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7

記錄:陳怡吟 社友

1.您有沒有一筆財產可以用到人生的最後一天?

2.這筆財產在您健康的時候可以用;生病的時候也將伴隨您

3.最後當您需要長期安養照顧的時候,它也獨獨給您一個人用!

你夢想的美滿人生是如何?

每一目標需要多少錢?

發生甚麼事會使您不能達成?投資風險、詐騙、別人出事您需扛 、借貸、稅、被倒會、爭訟、做保、婚姻、失能(意外或疾病) 、早逝 、生病、政爭 、天災。

目前的財產在15至20年後是多少?投資或直接間接受騙上當或配偶或自己沒做足夠的醫療險受久病拖累,有為自己準備好老年退休生活金嗎?

夫破產,債權人對妻有夫妻剩餘財產請求權即妻非信託財產的半數需負責,若妻為夫之連帶保證人則妻非信託財產的全數需負責 。

財產放人頭名下,人頭身故,人頭之配偶有夫妻剩餘財產請求權,即擁有半數,其法定繼承人繼承財產,您如何取回該筆財產端賴人性或有留任何可證明是您的財產的證據。

舉幾個案例如下:

案例一

某董事長告訴我一個房子,加上現金1500萬,大概2900萬。我說:「你怎麼可能只有這一些?」他說:「你現在看到這個工廠,有6億。」他大概6年前帕金森氏症,我說得了帕金森氏症以後,堂弟來接手。他說他二年前已經看不到內向報表,只看外向報表。你看發生什麼事了?失去控制。他要我幫他做資產規劃,我想2900萬,你58歲,你還有漫長的歲月多久?會計更正,我做了這麼多遺產稅,我可以告訴你,他現在為什麼走成這樣?我有一個客戶16年後才走,他會一直弱化,弱化到整個身體功能整個弱化掉,腦袋瓜清醒。2900萬夠不夠他、照顧他?那6億呢?

案例二

他說:「我在高雄,價值超過20億。」我說:「那你是準備轉給你兒子?你要節稅?」他說:「這個都不是我的問題,我的最大問題是我兒子高中唸了十所,包括陸軍官校都唸過,還退學,現在在我家吃閑飯。」我說:「讓他出去上班,一個月賺個三萬元就可以生活了。」他說他現在住在爸爸家生活,有吃、有穿、又有的拿。他說他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他把錢交給他兒子,他的手會皮皮綽。我跟他說:「你兒子都管不好了,我又能做什麼?」很大的問題就是這樣。當我們的財產從第一代要轉到第二代,那種事基本上是一種很大的技術。還有怎麼樣照顧自己和家庭?

案例三

上櫃公司的老闆在大陸總共花了一億,投資了三個企業,其中包括一個加油站。後來他有一天跟鄰居吵架,結果整個血壓上升,回去後中風,三天後走掉。那時候我幫他辦什麼呢?大陸那三個公司怎麼樣辦理繼承的時候,我問偕德彰會計師,我說那個在××,你有辦法去嗎?他說可以。我說費用怎麼算?他說從離開我們辦公室開始算。那大概多少錢?他報了個價格,說:「大概差不多是這個價格,原則上大概三、五十萬,但有可能假如整個事情不順利的話,可能會花到200萬。」
我問客戶:「這個錢你覺得你要不要付?」客戶說:「沒辦法,已經花一億,不繼續下去的話很可惜,那個加油站吶!」結果差不多一個月後,加油站那邊的城鄉企業發了一個函給我們,簡附他的報表說這幾年都在賠錢,所以他們說他們這個城鄉企業已經貸借了五千萬人民幣給這個加油站。所以呢,我們大概佔一半的主權,還倒貼他們2500萬人民幣。

案例四

財產的問題其實不是只有遺產稅。遺產稅10%,不好意思,有90%你兒子的,但偏偏他不會處理。因為我是基督徒,昨天正好在查經班,但是他一定要昨天來找我。為什麼?因為他25號那張稅單就到期。稅多少,一億五千萬的遺產稅。我說你這麼多錢,超過五月財產局沒繳稅沒問題?我一看,慘了,媽媽來、兒子來、女兒來,還有二個兒子沒來。有二個兒子沒來,我問說:「歐巴桑,你們全部委託我辦嗎?」她說:「我們這三個委託你辦啦!另外一個兒子已經行蹤不明。」我說:「那是妳生的嗎?」她說:「我生的,為了分這些財產行蹤不明,連電話都找不到。」另外一個呢?所有財產,反正沒叫到的都在他手上。其實真正的財產問題就是在這裡。她最後跟我講一句話:「我這個媽媽很無能。」

案例五

有一個台商,他在台灣做一個股權信託,裡面大概有二億的股票。股利送給兒子,讓兒子去報所得稅,他的稅比較低。二年後、三年後這批股票、一萬張的股票還給我。他已經做了六年。他跟他的小孩到美國去,所以這次去年12月15號最後一個截止日的時候,他就告訴美國說他有最低財產在台灣,然後他為什麼敢這樣寫?因為他這批股票過去在台灣沒有繳過稅。所以想要補這些稅的話,六年的稅28萬美金,他認為只要花28萬美金解決就結束了。結果呢?信也寫出去了,他來找我,一看,完蛋了。沒錯,這些股票在台灣產生的股利不用繳所得稅,要補美國所得稅也補28萬美金,但是他忽略美國的稅務經營,你在海外持有的信託,你除了應該補稅外,你這個海外的信託假如誠實跟美國國稅局講,還要針對這信託裡面的財產花20%,這裡面有二億耶!花20%是多少?他說我助手沒跟我講?!我說,我做個人稅跟做公司的不一樣,婦科跟產科不一樣。他回去連續想了一個禮拜回來跟我講:「我為了這四千萬已經一個禮拜沒睡覺。」我跟他說:「你這四千萬不繳,就等著繳遺產稅。一個禮拜不睡覺變成一個月不睡覺,你說他會繳遺產稅?我後來現在幫他處理一份資料告訴美國國稅局,就是這個稅率要告訴美國國稅局。我說給這個稅務率是因為他在台灣做的不是信託,可以講稅務規劃,才能夠躲掉這四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