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6

紀錄:陳馥蓮委員

今天我能被邀參加 貴社的例會,並要我演講我覺得非常的榮幸。不過 貴社給我的『企業管理與婚姻經營』的題目,以我來說,實在有些困難。因為我的年紀太老了,我的大兒子今年64歲、老二是女兒62歲、最小的兒子60歲、大孫37歲、最小的孫子也26歲了,以此得以知道我是多老了。老人的身體狀況大致是耳朵比較重聽、眼力也差、牙齒也不好。尤其是我在八年多前因患扁桃腺癌接受電療的影響,現在講話時嘴的下巴講話時偶爾會有麻痺的感覺。另外腳部到83歲爬坡時就會感覺氣喘,且從去年初左腳下半部,站的時候或是行走慢一點會感覺酸痛。曾經請教過多位骨科醫生,都說是老化現象。今天我所以先說些關於我的私事,目的是要讓各位認識我是很老的老人,所以我要說的話無論事業或家庭婚姻,都是如日中天的各位,可能不會有任何幫助。

以事業來說:因為我27歲就擔任當時台北縣所轄的內湖鄉鄉民代表,29歲就參加台北縣議會第三屆議員競選,且當選以後又連任了四、五、六屆縣議員。台北縣第六屆議員任滿後,又因我所居住的內湖鄉編入院轄台北市。所以我就轉任院轄台北市臨時議會的議員,前後總共擔任20多年民意代表。而我特別要強調的是我參加台北縣議會第三屆議員競選時的首場政見發表會,是在汐止國民小學舉行。當時我在政見發表時,首先我就聲明『我絕不名利雙收』。是說我能否當選成名,是要靠各位地方父老等的支持賜票才能當選。而如果我有幸當選得名後又要利用職務經商或包公家工程得利,這種名利雙收的行為,是違背支持投票選民的期待,是不道德也是不公平。

所以我擔任20多年民意代表期間,不但沒有做任何生意,地方選民間的紛爭調解及繕寫其和解書,以至兄弟間分家鬮書的書寫,要向政府機關各項陳情或申請書,都是免費代書。而且100張的十行紙,不經一個禮拜就用完,這也都免費提供。在從民意代表職務,退下來以後才開始經營事業。除了擔任自由時報董事長以外,也曾經在桃園龜山經營紅磚廠、在桃園大溪經營磁磚廠,而現在在桃園楊梅有個汽車零件廠。

這些營業場所都與過去選舉無關的地方。尤其明明知道鄉下的內湖,劃入院轄台北市以後勢必會實施都市計劃,農村會變為都市,地價勢必高漲。那時內湖很多農民爲了脫離耕農之苦,在地價稍漲時就競相賣地。但本人在自己的家鄉原來的選區,一坪土地都沒有買過以免被人指責,因為我知道地價會漲才買他們的土地。

因此說到企業管理各位是我的先進,而我是各位的後輩。不過經營企業,我認為企業從業員的安全要排第一、其次是品質、再來是效率、成本與盈利要排在最後。因為如果沒有先前的前提要項,那裏會有最後的盈利結果。其次企業與從業員說是雇傭關係 ,不如說是合作關係。因為資方出資設有各項設備等,如果沒有人來幫助工作,怎能興辦企業。因此資方需要勞方,而勞方也需要有資方的企業。另外經營企業必需要不斷的進步。很多生產工場都拒絕人家參觀,主要是怕自己的技術及管理手法被人學習。我認為要開放被人參觀,並對來參觀的人必要將參觀工場的缺點說出來,否則不讓他走出場門『以開玩笑的語氣』,以促進改善自己工場的缺點 。相反的自己企業的幹部如果有機會參觀人家的工場,一定要找出人家的缺點,不必太重視人家的優點。因為學習人家的優點,你仍然是排在人家的後面。如果是能找出人家的缺點,必然是那個缺點他們自己不知道或知道而無法改善。那麼我們若能看到他們的缺點而加以改善,我們就是贏家。

至於婚姻的經營,因時代不同,以我們過去的經驗說出來你們也不會接受,最多只能當笑話。我們年輕時結婚對象,父母兄比當事人更有決定權。且訂婚時掛『手指』是婆婆,新郎都沒有去。結婚時新郎也不要去。我內人(妻)是坐轎子來的而且到我家時,不能即時出轎走進屋裡,是由命理師選定的時間才能出轎。新娘所坐的轎子就停在我家庭邊時,我的嬸嬸要我去將新娘所坐的轎子任何地方把它踢一下讓轎內新娘吃驚,要如此新娘以後才會怕我們,而聽我們的話。那裏知道 ,在我走到轎邊,還沒有找到適當能踢的位置時。新娘在轎內已發現我可能有什麼動作,而大聲罵我:你要幹什麼?因此,吃驚的是我而不是新娘。其實我內人(妻)個性是很內向,而我是很外向。可能由於這種原因相談的機會少,也就不會有什麼爭議。不過因為都是受日本教育,也受當時日本人的生活習慣影響。我要出門時要穿的西裝、襯衫、領帶、手帕、衛生紙,少少的鈔票都準備排在床上。這也是從日據時期養成的日常生活習俗,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以上謹供各位當著餐後,能幫助消化的笑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