父親經常跑三點半,我在國小六年級時已繳不出註冊費,到了國中一年級,連2吋相片的錢都交不出去。父親已經撐不住了,有一次放學回家,家門口有一部計程車,原來是阿公來接我及弟弟妹妹回台中大雅鄉下老家。就這樣,我在也沒回到這個位於新竹,潮起潮落、樓起樓蹋的家。

一號牧童

在鄉下住了一年,過著牽水牛、被使喚的日子,等於添補父親20幾年以來因外出工作打拼,未能幫阿公工作的少年時代。當時總覺得很難堪,記得父親作生意沒失敗時,每次回去都穿得好風光,只有玩的份…。

年少的我想像不到鄉下有那麼多工作要做,而且都我從來沒做過的工作。拿起鋤頭工作,唉呦!鋤頭怎麼那麼重,阿嬤是不是拿錯了?我跑去倉庫看有沒有小孩用的鋤頭,才知道農具只有角度、長度、功能之不同,沒有大人小孩使用之分。我是家中長子,家庭的教育讓我知道,工作一定要使命必達,第一次在田裡拿鋤頭工作,鋤頭揮下去,就砍到腳的大拇指,我以為受傷了,就可以休息,但阿嬤幫我擦藥包紮後,叫我繼續去工作…。那一刻,深深感覺到,鄉下生活的殘酷與現實,你不幹這工作就沒人做。

記得當時剛回鄉下那幾天,聽到親友們在廚房議論著,叫阿公不要收養我們。議論到最後,阿公說:「家裡是缺幾雙碗筷?」制止了親友們的議論。當時只有11~12歲,似懂非懂的我,知道阿公是站我們這邊,若不是阿公,我不知道還可以去那裡。這個場景,讓我的印象很深刻,對日後的我而言,是一個關鍵。

我的志願

回鄉下一年多後,父親因票據法進了監牢,家人合資將父親保出來後,全家便一起住在台北。所以我唸了三所國中,從新竹的客家莊、台中的福佬莊,到外省莊的永和國中,我體會到所謂「少數人」的感覺。永和國中非常很嚴格,高中升學考上建中的比例是全台灣第一。當時升高中時要填寫「志願卡」,但是學校要求的第一志願只有建中,所以「志願卡」也只能按學校的要求來填寫…。我才明白,在大人世界裡,沒有志願這件事,大人們要安排你的出路。

1

高中我讀建中,才知道建中裡面還有個建中~數理資優班。我有個同學進了建的中數理資優班,但成績老是班上的最後一名。最後,這位同學自我放棄,大學聯考的成績在落榜邊緣…。有一次去建中演講,問一位二年級的學生,我問他:「學弟,要選那一組?」學弟說:「反正我媽已經選好了,就是讀醫科啊!」老師也都希望我們考上台大醫科、台大電機系。所以直到今天,台灣最聰明的孩子,依舊無法選擇他要去哪裡?

離開高中後我讀成大環境工程系。在大學裡我意識到,台灣的環境因為經濟的成長,付出很大的代價,公害很嚴重。在經濟困頓時,一塊田地、一片果園就能養活一家子,當時阿公就在這勇氣下收養我們。現在的年代,不管家裡財產多大,但要多養個小孩,都得好好的想一想,因為那是很困難的。老實說,我不清楚誰較富有,但是我在阿公的身上看到那勇氣~天蹋下來有地撐著,只是沒吃那麼好而已,人還是可以活下去。今天的台灣社會,已經不太容易看到「勇氣」,再過20~30年,你找不到「勇氣」在哪裡。我們的教育裡,沒有給學生勇氣這個東西。我們的教育裡,更讓學生養成一個習慣,都是一窩蜂~只要大家都說好,就全部都拼命去搶位子。但是,搶到台大醫學院,就能當好醫生嗎?搶到了台大電機系,真的能夠成為專才嗎?

2

我們一代傳一代,培養聰明的孩子,但是培養不出有智慧的孩子。聰明的孩子知道世界要甚麼,所以會不斷的追求外在、追求社會給他的目標跟禮物,社會也會一直給他掌聲,只是最後他會發現,手上的一堆禮物都不怎麼樣。而有智慧的孩子知道自己要甚麼,不過,我們的社會對真正努力尋找自己、要做甚麼的孩子,不會給予掌聲。

「落土八字命」,上天給每個人的天賦大概是固定的,但台灣的教育,沒有所謂的志願可言。所以現在的學生,也不知他們是誰,要去哪裡?時代一直在改變,你無法確定現在跟孩子說的事,5年或10年後還能不能用。更可能的是20年後,今天在課堂上所講的東西己經不存在。所以,讓孩子知道自己是誰、想要去哪裡,這很重要。

3

在田裡工作12年,我一直在思考,哪裡走對,哪裡走錯,這樣算成功嗎?我很少做過超過2年的工作,每份所做的工作,只要我認為它不是我要的,我就放掉。我覺得越來越了解自己,所以每份工作越做越久,例如當個農夫,就做了超過12年,而且心平氣和,知足常樂。如果以這個標準來說,我應該算是成功的。

