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照片

記錄:張信志 理事

台灣的文化產業歷經多年的耕耘努力,已成為眾所期待的第四個經濟奇蹟,但創新向來是條艱辛之路。以瓷器為例,國際間存在著眾多知名品牌,且其中大多有百年以上的歷史,新成立的品牌,馬上就面臨到現實環境的競爭,許多業者無法跨越這個挑戰,往往就退縮打了退堂鼓。

透過今天這個難得的機會,我們邀請到「八方新氣」創辦人暨藝術總監王俠軍,為我們以「明白─傳承與創新」為題,分享品牌創立後,這些年來與競爭對手正面交鋒下,面臨問題時的態度及思考方式,與大家相互交流。

一,百年的距離

在瓷器產業中,競爭對手都擁有200~300年的歷史,即使是最年輕的品牌也已成立150年,這個百年的距離如何追、有可能追的上去嗎?在不同面向下,八方新氣分別面臨到以下的問題:

1, 品牌知名度:

瓷器品牌的競爭者,其背景都是歐洲百年老店,消費者對其品牌故事、歷史背景、品牌的獨特性…等已累積相當程度之熟悉感及信任感,因此,八方新氣在草創初期,不但花了許多心力在消費者心中建立品牌知名度,更與政府及民間單位共同舉辦多項大型展覽,這樣的用心經營,在2012年4月,有了歷史性的里程碑,八方新氣成為華人史上第一家獲邀至”世界設計殿堂”義大利「米蘭三年展」中展出的民間品牌,在這個國際展台上,《八方新氣》造就了「第一」和「唯一」,以史上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以台灣個人品牌的身分,受米蘭官方單位邀請,進駐米蘭唯一的官方設計博物館「米蘭三年展中心」參展,品牌知名度已受到國內外之認同。

2, 通路:

良好的銷售通路對於新品牌相當重要,尤其八方新氣經營的是一場價值戰而不是價格戰。但面對歐洲百年老店己經長期鋪陳通路。因此,以超凡的工藝、時尚的設計、文化的內涵等差異化與他們分庭抗禮。

3, 產品:

開發一個新作品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百年老店像個百貨公司,產品線多元,也有許多成功的產品及案例,消費者幾乎可以在其中買到各類商品。但八方新氣是一個年輕的品牌,資源不夠充足的情況下,目前只能設計出相對少量的作品。但八方新氣不以量來取勝,而是以高端工藝的質量滲透消費者的內心,讓消費者對作品產生認同感,進一步得到感動。許多歷史悠久的國際品牌,都認同應該引領消費者從品牌的追逐到品味的追求,這種「不僅最好,更要唯一」訂製精神,不僅體現在行銷訴求上,也深化到產品設計的層面,產品從強調差異化、人性化到專屬訂製化、藝術品化,成了產業發展、行銷的新一波趨勢與較量。

4, 團隊:

文化產業不只是個人工作室而已,它是一個團隊,需要集合不同的部門、不同的專業人員去打仗。過去台灣的文化產業缺乏經營,因此沒有名氣、也沒有明星,無法吸引好的人才進駐。而文創產業的市場不大,無法讓人有想像空間,好的人才也不會來。二流的題目由一流的人經營,可以經營成一流的題目,但要是讓二流、三流的團隊來做,只會愈做愈差。因此,團隊等同是一家公司重要的命脈,唯有共同團結和專業追求卓越的自我期許,才能締造良好的表現。

二,創造商品差異化

王俠軍老師在演講中提到,不管是以前做玻璃、或是現在做瓷器,其實都面臨到相同的問題,如何能夠站在最好的角度來面對市場。到底要如何突破,在既有市場中尋找差異化,用文化區隔、用內涵區隔,找到一個著力點,打造不一樣的風貌。尤其白瓷,是中華民族傲視全球的民族工藝,十七世紀以來更是歐洲人特地到東方取經學習的對象。這是這個品牌最大的優勢與特點,千百年來,瓷土因1300度高溫變形、15%收縮比率等特質,一直無法走出一成不變的造型束縛。王俠軍老師以精湛工藝打破了傳統的限制,為陶瓷注入更多新時代的意象風格與美學情感,前所未見的線條與造型變化,讓陶瓷在現代生活裡有了更多的可能,也成為產品與競爭品牌最大的差異化。

