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3

紀錄:張信志 理事

一.區域整合的類型:
國際上區域整合的類型有:互惠貿易組織(如WTO)、自由貿易協定(FTA)、關稅同盟、共同市場、經濟同盟、經濟共同體等六類型。

ECFA-經濟架構協議(Economic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是一種區域經濟整合的組織或協議。在國際經濟或國際組織的討論中把不一樣的經濟區域整合或組織分成幾個層次,最前面的是互惠貿易組織,最有名的是” GATT(關貿總協定)”,GATT在1994年成為一正式組織 WTO(世貿組織)。WTO的會員要用最惠國待遇來彼此對待,例如A會員國某項商品的優惠關稅是5%,則其它的會員國都可以要求A會員國對此商品只能以課相同的5%關稅,不能有差別待遇。但如果沒有加入WTO,則另當別論,WTO的會員國間彼此都要行使最惠國待遇。

WTO進一步的組織叫做FTA—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意思是簽定F T A 的會員國, 彼此間有90%的商品要取消關稅—即”0關稅”,讓貨件可以自由的流通。但對非會員國,FTA的會員國可以自行決定關稅,如東協內的成員國對非會員國的台灣可以自由自行訂定關稅稅率,不需要有一致的關稅訂定。

比F A T 進一步的叫做關稅同盟( U N I O N ),其觀念是任何關稅同盟的成員國對任何非關稅同盟的成員國也要有一致的關稅。關稅同盟的下一個階段是共同市場( C O M M O N MARKET),意思是不但貨品、服務、貿易要自由化,並且生產要素( 勞動力、資金、技術、管理)也需完全的自由流通,所以做共同市場是一項很慎重的事,假如台灣與中國要做共同市場,則廣東省的一位失業者可以自由的來到台灣找工作,這樣的情況在FTA是不允許的。

共同市場的下一個階段叫做經濟同盟,意思是不但市場自由化,並且各會員國國內有關經濟的決策也需一體化,如國家的財政政策、赤字預算、環保、能源等政策都需一體化。

最後的階段叫做經濟共同體,目前最有名的是歐盟的經濟共同體,意思是不但是各國的制度、財政政策需一體化,且需派代表去組織跨政府的機構—在會員國政府之上,為共同體的的政府,這個政府能夠制裁不守規定的會員國,並有將會員國除藉的權力。經濟共同體一般都使用單一貨幣,如歐盟區使用歐元。這種整合的程度已到了很高的境界,再接下去的發展已經超過經濟的範圍、在政治領域也必需整合了。

二.當前台灣與中國貿易關係定位:
台灣與中國都在2 0 0 1 年加入WTO,但目前二岸的定位在那裏呢?可以看的出來的是雖然都加入了第一階層的貿易整合,但事實上二岸的定位並未達到WTO的規範。WTO規範下,台灣對任何一個會員國貿易的處理態度需與中國一致,但目前對中國有1仟多項的工業產品、8佰多項的農業產品是禁止銷售到台灣,這樣的禁止在 WTO是違規的。這種違害、岐視的方式可以透過WTO官方組織提出訴求,WTO官方會派出第三國來處理這樣的貿易爭議。然而,雖然台灣對中國有貿易障礙,但到目前為止中國並沒有提出任何的爭議,其原因是若中國向W T O提出爭端解決機制並啟動了這個機制,則視為台灣與中國將平起平坐,這是中國不願看到的,故忍下這些貿易障礙,不願向WTO提出爭端解決機制。這個情況稱為WTO-,意思是還達不到WTO的標準。

如果二岸簽訂了ECFA,情況就從WTO-跳過WTO而變成WTO+,因為ECFA是第二階段自由貿易協定的前置作業,它是WTO與FTA中間的一個過程階段,故從WTO-跳過WTO到靠近FTA就叫做WTO+,接下來的情況一定是走向FTA。如同中國與東協國家在2002簽訂了ECFA到2010年簽訂了FTA(東協+1)的例子,一般在簽訂ECFA的十年內,須達到FTA的水準—-90%的進口或出口的產品,要達到0關稅,只有10%的敏感性產品可以不降低關稅。這是一般FTA的慣例。

三.ECFA和FTA的差別:
E C F A它的特性是什麼呢?一般而言, 過去少有國家在F T A前會用ECFA,但現在有比較多的國家會制定ECFA,主要原因是原有存在的FTA貿易區,當有新的夥伴要加入這個組織時,為了讓新的成員可以適應的時間,故先簽訂ECFA,等一段時間新成員已能夠適應、了解這個環境後再正式的成為這個FTA 的一部份。

