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 朱虹 社友

今天很高興與各位朋友談有關美國即將上任的川普總統,以及有關他未來可能涉及到中亞、台灣、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的外交政策。今年應該是個吉祥的年,但是我們卻看到前面一片的烏雲。我們不知道,影響全世界最大的美國,他們國家新上任的總統對我們其他的國家,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川普總統的不可預測性

川普先生在選舉的過程中,他的言論被認為是一個狂人,他所講的話帶有強烈的偏右的傾向。有人認為他帶有某種程度的白人至上的觀點。今天我們要評估他政策的時候,也許我們要把他在選舉中所做的一些承諾,或者是他所發表的言論暫時忘掉,川普先生的選舉語言有可能會變成政策、有可能會被修正,但是我們看到他就任之前的一些動作,讓我漸漸的感覺到川普先生不應該只是一個狂人,我們應該來理解,他是一位美國歷年來,人民所選出來的一個不尋常的人。

我在1960年代留學美國,在美國讀書、從事教學的工作總共達30年之久,直到1990年代中期才回到台灣服務。留在美國的期間,我看過了很多任的總統,像川普先生這樣的總統是很難看到的。這一次他當選,讓人覺得有很多的不可預測性,因為他的言論,某種程度看來非常的極端、非常的異類。因此包括對岸的中國大陸、我們北邊的日本等所有的國家,他們的反應都非常的謹慎以及某種程度的焦慮。

第十九屆黨代表大會

在今年的10月份,中國共產黨將在今年的10月份舉行第十九屆黨代表大會。在黨代表大會結束之後,將會產生中央委員會的25位政治局委員及7位常務委員。從現在到10月份,我認為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會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國內,他希望能夠順利的鞏固、主導中國未來的發展。也有人猜測在十九大後呈現出來的領導班子,會是清一色的習派人馬。因此有專家認為,習近平先生可能有還要擔任 10年的中共領導人的計劃。

目前中國大陸也面臨的一些經濟及財政上面的問題,世界上第一與第二強的二個國家,在今年都會出現一些重大的變化,我們不得不關心。

歐洲聯盟的重大考驗

除了美國跟中國大陸之外,影響整個全球經濟安全,最重要的是歐洲聯盟。歐洲聯盟今年將會面對重大的考驗。第一,歐洲聯盟經過幾年來的經濟的不穩定,有幾個國家幾乎走上了經濟崩潰的道路。目前絕大部分的歐盟國家,仍然處於一種經濟緊縮的狀態。第二,在政治領域裡面,我們發現歐洲的人民正在走上極端,這是一種反體制、反菁英、反移民、反難民的民粹主義,對他們國家的領導人非常的不滿。

今年有幾件事情是值得我們注意,第一件事,是法國、德國、荷蘭這三個國家要重新選舉他們的國家領導團隊。德國總理梅克是最主要的一個領導人物,一直以來主導歐洲的經濟政治發展,但是她處理移民及難民的問題,受到許多德國人的反對,若她不能夠繼續的掌握權力,對歐洲將會是一個非常不好的政治發展。另外,我們注意到法國、荷蘭人民的選舉動向,很可能走下一個偏激、極右派的民粹主義來反體制、反對歐盟,他們會回到狹隘的民族主義主張。假設這種事情發生的話,對當前的歐洲會帶來極大的影響。

另一個同樣重要的是英國,在幾個月前,英國已經透過公民投票脫離歐洲,但是要脫離歐洲的動作還沒有開始。根據媒體的報導,英國將在三月份啟動脫歐的談判,但談判要走多久、金融市場會不會產生很大的震盪,這是我們要共同關切的。此外,歐洲聯盟(GDP 19兆美元)、美國(GDP 18兆美元)、中國(GDP 9.5兆美元)這三個大的經濟體,在今年都會面臨一些挑戰,因此我們要用一個比較廣的角度來看,要留心他們的發展。

