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任春芬 前理事

11

講師演講簡報資料下載

IMC施社長!各位前社長!各位理事!各位IMC朋友大家好!

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與大家見面,好鄰居詹前社長德生曾提及參加IMC,一個很好的社團,以前任內工作太忙,現在卸任離開經濟部的工作,今天,第一次對外公開場合演講,我才知道以前當部長時,演講滿好做的,因為所有演講稿、簡報都是同事幫你弄好,你看過可以,改改就行了,今天這個簡報從頭到尾每個字都是自己打的,我不會用Power Point,買本書「如何使用Power Point」邊看邊弄,結果被我弄出這份簡報出來,覺得滿得意的,(大家拍手鼓勵)我把這份簡報獻給各位。

我想藉這個機會跟大家討論一下,國家面臨的經濟問題,那些比較重要的,我也知道各位辛勤經營自己的事業,經驗絕對比我多,只因我在公務機關做事,看到的較全盤的東西,但事實上全盤的東西,都是各位每件個案所累積出來的,要解決!但照顧得到的不多,所以,今天以過去在政府機關工作時,感覺那些較重要的,當個書僮把它整理出來;基於今天有緣相識,如果,以後大家需要進一步資料,在那方面要跟我討論,幫得上忙的話,就不用客氣!社裡有我聯絡的方法。剛才王前社長的美言,我謝謝你。

我退伍以後,考上經濟部,經濟部乃普羅大眾,來自各個學校有專科、有文化大學,很好!大家都差不多,所以,決定留在經濟部。感謝老天爺幫忙,1979年外放至美國,中美剛斷交,美國政府根本不知如何處理台灣來的人,我們正準備大量出口紡織品,要跟美國政府談配額,那人民與人民的關係該如何進行呢?經過一段時間,漸漸的,他們也想通了,經濟與貿易要與台灣來往,政治繼續躲得遠遠的。 住美七年,學最多,最有經驗。自己決定回來,跟長官說:「要回台!」「有沒有搞錯,住在美國好好的,而且在美國可幫點忙嘛」,「我女兒要念書了,不能讓她ABCD的,連國語都講不清楚,我要帶回來念書」

1050720044

回來又對了!為什麼呢?美國要我們開放菸酒開、開放火雞、開放服務業,要我們尊重智慧財產權。一方面氣美國人的態度,為什麼叫我們買你的火雞呢?不吃就是不吃嘛,為什麼硬要叫我們進口呢?經過那種交涉過程,學習聽人家的道理,不是用自己的理由來想。尊重智慧財產權這件事,那時當然每樣抄,對不對? Apple蘋果電腦第一代也是一樣,在美國800塊美金,台灣嘛800元台幣,匯率40倍,做一樣好,用起來一樣的,美國氣我們,他怕的是我們做得一樣好,價錢又便宜,我們也不覺得我們有什麼錯,有什麼錯呢?對吧!所以那個過程,讓我學習到「怎樣替別人想一想。」

90年那更好,因為經過前十幾年二十年整個國家的努力,我們居然可以參加APEC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各位知道那種衝擊多大? 以前沒有一個國家的人,願意公開場合,跟我們坐一起,給別人看到, 現在居然公公開開的,我們可以跟那麼多16個國家(現在20個國家)一起開會, ,感覺是非常非常的好,覺得我們的國家一直在進步。到了1990年,開始申請參加WTO(世界貿易組織),那也是一個夢,說來說去還是力量,那時整體經濟力量國民所得7,000到10,000,以前2,000美元3,000美元時人家認為你窮,當你國民所得到10,000美元,人家開始正眼看你了!