雖然ECFA是FTA的前置作業,但它的內容與FTA的前約並沒有什麼差別,它依然包括了貨品的貿易、服務的貿易、智慧財產權、爭端解決、外人直接投資等都有規定,並且規定了貨品貿易、服務業非關稅障礙降低的時間表及時程,內容周全,然後按照這些步驟一步步的走向FTA。

從ECFA到FTA有一段長的時間,故ECFA中有一條叫做”早期收成計劃”或”早期收獲清單”,它的主要意思是從ECFA到FTA的中間過程間,能否先有一些成果,因此早期收成機制的存在一般在ECFA的協議裏,但沒有所謂的終止條款,即一但簽署了ECFA後就必需前進到最終FTA簽訂的完成。

我們政府在討論是否將終止條款放進ECFA中,以防止與中國政府在簽的地方。簽訂ECFA的二方可以彼此享受互惠的關稅,其它國家並沒有辨法享受到,在這段時間所做的早期收獲清單已經降低了關稅,一但終止了,則代表關稅必需回復,這樣其它的會員國就可以來要求賠償,所以ECFA的終止條款並不簡單。

四. 二岸簽署ECFA在經濟面的好處~官方說法:
第1點,從各體面來看:政府期待我方機械、紡織、石化、汽車等產業在銷售到中國的關稅很高,希望能夠放進早期收獲清單中以能夠降低一半的關稅,可以先拿到一些好處,但同樣的對方也可以提出他們期待的早期收獲清單。目前我方有1仟3百多項不淮中國進口到台灣產品,是否也會要求解禁呢?所以早期收獲清單有好有壞,是必需付出代價的,但政府一直推銷機械、紡織、石化、汽車產業可以得到好處,又發動了一些工會、商會來請求政府早日簽訂ECFA。

第2點,從整體面來看:政府委託中華經濟研究院提出了研究報告,這個報告用了一些經濟的模型來模擬當二岸降低了關稅時對台灣整體的好處與影響。根據這份報告好處是很大的,主要有三點:

A. 每年的經濟成長率在靜態時增加0.26%, 動態時增加1.68%。靜態的意思是不算外商來台灣設廠的資本及國際資金沒有進入台灣等生產等資本累積的長期效果是0.26%,如果這些要素加入時為1.68%。

B. 輸出、輸入都會增加。

C. 能夠創造26萬3仟個就業機會。

我要告訴各位,這份報告並不確實,因為報告中所用的模型有許多的前提與假設因素例如:
◆ 充份就業:當某個產業受到衝擊會解僱許多勞工,但這些勞工能夠在另一個產業再就業,故沒有人會因為找不到工作而失業…,這與我們實際的情況背道而馳。
◆ 市場結構:供給與需求能夠完全的符合、平衡,即生產的數量剛好滿足市場的需求量。像上述這樣的假設因素都放進了模型中,原本的報告目標是要看當關稅降低時對台灣的勞工影響程度及對失業情況的評估,但這些都被假設成不存在,這個做法是不理想的。有一個故事這樣說:一天晚上路人甲在明亮的路燈下找東西,路人乙經過問說:「你在找什麼」,路人甲告訴他「我在找車鑰匙」。路人乙問:「你的車鑰匙是遺失在這裏嗎?」,路人甲回答不是,他的車鑰匙掉在停車場裏面,路人乙又問:「那你為什麼在這裏找鑰匙呢?」,路人甲回答:「因為這裏有燈,比較亮啊!」。中華經濟研究院找錯了地方、找錯了模型。為了達到模擬的結果,做了已偏離事實的假設,就好像在路燈下找答案一樣。這份研究報告參考就好,不需去相信也不值得相信。

五.二岸不簽ECFA的壞處~官方說法:
1. 東協加1已形成,如果不簽ECFA,則台灣的生意將被東協取代,因為東協外銷中國已無關稅。

2. 東協加1後,因為免稅,所以中國產品將搶佔東協市場。

以上二種說法,我們可以用東協加1後的2010年1、2月來看台灣對中國與東協貿易情況:
1. 經濟部公布的資料顯示, 2 0 1 0年1、2月台灣出口到中國的金額為USD168.98億,較去年成長了103.8%,為歷年來同期最高。

2. 我們所擔心的石化、機械、紡織產品,銷售到中國也都成長了。

3. 2010年1、2月台灣出口到東協的金額為USD56.71億,較去年成長了65.5%,為歷年來同期次高,且各項產品也都增加,其中以電子業、基本金屬製品增加最多。