美國的保守愛國主義

我們現在回到美國來,川普先生在他選舉的時候,有一些激烈的言論。對於拉丁美系、對於穆斯林,有著極為不友善的言論。在選舉的時候,他的焦點擺在重振美國經濟、強化美國的國防,換言之,川普先生是代表一種新的美國的保守愛國主義,他的講法非常的類似 80年代的雷根總統。我們有幾點要特別的注意:

  • 強烈的保護主義傾向,川普先生要保護美國國內的產業及經濟,於當前全世界的自由經濟,他採取一個極端反對的立場。他要求外國產品,特別是中國,要輸出到美國市場時,得面臨比較高的關稅。如果這些保護主義真的實現的話,我們在大陸的台商會深受其害。
  • 有關經濟方面,川普先生反對TPP,反對區域性、多邊的經濟整合,而主張要跟個別國家進行雙邊貿易談判。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為台灣有機會跟美國來進行雙邊的談判。
  • 川普先生主張高度的減稅,他希望降低所得稅的最高百分比、降低營業所得稅。他主張保守的經濟政策,因為這樣的一個原因,川普先生當選之後,美國的股市不像許多專家所預測崩盤,股市反而大漲。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川普先生主張要全面性的減稅。
  • 推動國內的基礎建設,包括橋樑、道路、鐵路、飛機場,這些基礎建設是由美國的聯邦政府運輸部在管理。川普先生在不久之前宣布運輸部長由趙小蘭女士擔任,原因是趙小蘭女士的先生是美國參議院共和黨多數黨的領袖。而在未來,川普先生提出的政策,必須要通過國會的支持才能通過,這是一個很漂亮的政治考量。
  • 進一步的投入資源,推動國防工業。

因此,我們總結來看川普先生在選舉中提出來最重要的、有實質上意義的事。他把很多精力放在強化美國的財經實力,然後提振國防的力量。沒有經濟就沒有國防,這個邏輯川普先生講得非常的清楚。再來,川普先生在外交上,尤其對亞洲的政策是我們最為關心的。

我認為川普先生不會再繼續歐巴馬總統「重返亞洲」這樣的政策,我認為他的中東政策,主要的會是集中火力來打擊ISIS 恐怖主義組織,這也說明了川普先生在他的外交政策方面,提出了一個不同於前任總統的做法,他主張美國與俄羅斯應該改善關係。這幾年來中東的恐怖主義非常的猖獗,俄羅斯非常積極的參與中東的戰爭,所以有人認為川普先生會跟俄羅斯攜手,處理中東問題,全面打擊恐怖主義的大本營。

美國 V.S 中國

另外,我們要特別注意川普先生對中國大陸的政策。在選舉的時候,川普先生對中國有許多挑釁的言論。對中國大陸而言,川普先生不是個很友善的人物,尤其在經濟領域,川普先生所任用的官員是極度的反中國的。所以,未來他對中國會提出一個強硬的主張。當今的世界的兩個強國在主導未來的世界,美國與中國的關係,不會只是一個貿易問題的協調關係。一方面我們看到了中國的崛起,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帶一路」,他要把中國製造的技術及剩餘的勞工輸出到亞洲其它的國家。另外,透過中亞建立的陸地交通,直接通到東歐及西歐國家,跟這些國家的經濟產生連結,這對美國而言有相當的警惕作用。

習近平先生提出了一個有民族主義色彩的中國夢,我們可以看到當前的中國政府,在不斷的擴大對全世界的經濟、外交、軍事安全的影響力,這樣的一個趨勢,很明顯的衝擊到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由美國完全主導的國際秩序。因此,美國跟中國大陸在未來很可能處於一種互相競爭、矛盾與衝突的對立情勢。

台灣介於美國與中國這兩大國家之間,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我們如果處理的不好,台灣何以自處?我們要應該偏向哪一邊?假設我們要保持一個等距的政策,要如何處理呢?目前看來,台灣跟美國的關係是偏向一個往好的方向發展。但是兩岸的關係,仍然處於一種幾乎冷凍的狀態。所以美國政府對亞洲政策新的部署中最重要的事,是如何處理跟中國大陸的關係,也牽涉到了台灣跟美國的關係 。

未來美國對它其東亞國家如日本、韓國的政策也不一樣了。川普先生在選舉的時候,講了一些讓日本政府極為焦慮的語言。川普先生要求友邦需付出更多的保護費,現在日本政府已經補貼在日本的美國駐軍40%的費用,日本還願意付出更多的費用嗎?相同的,美國也要求韓國需要付出更多的費用。然後,川普先生對台灣的要求是什麼?