第二次到美國去,住了3年,即王前社長提到換政府,我好好當我的事務官與我無關,常任文官不受政黨輪替影響,我想我繼續待美國,我能勝任愉快,也幫得上忙。結果叫我回來處理兩岸,當時兩岸絕對不來往,海基會一個人起不了大作用。靖盧都是滿的,因為偷渡過來,對岸不收回去,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才會說弄個小三通吧!蔡主委把小三通事情做出來,現在有金門人告訴我說:「現在透過小三通進出金門的,一年180萬人」,那時,想一年有500個人都不錯了,現在居然達到180萬規模進出金門。

另外一件事,也是對的,對國家個人都是幸運的事,我們參加WTO居然完成,大陸沒辦法攔阻我們,這對國家很重要。他們在挑人,問我:「你要不要去日內瓦?」那時我已50幾歲,又到日內瓦赴任4年。 回來以後,部長說:「找不到人當政務次長,你來吧!」為什麼找不到人,現在終於知道原因了: 每天到立法院,面對記者,每天工作時間那麼長,政務次長做一年多。2008年,金融危機時,我們都沒訂單, 生產工具機那麼強,一個月可出200台,卻半年接不到一台訂單,員工沒有工作,放無薪假,怎麼辦呢?政府怎麼辦呢?每天弄到半夜,股市也不好,回想2008年,各位經營上也一定有困難的經歷吧。到了2009年,莫拉克颱風,死掉400、500個人,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災難? 整個內閣總辭;我們也跟著辭職,也還好,這實在很難做。

離開了以後,我到美國去玩,美國畢竟比較熟悉,蘇起秘書長打電話「你在幹嘛?」「我在青山綠水之間遨遊,快樂得很」「這麼好? 你快回來!」他發現國家安全問題、經濟安全很重要,所以要我回來做這些事。過了三個禮拜回來台北,才到國安會就職,主要在協調事情,總統要問的我們把資料弄好,向總統報告;在國安會也是很好的學習。至於當經濟部長,沒有準備,志願欄上沒有填經濟部長,我知道經濟部長是沒辦法做的,你要知道產業、電腦、機械、紡織、服務業,各式各樣的產業,怎樣把它弄懂。不過後來也做完這任經濟部長,現在卸任,心情真是輕鬆.

一卸任,就又去美國玩一個月,現在才回來,大概是這樣,藉這些事情反映,待會兒跟大家報告的事,很快地跟大家走一遍,汪理事告訴我留20分鐘給大家發問,大家關心的事不一樣。

1050720047

我們在台灣老覺得問題很多, 外國人卻說我們台灣好太多了,我就會懷疑,到底要相信誰的?外國人羨慕台灣,說能像台灣一樣,不知有多高興,我們說︰「台灣都是中小企業,也沒辦法弄品牌,也沒有辦法弄研發,中小企業這麼多,也沒辦法市場行銷通路,像韓國都是大企業才好 !」「拜託!中小企業這麼多,是你們國家的寶貝!」二、三十年前碰到哈佛的朋友,與他的對話記得清清楚楚的,他去過韓國,也到過台灣,韓國十三家大公司控制GDP 80%以上 ; 到台灣來,大企業控制GDP不到20%,通通是中小企業。他說如果當總統的話,他要到台灣,他不要到韓國當總統,那13個人聯合起來就把他推翻了;在台灣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普遍存在的中小企業是台灣的寶貝,在印尼參加APEC(亞太經合組織)感受更深,APEC台灣進去已晚,討論什麼工業、農業結構已弄好了,可是我們進去總要有所貢獻,蕭副總統說:「我們來討論中小企業議題,讓APEC成員發展中小企業」一提建議「好主意耶!」APEC成員大家都認同,所以,一進去就紅了,在原先的議事結構裡,再加這個中小企業新議題。 這些國家一直想要研究台灣的中小企業,想知道台灣是怎麼弄起來的。老實講, 我們自己也一頭霧水︰大企業通關報稅有比較快的方法,小企業要一個個照排隊去報;大的企業搞研發,政府全力支援,中、小企業要研發? 自求多福吧!國家資源都在幫助大企業,但是中小企業就像棄兒一樣,沒人疼愛, 反而生猛有力, 十分活躍, 這到底怎麼了?到底怎麼了?待會兒,各位有答案請告訴我,很可怕!下次,我遇到APEC成員再問的話,就可給答案。

