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生涯規劃之歷程觀點分析,求學後就業應該是大多數人不可避免,並將經歷之人生階段,加上在東方社會之價值觀中,相對高學歷常久以來皆被視為就業保證的重要決定事項,但於目前大學錄取率飆高至幾可說是全員錄取(全入)的狀況下,此前提之成立是否仍無疑慮?其間之繫屬關係又應如何看待?實為不容小覷之重要議題。

根據相關報導,「國內大學生畢業就業率僅約20%至40%之間,企業人才慌仍持續存在」[1]。當然,行業別不同,造成的人才需求亦異。若把求學視為一種投資,以透過教育所獲得的學歷視為人力資本的增加,再將其放入就業市場來檢視所為之收益,理論上應能獲得令人滿意的高投資報酬率,而實況果真如此嗎?

或另由行銷的觀點分析,所生產之商品…大學畢業生、是否符合市場需求…企業端徵才呢?

以下藉由翻譯、歸納、比較、分析「日本経済新聞教室」有關日本「大學全入」時代,徵才求職之現狀及具體作法,期能覓得事求人、人求事媒合之道,從而提升大學畢業生整體就業率,期能為上開現象提供改善之參考。

有關企業端事求人、畢業生人求事媒合之相關論述

談到日本傳統的企業雇用模式,一般最為人耳熟能詳者,首推應屆畢業生之一概錄用(一括採用)以及論資排序(年功序列),在此一前提下,造就出之前日本大學應屆畢業生的超高就業率。然而,日本學者太田聰一2011年的研究指出「大學應屆畢業生已開始面臨就業嚴峻之狀況。依據同年7月1日,日本厚生勞動省與文部科學省共同調查發表之『大學應屆畢業生就業狀況調查』,截至當年4月1日止的統計資料、就業率僅達91%,為有史以來最低紀錄。換言之,每10位應屆畢業生中,就有1位是處於無法在畢業前即覓得工作之狀況下畢業離校」[2]。此一情況不但可能造成教育投資、教育資源之浪費,也讓企業面臨無法順利徵得理想人才,藉以提升產業整體發展之窘境,因此,建立媒合平台之重要性自屬不言可喻。

太田聰一另指出,「依據日本リクルートワークス研究機構在2008年的調查,每一位大學應屆畢業生的就業選擇倍率(求人倍率)可達2.14倍,即每人有2.14個工作機會可選擇。但在2年後的2010年,則快速降至1.28倍。話雖如此,就業選擇倍率卻依然大於1,也就是仍處於企業端事求人大於畢業生人求事的狀態」[3]。究其因不外乎,企業端為求永續發展,重視的是員工是否具備立即上線、獨當一面的能力;反之,畢業生在乎的則為企業的福利或能提供的條件,諸如錢多事少離家近之考量等等,雙方似乎難有交集。

造成此一現象的原因,可由日本大學的錄取率變高來解釋,例如,1990年度的錄取率僅為24.6%、2010年度則是50.9%,10年間就增為原來的2倍。在大學放寬錄取門檻的同時,卻沒有對畢業生的品質進行相對地掌控與把關,其結果是,畢業生在尚未具備或養成就業基本能力的狀態下,就已被送入就業市場接受試煉。

對此,太田聰一提出的策略為,「作為培育職場新鮮人之大學,可從三個面相著手。首先,需讓畢業生所具備的能力與職場所需的能力相符;其次,應建立因暫無法就業,而選擇延畢之學生的就業輔導機制;最後則為,以學生之職涯規劃為核心,強化應屆生的就業意識[4]」。

結   

面對少子高齡化的社會,大學亦需承擔較大的招生壓力,妥協的結果形成「易近易出」、「畢業即失業」的狀況,這也是常為人所詬病之「大學高中化」、「學力低下化」的現象。而出生率較日本更低的台灣,此一現象恐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也是國內諸多院校開始加強產學合作、洞悉產業需求,設立如語言能力、專業證照等之畢業門檻的緣由。而應屆畢業生本身更應建構帶得走的能力,以及符應職場需求的專業,才能在激烈的求職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


()內文字為日文原文

[1] 引自 中時電子報「行動軟體人才荒 短缺4,500人」(2012年2月6日),http://tw.news.yahoo.com/%E8%A1%8C%E5%8B%95%E8%BB%9F%E9%AB%94%E4%BA%BA%E6%89%8D%E8%8D%92-%E7%9F%AD%E7%BC%BA4-500%E4%BA%BA-213000300.html

[2] 引自 太田聰一「雇用創造―拡大するミスマッチを断つ㊥『大学全入時代』の対策急げ」(日本経済新聞教室、2011年7月20日)

[3] 引用出處同註2

[4] 引用出處同註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