在八方新氣作品創意中,文化是重要的精神指標,廣義的文化就是我們生活的一切。東、西文化有很大的差異,東方講究的是意境,西方講究的是寫實。文化需要創意的轉化,才能與時俱進、傳承發揚;隨著生活的進步與物質的富裕,曾經歷久不衰的品牌追逐,也逐漸被品味的追求所超越,因為個人主義的興起,”量身訂做、專屬個人”的趨勢於焉產生。

例如鼎、尊、爵是來自夏、商、周時代的銅器,上大下小,充滿了鼎天立地的信心,王俠軍老師把現代的生活經驗與古老的銅器之意像做結合,重新賦予其多元的意義。它像舉重選手在舉重時的倒三角概念,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充滿自信體魄、健康的形式。八方新氣把三種不同形式的造形結合做一個茶具組─帝國記憶,這個器皿,除了本身的功能和美麗之外,我們也希望它有更多的意義及更多的啟示,為生活開啟更多的可能。

三,打破即定的標準

1.與時俱進

在玻璃產業中,不同的溫度能造就不同的工藝,只要選擇一項跟大家不同的路,就會有機會成功。但瓷器面臨的問題更複雜,千百年來,瓷土因1300度高溫變形、15%收縮比率等特質,一直無法走出一成不變的造型束縛。如何從中與時俱進,絕對是文創產業的基本精神。什麼是好瓷器的標準?我們所認為的好瓷器,是古典、優雅、華麗及端莊,但它缺少時代感。百年老店的瓷器,造型沒什麼變化,基本上跟10年前、20年前是一樣的,只是在表面做文章,改變了圖案及顏色,其它並沒有變化。所以,時代在改變,我們對美的標準、對美的反應也應該與時俱進。

如同過去我們認為好聽的歌,要字正腔圓,要優美的旋律,歌詞要淺顯易懂。現在的流行音樂,要的是一種感覺,有新詩的結構、講求的是節奏、情緒。照片的感覺也不一樣了,以前的照片要加柔光鏡,講求的是朦朧之美、曖昧不清。現在要的是唯妙唯俏,清清楚楚,把自信表現出來。時代改變了,瓷器為什麼沒有改變呢?過去的瓷器美麗動人,但時代的意象在那裡?因此王俠軍老師不斷思考,把時代的基因放入瓷器中。

2,以人為本

我們常說”以人為本”,就是說生活中的一切商業或社會服務與創造要以人的需求為出發點,任何受到人們追捧與認同的人、事、地、物,莫不是因為洞察了人性、展現了人味,才能虜獲人心、創造話題、引起風潮、帶領時尚;從事文化創意產業尤其需要有這樣的認知與堅持,因為它有別於”滿足生活”,或是”創造流行”,是有區格、有內容、有使命的,它應該是反應生活、撫慰人心、展現文化、傳承歷史的載體或是平台,它的消極功能是包裝新的文化樣貌與風情,而它的積極任務卻應該是”傳承與創新”的作為,一種與時俱進的傳承、一種開創時代的創新,它會引領提升人們的生活品質與審美價值。

3,現代美學經濟

現代人強調美學經濟、體驗經濟,藉與物件的互動,展現生活參與。王俠軍老師希望使用者能夠感受生活週遭的美好訊號,讓作品不只是具備功能而已,在使用後,可以讓人在生理、心理上產生更美好的化學變化,這是現代設計上非常重要的概念。因此八方新氣的當代瓷器,在作品開發上加入「心」的需求。相信好的生活物件,不僅只是滿足生活上使用的需求,所以除了功能設想的完美,設計更要以珍視人性尊嚴為出發點,激發生生不息在體內的 “氣” 與動能,生活從此就明朗而燦爛。