我們自由競爭建立在很好的基礎上,台灣不要煩惱,單這個自由競爭,就可確保未來健全發展基礎,台灣法官得不到信賴,事實上我們的法治是非常健全的,我們尊重智慧財產權,過去我們無所不仿,無所不冒,到現在,我們台灣的歌、台灣的電影、台灣的文創為何會發展茂盛?就是有智慧財產權的保障,我一輩子沒做對什麼事,但保護智慧財產權是非常正確的事。

在經濟部工作時,去看外商企業界的朋友,問他們為何到台灣來?經常第一個理由:台灣工程師非常好,做事非常認真,價錢又便宜,在國外是台灣的二、三倍以上待遇,企業家的精神不怕競爭。

我們面臨幾個問題,以製造業來說,中國大陸在後面趕, 第二環保工業土地成本,工業區隨便一坪賣10萬、20萬這麼多;勞工成本墊高起來,我們製造業確實有很多問題,創新創業,我相信大家有很多創業故事。製造服務業是愈來愈重要,台灣的服務業很有本錢,提供的服務非常精緻貼心,作得很細膩,在台灣生活覺得非常舒服,不像美國大剌剌的,機器自動化,台灣服務業有前途,當然看怎樣強化它的競爭力。

第二個問題服務業要出口,到日本去美國去,服務業怎麼去,涉及到人口的移動,很難的事,最好把服務業弄到台灣來,在台灣消費,用台灣的服務業等於出口,因此觀光業要做安全。如果我們的產業不能找一個出去的環境的話,我們的市場太小,勞資關係,其實我很憂心這些老闆,這些法律愈規定愈緊,對企業投資經營愈來愈難,對產業競爭力都有很大影響,我看到最明顯的例子︰離開經濟部前,去了一趟巴西,巴西勞工條件規定非常嚴,老闆根本不可能Fire掉你的員工,這麼好的國家,這麼大的面積,這麼好的氣候,這麼豐富的資源,國家弄不起來,我要講的就是勞工的法規太嚴厲了,政府把企業界綁死了,我怕台灣有天變成那樣子,我們就慘了。

14

能源電力的供應不會缺電,我給大家看一下大概50%的發電,天然氣大概百分之二十多,油大概百分之三,核能發電大概百分之十六,要拿掉核電,不用核電,百分之十六能源從何而來?從再生能源來,這是個很大挑戰,看看我們能源油,我們有30幾天的存量,天然氣少用,媒甚至不要用,媒用天然氣取代做不出來,天然氣要用大批很大的儲槽,沒有人願意儲槽放在自家旁邊,天然氣因此要發展火力發電,任何執政的人都瞭解電的重要,我們來講要盡量節省用電,經營企業盡量要用節電的產品,生活習慣盡量省電。

15

國際環境都還好,比較難的是兩岸關係。自由貿易協定是很大的挑戰,但是我們一定要簽,不能不簽。當然政治上的問題要克服,農產品你一開放,在野黨就反對,沒有誰會跟你簽這種不開放農產品的”自由”貿易協定,,所以農業要怎麼處理?我認為可處理,台灣農業科技大家都在享受它的成果,今天晚上,這麼好的水果即是,大家會怕就反對。另外一個例子:有次我陪蕭副總統去參加會議,以前首相是不見台灣的人,沒料到安倍說︰「我跟你們的代表蕭副總統見面沒問題,「在什麼地方?找一個隱密的地方!」「就在旅館的Lobby」 他一直想跟台灣發展關係,問台灣代表「你想簽什麼協定?」「我們想簽自由貿易協定」「可以考慮啊!但是我氣不過一件事」安倍氣不過的事是 : 福島事件發生時,全世界都禁止他的農漁產品,怕污染。但現在, 已證明沒問題,全球大都解禁了,只有兩個地方,仍然禁止—兩岸 : 老共禁止,台灣禁止,一步都不放鬆。「因為大陸的問題!」這個有必要開放,在我任內,我很想把它開放掉,可是,這不是經濟部權責,為什麼? 我希望這些問題能夠解決,我們不能關係都打不開,那麼簽自由貿易協定也無法打開,這個一定要參加啦!