發展社區支持農業

以全世界農地的污染的速度及安全食物減少的速度來看,將來安全而穩定的食物會越來越貴,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更是無法用財富來解決的死胡同,不管我賺再多的錢,還是趕不上這個速度。所以我就直接回鄉下種自己跟家人可以吃的東西,這麼簡單的邏輯,就能打動全世界。了解自己的本質跟責任,家人安定而與世界聯結,甚至每天交到沒有利害關係的新朋友。

4

我雖住在宜蘭鄉下,但這幾年家裡有許多從國外過來的客人,如中國大陸、馬來西亞、日本等,尤其是去年,來的幾乎都是日本的客人。我把從日本學回來的「發展社區支持農業」這種制度建構在台灣,讓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產生信賴感,把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抓回來,這點我很驕傲。沒有都市,農村可以生存,但是如果沒有農村,都市根本無法生存。現在全世界的農村都靠政府的補助,如果台灣農村可以找到一個翻轉、再生的契機,我想距離到聯合國演講的日期不遠。

走自己的路

記得大學畢業後,父親與朋友在新加坡合夥開公司,要我去接續他的工作,去卡位、去走他的路,我拒絕了,他很生氣,但我知道,這並不是我想要的東西。後來,我拿了日本的獎學金,到日本讀書,拿到碩士學位回台灣,又跑到宜蘭鄉下種田,我知道,父親對我徹底失望,可是我心理清楚一件事,我父親要對他兒子死心是他的權利,而我對父親堅持是我的義務。

堅持作自己之後,父親並不懂我。但是現在,父親會在他的公司門口貼上我的簡報,也會很驕傲的跟客人說:「這是我兒子」,客人會稱讚:「你兒子對社會貢獻很大」,但是貢獻甚麼,他也不清楚。我覺得能跟父親在這樣的情況下和解,是老天爺給我最大的恩典,也幾乎是奇蹟。

我覺得累積再多的財富,也不能解決世界的問題,而且過多的財富是世界災難的來源。讓下一代真正的成長,才能承接世界,才是每位父母應該給孩子的。當父母的,總是比孩子還沒膽量,但是,孩子若沒膽識去跨越你給他的限制,你才要煩惱。我選擇種田,走自己的路,也曾差點被叫去作農業處長,但我知道自己不是這塊料。你會發現把自己的道路弄清楚後,機會就會不斷的來。

5

機會會不斷的來,但是絕不能飢不擇食隨便拿。一個古老的故事是這樣的告訴我們的,有一個樵夫,他的斧頭掉進水池裡,池裡的女神拿出金斧頭,問樵夫這支金斧頭是他的嗎?樵夫說不是。女神再拿出銀斧頭,問樵夫銀斧頭是他的嗎?樵夫也說不是。女神又拿一支生鏽的鐵斧頭問樵夫,是這支嗎?樵夫說是。因此,女神把金的、銀的斧頭都給他。這個流傳千百年、跨越種族的老故事,所告訴我們的那些人生預言,這大概就是人類的智慧所在~誠實,非常的重要,尤其是對自己,更是如此。

我下田,把自己種在田裡面,弄清楚自己是什麼品種。我認為,我已經活在一個理想的地方,我非常感恩。感謝各位今晚聆聽我這樣的故事,我是個平凡人,只是作了有點衝動,有點需要勇氣的決定,如果這樣的故事能夠感動一些人的話,我相信人類社會的幸福不是太困難,謝謝大家。

  • 青松小語:

【大暑】乙未年,七月天,巧避三颱慶豐年

每年七月之後,便是颱風生成的旺季,也是宜蘭一期稻作收成的季節。換句話說,全台灣一期稻作風險最高的所在,正是我們居住與耕種的蘭陽平原。

雖然說心裡明白,颱風不可能永遠過門不入,但每個農伕的心底卻還是不斷祈求神明保庇,希望至少今年颱風不要來…。沒想到,七月上旬,我們的稻田正是結實累累、滿眼金黃一片的時候,衛星雲圖上一口氣出現了三個颱風!從西邊的蓮花、東邊的昌鴻,到遠在西太平洋上的南卡颱風!三個颱風儼然都衝著台灣的方向而來,由台灣海峽逼近的蓮花欲去還留,而昌鴻則是筆直地的朝東北角前進,村子裡不論新農老農,有志一同追著刈稻機日夜搶救,青熟不均的稻殼,也跌至糧商收購的最低點!而成熟度不足的穀東田,只好靜靜等待命運的決定…。

不知是否今年召集新年,認真敬拜天地萬物有的結果,三個颱風竟然不約而同地避開台灣本島,甚至還帶來大家期待已久的豐沛雨水,讓我們的收成遠超過預設的目標值,這不能不說是上天庇佑的幸運,豐收的喜稅之外,唯有感恩…。

註1,以上【 大暑 】文章及照片由賴青松先生提供

註2, 延伸閱讀:想進一步的了解賴青松種稻子的故事嗎?請繼續觀看以下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