瓷器從東漢末年1800年前的發展成熟到現代,一直是封閉、圓型腔體的造型,這是因為瓷器在1300度高溫下燒結時會收縮15%,過去中國的瓷器都是封閉、圓型腔體,這樣的造型燒製時只會收縮尺寸,但不會扭曲、變形,所以製作成功率高。但王俠軍老師設計的東方新瓷,打破窠臼採用水平、垂直、懸空的造型來表現出簡潔、俐落的現代美感,這全是過去的瓷器做不出來的。王俠軍老師說:「我們不得不走這條創新的路,我花了7~8年時間,找遍了全世界的師傅幫我燒製,面對眾多「NO」的聲音時,我們另起爐灶,慢慢琢磨,發展出了自己的特色。」由此可見,品牌若失去了高度,台灣的文創,是不太可能與國際百年老店競爭的。

 四,作品分享:

1,芭蕾

芭蕾

王俠軍老師說明:「在一次的活動中,有位年輕的朋友告訴我,當他握住芭蕾這件作品的把手時,從拿起杯子的這個動作,就讓他產生一種能夠掌握、擁有一些東西的成熟感覺,如一個大人擁有掌控事物的能量和權利。的確,身體的變化與動作,能夠改變我們的心,這個杯子讓他感到了自主的能量。」王俠軍老師希望這個杯子像芭蕾舞者一樣,在經過多次的鍛練後在舞台上,用腳尖做了優美的平衡,配合著音樂及背景,成為一幅合諧的畫面,也希望每個人也都能像芭蕾舞者一樣,找到人生的平衡點。

2,祝福

祝福

王俠軍老師提到,這個盤子當初是設計用來放水果,希望透過有巧思的陳設,把大自然的美好呈現在客廳。有許多人購買回去後,發揮天馬行空的創意,在大盤放了冰塊,小盤的洞裡插了枯樹枝,中盤則擺放生魚片,轉眼間就變成了一道時尚的懷石料理。也有人拿來裝湯圓,在盛食的過程中,一顆顆湯圓在盤中滾動,從大盤滑落到了中盤,再滑落到小盤…,美不勝收。器皿,不是個一成不變的東西,而是可以讓人發揮想像力,八方新氣希望打造一個讓每個人參與自己的生活、開創自己的生活的平台。

3,晴空萬里

晴空萬里

佛像充滿了美感,歡喜慈悲。但王俠軍老師不希望這只是一尊佛像而已,他希望佛像能夠啟發人內心中的許多不安。當我們看到了這個輕飄飄的佛像時,知道自己要學習放空,享受無事一身輕的自由,就像微風一吹,整個人就飄了起來的輕鬆。象徵瓷器除了美感,背後的意義也能夠豐富多元。

王俠軍老師強調:「雖然要表現時代感,但我創作的作品在基本特質上,仍然秉持瓷器傳統端莊、優雅、自信的意象。」八方新氣創造的是一份時代的自信,讓作品融入生活、讓使用者體驗與互動,在許多的生活空間裡,你可以利用自己的情趣及創意來生活。他更期待這些作品與時代契合,從文化、從歷史、從工藝為這個品牌定調!

王俠軍老師簡歷:

王俠軍

為印尼華僑,生於民國42 年,自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世新大學前身)電影科畢業,因對玻璃藝術創作產生高度的興趣,於民國76 年前往美國底特律「創意設計學院」(Center for Creative Studie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研習玻璃藝術,是華人文創產業中,唯一成功打造「琉璃工房」、「琉園」、「八方新氣」三大品牌的藝術家。作品為世界各大博物館收藏,更讓玻璃藝術在海峽兩岸遍地開花,被譽為現代中國玻璃藝術之父,曾榮獲世界華人薪傳獎、馬爹利非凡人物獎、安永年度文化創業家獎,近十年致力於當代瓷器創作,以前瞻的眼光與超凡的工藝,再創驚天動地的藝術成就,並將「八方新氣」帶上國際時尚設計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