美國在競選,兩個黨罵誰罵誰,競選的時候跟執政的時候不會一樣啦!美國人兩個黨都在罵自由貿易協定,但是也不要怕萬一世界上倒過來走。但是台灣市場太小,只2300萬人口,你的產品若不出口,你沒有路走,當世界各國都閉關自守,我們也沒有前途了。

現在可以怎麼做,我想各位沒問題,我想還是提一下,把員工照顧好,勞資關係非常重要。勞團用一、二個例子去要求很多很多,要求環保節約用電,節約用水,請大家要盡心的發展新科技,將新科技移到自己產業來。多參加國際活動,敬佩詹先生參加國際露營組織,一定要參加,人家才知道台灣,外國人講台灣是under operation(過貶),新加坡人被人over operation(過獎、過褒)新加坡其實沒那麼好,大家一窩蜂誇獎 ; 台灣,其實還不錯,被人損得一文不值。所以我們要走出去,你們跟人家簽約(編按: 指社務提到—與輪島CCI簽訂友好交流MOU),我聽了就很高興,我們不能繼續讓人under operation. 要得到一個公平的待遇,不能只靠政府,全民總動員才有力量。而且要提供年輕人一次機會,要教導傳承給年輕人,以我們為好榜樣,國家的希望在年輕人。

今天非常謝謝大家!

12

社友迴響︰

一、何義津前社長︰何前社長要求講師「不在任內,可盡情說我們的問題,說我們真正的問題。」

講師回答︰來之前,已吃過飯喝過酒,言論尺度已很Open

  1. 兩黨惡鬥厲害,以自由貿易協定為例,KMT執政時贊成開放牛肉、豬肉,換成當在野黨就不同意了,不同意就簽不成,外銷廠、出口商會倒光光。
  2. 勞資關係勞動法律的變更: 它說要增加1,000個勞動檢查人員,與十幾二十個老闆吃飯,這些都是頗具規模的大公司,「這兩個月有無被罰過?」「都被罰過!」因為一些新變更的枝枝節節細節被罰錢, 不勝其擾。
  1. 勞資關係,各位要出聲,把好勞工留下,不照顧好就會跑掉,能幹的就這幾個人,憂慮大陸不跟台灣來往,問題在對岸,你不喜歡,但台灣經過選舉產生新政府,大陸不可說不喜歡,不與你來往,這樣下去,台灣原出口40%去大陸,就會有問題,你說︰「他的生意不是我的生意!」「但生意是建築在他人好生意之上!」
  2. 電不是那麼麻煩,因為知電的嚴重性。
  3. 政黨惡鬥,勸兩邊投書,找最愛罵人的立法委員來演講,什麼事都看不順眼,看怎樣不要惡鬥。

大陸要務實一點,看台灣的民主,不要把路斷掉,再來就是勞資關係,可以解決!因為我們的基礎是好基礎。老共有幾個省來參觀工研院,參觀後,每個省都想要有工研院,就來挖我們的人,老共吹牛它的企業大,事實上企業不在大在賺錢才對。

二、蔡照益社友問DPP台灣政府進行怎樣?

講師答︰與外國接洽有希望,除了新加坡、紐西蘭外,還有10個國家有希望簽DPP,要一個個攻下來 ; 日本只要福島問題解決才行;美國等選完;澳洲開始眉來眼去,澳洲選完情況不好,聯合政府只比反對黨多3票,國內反對聲音須壓下去,他國要的東西要能給人家。

三、王前社長雪香提問

我受經濟部邀請參與東協十國投資論壇南下政策,哪一個國家台灣去投資較好?以各方面而言。

講師答︰「看那產業,綜合看印尼值得投資,印尼人口2億多人最多,產業發展最好,馬來西亞缺人;泰國挑人,要的才要你去,不要的不要你去,柬埔寨建設還落後,總結是印尼最好。」

講師一一解答,社友都很滿意,演講至此畫下美麗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