為什麼會這樣呢?事實是:
1. 各國的經濟開始復甦,所以購買力會增加。

2. 是台灣銷售到中國的產品與東協銷售到中國的產品其重疊性很低,台灣輸出到中國的前100項產品中,其中50%為電子產品,這些產品的關稅本身已經很低,與0關稅差距不大。另外有些是中國列為敏感性的產品對東協並沒有開放。

3. 越南、菲律賓、印尼等國家與台灣銷售到中國重疊的產品最多只有13項,而新加坡最多,重疊了21項。所以我們不需害怕東協會來搶我們的生意,也不需害怕我們的競爭力會因為關稅問題而被消滅。

4. 台灣銷售到東協的塑化、石化產品與中國產品的品質上有差距,我們以品質取勝而非價格取勝。東協市場不會捨台灣而就中國,不會因為中國產品價格較低而能夠取代台灣。

六.簽ECFA的壞處—民間說法:
1. 與中國簽訂ECFA來連結東協加1。雖然台灣有沒與東協簽FAT,但台灣的產品可以借道中國將產品售至東協並且享受0關稅,這個說法有問題。WTO中有規定「原產地規則」(Rules of origin)。當簽訂FTA後,只有當地生產的產品才能有0關稅,如果用迂迴的做法,也必需將大部份有付加價值的工作在FTA簽約國內完成才可以。如此,台灣只能做初步的加工及生產,但主要的生產過程必需在FTA簽約國完成,若台灣要用這個方式,則台灣業者只能做低階的生產,而高階的生產過程必需在中國完成才能掛上中國製名牌銷售至東協,這對台灣的業者是不利的。

2. 當二岸0關稅時,相互間的貿易量會增加。但當我們門戶大開而中國貨件大量進入台灣時,若我們只跟中國簽ECFA而沒有與日本、韓國、德國等簽訂FTA而需進口關稅,則中國的產品在台灣的競爭力是最強的,也會獨享了台灣市場的優勢,則台灣市場就會被中國所掌握,如此,台灣的經濟會被「鎖在中國」。

3. 當中國貨件能夠進來台灣,那本地的業者會更加的利用中國的廉價土地、勞工等好處來生產並銷回台灣。故因為0關稅,台商會有更多的誘因去中國投資,那根留台灣的誘因將會愈來愈少。

4. 2009年日本共通社發佈了經濟研究指出,2002年中國曾邀請日本、南韓共同組成FTA,當時南韓是有興趣的,它希望當FTA成形時,中國可以幫助南韓對北韓施壓並與中國的關係更好。但日本質疑,認為如果簽訂了FTA,中國的產品會大量的進入日本市場,所以這件事慢慢的被拖延了下來,且南韓也發現了中國對北韓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力,故南韓也不再熱衷這個議題。經過了8年這個議題並沒有太大的進展,直到2009年底日本再度的發佈了要再研究東北亞三國的FTA的消息。為什麼日本會突然醒來做這件事呢?這是因為他們聽到了台灣將與中國簽訂ECFA,那他們在中國的產品銷售將處於劣勢,所以要復談這三個國家的FTA。

我們期待當我們與中國簽訂ECFA後我們的產品將更容易的在中國銷售,但這種優勢在中、日、韓三國簽訂FTA後,就會消失,因為大家的立足點又相同了。所以台灣與中國商談ECFA將迫使日本、南韓與中國商談FTA,而所有中最大的受益人將是中國。

七.二岸簽訂ECFA的政治意涵:
1. 以NAFTA為鑑:
E C F A 的政治意含很明顯, 我們以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簽訂的N A F T A — 北美貿易協訂為例,Mcarthur在2000年寫了一本書叫做「自由貿易的推銷」,副標題寫的是「NAFTA、Washington、及美國民主的顛覆」,他把美國及墨西哥為什麼要簽NAFAT的前因、後果講的非常的清楚,可以看出來的是一切都是政治的考量。當時墨西哥總統治國能力不強,為了政績,讓人民覺得他有大的貢獻,所以他決心要與美國簽FTA以挽救自已的聲譽。而美國也處於總統選舉時期,加上大企業主不斷的遊說,故布希與柯林頓二位候選人皆因選舉考量而贊成簽訂NAFTA,後來柯林頓當選就簽訂了NAFTA。美國財政部在1994年曾說簽訂了NAFTA替美國勞工增加20萬個就業機會。1997年7月美國政府委託的一個叫做「NAFTA成效研究」的報告中指出,這三年中增加了9~16萬勞工的就業機會。同年8月全國總工會所支持的「經濟政策協會」發表了對NAFAT的研究報告卻指出:「在這三年中美國的勞工損失了394,825個工作機會」。另外「全球貿易觀察」在1998年中指出NAFTA的簽訂讓美國損失數十萬個高薪、全職、福利好的工作機會。同一時期美國勞工部做了一項「過渡調適協助資計劃」,內容提出美國有211,582人勞工損失,所以看的到美國政府簽訂NAFTA前對勞工所言的好處實際上是造成損失。

