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7

 

記錄:邱玉琤 前理事

講師介紹~張森烈前社長
大家好!其實今天講師介紹最適當的人選應該是黃柏夫黃前社長﹙台下掌聲響起,現場出現一片哈哈哈會心的笑聲﹚,因為今天的講師「黃輝珍董事長」是黃前社長的親弟弟!黃董事長自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後,曾擔任過相當~
★中央日報社的發言人兼社長
★中國國民黨文工會主任
★行政院政務委員
★新聞局第20任局長
★總統府國策顧問
★海基會董事
黃董事長目前擔任的是『臺灣綜合研究院』董事長的工作,他曾於今年一月曾接受『中國紅軍社』的訪問,問到他對於未來兩岸關係的看法,他的主張是:希望兩岸能夠《和平通》,亦即建議在和平原則下進行交流與溝通。我想,講師今天的講題應是與上述訪談會有關係,讓我們一起歡迎黃董事長為我們進行今晚的專題演講。

以下是黃講師演講精彩的內容~
董社長、張前社長、各位社友、各位貴賓,大家晚安!今天非常榮幸能夠應我們董社長盛情的邀請,來到貴社來向大家學習請教,能夠有這個機會跟台灣的重要菁英同聚一堂,是個非常值得珍惜的經驗。今天我要報告的題目是《中國崛起的形勢與考驗》,我相信這個題目,現今在我們台灣是受到相當大的關注跟重視的題目!我們從最近國內外各大媒體的報導中,不難發現關於中國有兩個非常具有象徵性的重要新聞︰
第一、中國的外匯存底突破美金兩兆!受到全球矚目與關注!非常正面,象徵中國的大國崛起!這也就是所謂的樂觀的『中國崛起論』。
第二、中國新疆的烏魯木齊發生184人,驚動到中央政治局的常委親自去坐鎮處理及鎮壓,對中國的形象非常負面,胡錦濤在義大利參加高鋒會也臨時匆忙趕回處理,這則事件意味著中國內部潛藏不可預測的、嚴重的危機,這就是所謂的悲觀的『中國崩潰論』或稱『中國威脅論』。

特別值的一提的是在去年八、九月開始的金融海嘯迄今,表現比較好且受傷比較輕微及在經濟的穩定跟力度表現優的中國,就上述兩種觀點看來,『中國崛起論』顯然是因此超過『中國崩潰全世界公認中國已經強大到能夠避免金融海嘯的威脅,而台
灣卻因受上述兩個理論糾纏不休,成為全世界所受該二理論衝擊最大的地方!

目前台灣存在著一種現象、一種政治勢力是,主張中國崛起論的拼命鼓吹中國的好,只要台灣跟中國簽訂交流或擴大開放兩岸關係的協議,台灣就不得了,幾乎是認為中國是台灣的救星;另外一方面在台灣,存在著一股相對的力量,就是把中國看成是洪水猛獸,看成是對台灣最大的危害,好像台灣遇上中國,台灣就要倒大霉、就沒有前途了,例如說一兩個禮拜前成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存在著一種要殺豬拔毛、反共抗俄的情緒,存在鼓吹極端恨中、反中、反共、仇華的情緒跟論述。一方面把中國看成是台灣的救星,但是另一方面卻又把中國看成是台灣的妖魔,所以台灣在政治上主要受到這兩種極端矛盾不同觀點的糾纏。

事實上,從全世界一般人對中國問題的研究來看,從現實來看,中國既不是百分之百一定的崛起、那麼美好,但是也絕對不是妖魔或者即將崩潰,這兩種觀點都是不全面、不客觀、不準確、不公正的。中國,事實上有它未來的機會、發展跟優勢,但是它仍然存在著很大、很多的問題,就像美國一個研究中國的專形容中國是【脆弱的強權】,一方面是強權,一方面又是脆弱的,是不是這樣呢?我們有待探討跟觀察,基本上,這個論點是比較符合客觀的,它雖然是一個新興的強權,可是它是存在著一種脆弱,因為它的一些脆弱的問題還是存在的,這樣的看法比較準確。

那麼台灣面對中國,地理環境這麼靠近,文化、語言完全相同,過去的歷史的淵源那麼深!現在在經濟全球化、區域化這樣的形勢之下,關係又那麼密切,台灣無論如何,不管喜歡或不喜歡?不管你認為它是機會還是威脅?台灣都面對著很實際中國實實在在的影
響。台灣的政治領導人一定要有能力來認識中國的問題,而且,在跟中國的交往跟互動裡面應把『維護台灣的利益、發展台灣的機會、發展台灣的優勢』當做主體,然後能夠跟中國發展出一套很有效的、而且與台灣絕對有利的互動;今天,兩岸關係是在一個巨大的、變化的階段,在這個階段,台灣未來是好?還是不好?這個時候的台灣領導人有這樣的一種很沉重的、很重要的、也是很光榮的歷史任務!