全世界最重要的一條提供物資的海運路線,是從歐洲經過非洲、中東、印度洋、麻六甲海峽、南海、台灣週邊海域後再到韓國、日本、阿拉斯加、加拿大及美國的西岸。在2015年年度,這條貿易路線的所運輸的石油、其他資源、消費品之價值,大約有 5.6兆美金。而目的地是阿拉斯加、美國西岸的貨運量大約有1.5兆美金。基於這樣的一個原因,美國一直對南海及東海的戰略安全,有著國家的利益必須保護,不能讓中國大陸完全控制。將來美國跟中國大陸如何在南海和平相處,這就帶來了一個很大的想像空間。

中國提出了對包括南海大部分的海域的九段線的主權主張,與1946年中華民國畫出來的十一段線 是重疊的,所以這些年來,北京政府一直希望台灣就南海的主權問題,能夠提出一個共同的主張、共同的立場。但是我們並沒有接受,因為這樣的主張跟立場,跟美國的國家立場是衝突的。美國認為南海海域要根據聯合國海洋法的規定來處理,基本上不承認海峽兩岸的主張。美國一再的強調南海必須維持在國際貿易上的一個自由航行的權力,所以他會用武力來保護自由航行的權利。

川普先生在思考未來如何跟中國面對的時候,他牽涉的是國際貿易、生產供應鏈的問題。其中,在短期內要比較細心觀察的是貨幣政策。我們知道人民幣這幾年來趨向於貶值,因此很多大陸台商的財報裡面,光是貨幣匯兌的損失就非常的慘重。現在美元與人民幣的匯率大約是1:1.68。華爾街估算,美金與人民幣的匯率將會到1:1.73。假如是這樣的話,在中國的台商若沒有避險,損失會變得非常的慘重,所以川普先生他提出來一系列的經濟、貨幣、國防政策,看起來是針對中國大陸,但事實上,他的影響範圍是包括東亞如韓國、日本、台灣這些國家。總之,川普先生如果落實他在選舉中所講的經濟、貿易、軍事國防政策,將對我們等東亞國家帶來相當大的衝擊,這是我們在心理上必須做的準備。

最後,川普先生所提出來的政策,是這麼容易的被實現嗎? 我的看法是不是那麼容易的,這是因為這涉及到美國國內的制度問題。美國政府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國家,總統掌握了行政大權,但是他的政策,都要經過國會及法律通過預算來支持才算數。所以未來川普先生會面臨一個極大的考驗,就是他在選舉的時候,他對共和黨內的精英非常的不禮貌,因此絕大部分的共和黨及國會裡重要的領袖並不支持川普,更有些公開的站出來反對他。雖然共和黨在參議院繼續掌握著多數的席次,但是在國會中,共和黨議員未必會支持總統的政策,川普總統走的是一條極右的路線,但是共和黨內部有溫和派有右派,川普總統必需透過週邊幕僚、內閣閣員跟國會重要的議員進行不斷的協商、討價還價,這個過程是很困難的。

 

一個美國總統,會不會被成為一個強勢的、有影響力的、成功的總統,一方面要看他如何處理跟國會的關係。另一方面,要說服全國的人民、媒體、各界的意見領袖來支持他。若總統沒有積極、有效率的跟這些領域的人士進行溝通的話,這個總統會很失敗的。所以川普先生將來能不能實現他的政策,我們要去觀察他如何克服這些問題。總而言之,川普先生目前看起來對台灣還是友善,那是因為他對中國的政策不是那麼友善。但是兩方面未來的針鋒相對,也會影響到台灣的處境,所以未來這一年會不會是一個吉祥的一年,我們必須要時時的注意。

註:以上的圖片部份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