2. 經濟規模與經濟依賴
自由貿易或關稅歸0的想法是古典經濟理論中的訴求,對於參加的國家是好的。但古典經濟理論中強調二個國家按其比較利益來貿易,則這二個國家共同創造出來的經濟規模,會比單一國家自給自足的經濟方式來的好。但古典經濟理論並沒有告訴我們說每一個加入自由貿易的國家都能否得利。它同樣的也告訴我們說:在自由貿易的體制下共同的利益會變大,但並沒有告訴我們說:如何分配、好處要分給那一個國家。這是政治、這是權力,那一個國家比較沒有力量,那它能夠分到的利益可能有限、可能吃虧。從歷史上可看見殖民帝國與被殖民帝國之間的貿易關係,往往是被殖民地寶貴的自然資源以很便宜的價格與殖民帝國的工業產品互相貿易。所以考量現實的國際條件,就不能只以理想的經濟學模型來模擬自由貿易,而必需加入二個國家之間如市場大小、國家強弱等客觀因素。若不考慮這些因素而簽訂了自由貿易協訂,這樣的協訂不會為我們帶來好處。

Hirsohman在二次大戰結束後說:國際貿易常常是強國拿來欺負小國的工具,他舉例二次大戰前巴爾幹半島的小國家想賣自已生產的農產品給納粹德國,但納粹德國要求如果要貿易則必需也要銷售礦產品,最後納粹德國利用這樣的貿易機會成為了軍事強國,並且併吞了這些小國家。又以夏威夷為例,夏威夷原是一個王國,這個國家都把自已生產的蔗糖銷售給了美國,進而受到了美控制,使美國一步步的掌握了夏威夷,最後終於成為了美國的一州。

3. 政治解讀
台灣在2009年開始架構ECFA,這一年年初中國提出了「胡六點」,其中一點是”要建立具有二岸特色的合作機制”。國際社會如華盛頓郵報稱這是「里程碑」—-向著統一的里程碑,所以ECFA的決對不只是經濟的問題而與政治無關,我們不能自欺欺人。

八.替代方案:
不簽ECFA也是替代方案,另外有幾個方案:
1. 遵循WTO「爭議解決機制」我們可以與中國談由WTO-向WTO來進行,但這必需回到WTO的體制內來做,如此才能表示我們是個獨立的國家而非中國的一部份,並且不會跳過WTO而到達WTO+,這是對台灣最保險做法。

2. 美國國會議員推動的「泛太平洋夥伴關係」,意思是更大規模的經濟合作機制,這個機制台灣能夠加入的機會很高。

3. 澳洲提出「亞太經濟體」,這是針對東協。希望紐、澳、印度都能加入。

4. 未來會有更多大範圍無排他性的經濟合作組織會慢慢的出現。

九.結論:
最後做個簡單的結論,ECFA並不是有百害而無一利,它對某些產業、大企業是很好的事情,但從整體考量、利弊如何計算呢?是不是大企業家與一般勞工得到的東西是相同的呢?用一個故事來說明:有個農家飼養一隻公豬及一隻母雞,一天農家主人出遠門辦事沒有回來,造成公豬及母雞沒有飼料可吃。於是母雞與公豬討論說:我們得自已找出食物來吃,不然我們會餓死。於是母雞提議各自拿出一道食材來做「火腿炒蛋」。母雞會生蛋,所以要拿出一顆蛋並不困難,但公豬要拿出一塊火腿,就必需割掉身上的一塊肉。表面上公豬與母雞各出一道食材的交易,有助於解決沒有東西吃的問題,似乎是雙贏,但公豬所付出的代價遠大於母雞,這是不對等的付出。

我們與中國簽訂ECFA或是其它經濟合作的協議過程中,都必需小心謹慎,不能只看短期的好處而忽略了長期的利益與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