過去幾十年,台灣只要反共,很簡單只要拉住美國,主要的戰略基礎原則非常單純,可是今天,是兩岸關係正產生巨大的變動的時代,台灣跟中國的關係要怎麼定位?怎麼處理?同時,台灣跟美國跟日本的關係要怎麼互動?怎麼定位?怎麼處理?在這麼一個劇烈變化的階段,台灣的領導人的責任︰如何在新的關係的形成裡面能夠勞勞地守住台灣的基本利益?跟過去所累積的優越的基礎,把祖宗這個要靠高度的智慧跟能力,而且要有宏觀的精神,而不是拼命的反共就是最好,也不是一味的開放就是最好,一定是在有守住台灣主體性、主體的利益之下跟原則上,來跟中國建立新的關係。

這是個非常重要且沉重的任務跟考驗。講到認識中國,現在的中國是一個什麼樣的中國呢?我想兩岸的互動已非常密切,從我們的松山機場飛中國,早上去,下午回台,關係這麼密切,但事實上,我們看到的中國有些是片段的,或者是一種局部的,認識今天的中國,我今天利用這個機會很簡單地來做一些陳述,來跟大家交換意見。

現在的中國,在推動政策上有三個特點~
1.和平發展︰
年的時候,中國中央黨校的副校長叫「鄭敏堅」,他是中共的一個高級的理論大師,他首次提出所謂的【和平崛起】,【和平崛起】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中國是大國,現在崛起!透過改革開放,中國已經崛起,可是中國的崛起是要和平地走和平路線;過去,從十五、六世紀以來,從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日本、美國,這幾個四、五百年來世界的強權的崛起,都不是和平的!都是透過政治上的戰爭、經濟上的掠奪而崛起,每一個國家的崛起,一定發生過戰爭,經過一次戰爭,就崛起一個新的強權。可是今天中國的崛起是不需要透過戰爭,而且也不能透過戰爭,改走和平的方式在進行,是歷史上從沒有發生過的!那為什麼過去大國的崛起要透過戰爭?透過略奪?而今天的大國中國的崛起不需要戰爭、不需要略奪?因為是全球化的時代,全球化經濟運轉的機制已經是向全世界蔓延,形成一種系統,只要中國改革開放跟國際經濟接軌,透過國際經濟跟國際秩序,一種既有的全球化經濟和國際管道,跟國際接軌,就可以【和平崛起】。

現在跟過去不一樣,講所謂的【和平崛起】,改談【和平發展】,中共的總理「溫家寶」在紐約根據「鄭敏堅」的理論講過一次【和平崛起】,但從此不再提,為什麼中國不提崛起?改提發展?因為提崛起,還是有那種帝國大國的氣勢跟味道。那麼在所謂的西方國家在鼓吹【中國威脅論】的情況之下,你又崛起,讓一些中國威脅論者更感受到一種威脅!所以他不用崛起,開始用和平發展。
和平對中國改革開放為什麼那麼重要?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中國的改革開放、經濟改革,對內對外要進口、出口、要國際貿易,你如果不是和平,而是用戰爭或是用世界其他國家經常有的區域性或世界性的衝突的話,那麼和平年來好的基礎,不會在兩岸新的關係裡面流失掉、消耗掉,同時又能夠經營好跟中國之間互動的、和平的關係,崛起就困難了,所以要和平發展。

鄧小平說︰「中國的改革開放首先要確保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有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才能夠支撐改革開放的持續發展,所以他在改革開放時,對於國際的問題有一個比較保守消極的主張,甚至他在面對蘇聯的崩潰、東歐革命的個字的箴言,那就是︰冷靜觀察、站穩腳跟、滔光養晦、沉著應對、善於守拙、絕不當頭!」,中國是很聰明的,要做生意、要搞經濟,不要站在鋒頭上,不要表現出自己很了不起,做事低調,暗暗地賺錢。可是經過江澤明之後,中國這個大國開始變的就有點氣勢出來了,江重新
加上四個字「有所作為」,不能那麼消極了,要帶有點積極性。您瞧!現在的全世界高峰會,只要沒有胡錦濤到,這個國際會議就黯然失色,就不算上是世界性會議!但不管怎麼樣,中國還是把握著【和平發展】,所以它對台灣的關係跟政治是想採【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它一定守住和平,所以現在兩岸發生戰爭的機會很低、微乎其微。可是台灣雖小,台灣對中國的制衡是非常大的!萬一台灣逼著中國不得不動武的情況底下,中國的【和平發展】策略就會受阻,所以他們威脅利誘兩岸,無論如何一定要和平處理。

2.科學發展︰
是目前中國推動政策的主要基調,但過去幾年發展的有點走樣,因中國從「世界的工廠」變成「世界的垃圾場」,還有,上海跟北京中國的內地目世紀,中國高速的發展出現大都會與內地非常的不平衡,因而希望以科學化發展來統領整個中國的經濟、社會,科學是有系統的、兼顧的、平衡的,可以以人為本的、全面協調永續的發展,中國正朝建立一個能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轉變經濟產業,要升級,避免高污染的、高耗能的、勞力密集的產業,所以台商早期去大陸的,這幾年就有點壓力了,因為中國不要這些污染跟高耗能了。

中國在科學發展上,主要想解決的~
(1) 就是要統籌區域發展
(2) 統籌城鄉發展
(3) 統籌經濟社會發展
(4) 統籌人與自然的協調發展
(5) 統籌國內建設跟對外開放的發展

前面,所以叫「科學發展」。從大格局來看,中國現在主要在走的、思考的是什麼面向?什麼道路?就是上述的【和平發展】跟【科學發展】,但是這涉及到整個中國目前對自己的定位跟發展策略的選擇,像這樣一億人口的大國,能有這麼一種新的發展概念跟策略,是靠誰在領導?指揮中心、神經中樞在那裡?億人口在這麼一種高速度的變化發展裡面,整個中國社會面對的是幾千年來快速的、大的、史無前例的變化!這個領導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這個領導沒有足夠的能力,或有什麼閃失的話,一定會危機重重!因為中國社會不像台灣有個民主開放的社會,在台灣不管高層怎麼亂,台灣社會本身有一套成熟的運轉機制,民間不受總統或在野黨主席、領袖的影響;可是中國到目前為止是計劃型政治,計劃型經濟,統籌由共產黨領導一切!到現在沒改,所謂四個堅持,共產黨的地位是不能替代的,共產黨的計劃型政治如果領導發生危機,則整個社會因尚無成熟機制可以自我運行,如果領導發生危機整個社會的危機就會暴發!

有這樣的問題;所以六四事件最近不是有趙紫陽的回憶錄跟錄音帶整理出來一本書嗎?六四事件為什麼鬧那麼大?就高層自己發生分裂矛盾,所以擴散到社會面來。所以共產黨領導著全世界規模最大、變化速度最快的政體,而且那種影響深刻的層面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的,大家在探索這樣的統治方式,西方社會在討論的中國模式能否成功?

共產黨對自己心知肚明,中國最大的問題是貪污腐敗!貪污腐敗非常嚴重!而且在快速資本化的過程裡,利益太多了,有錢就有利,政府只好三令五申,各種制度的防貪防腐可以說是絞盡腦汁,天天在頒佈新的命令,但仍然解決不了,仍然有它先天的問題;在民主
國家裡面,治療貪污腐敗是最有效的就是媒體跟在野黨的制衡,尤其台灣因為天天在爆料、有在野黨制衡,所以貪污腐敗之風較不易抬頭。

共產黨的高層認為︰黨的建設,共產黨是今天中國唯一的領導力量,辦好中國的事情關係在黨,黨好中國就好!黨不好中國就不好!黨是關係著一切!胡錦濤就提出幾個概念就是~《立黨為公、權利要為民所謀、情要為民所寄》所謂的『新三民主義』,並推動兩個運動~
其一、黨的先進性建設︰黨要隨時保持先進性,開拓創新,要超越一般老百姓。
其二、執政能力的建設:組織要有先進性,各級組織要有能力,才能領導整個國家。

共產黨因為現在對內對外要推動經濟的關係,已經是資本主義化、跟國際交往,不得不開放社會,也逐漸在推展所謂的黨內民主,其對內待推動民主政治的壓力非常之大!所謂西方民主政治這一套,對中國的壓力也非常大!但是中國的領導者現在要實施民主政治是做不到;可是在推動改革開放、資本主義化過程,民主政治的呼聲很高,壓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