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九九九年,也就是上世紀的最後一年的某日,我的一位服務於某大企業擔任副總經理的學生來找我。他說他們公司鑒於國內外的企業由於從業人員的壓力大增而企業內的衝突不斷,為了未雨綢繆,請我去演講一整天的「如何紓解壓力,以便減少企業的衝突」課程。
這位副總經理曾經參加我舉辦的很多講座,他說對於「企業人員如何紓解壓力,減少企業內的衝突」這個講座(曾經在我自己經營的企管公司以及中國生產力中心舉辦很多次。)特別感到興趣。然後他說明他們公司目前壓力之大小,以及發生過的種種衝突情況。他希望我的演講內容能配合他們的這些情況去進行以便收到實際的效果。
在課程中這一個擁有國際性大航空公司及海陸運事業的大集團的近百位幹部都很認真聽課,也很活潑,聽課時笑聲不斷。
他們說:「廖老師是在講解如何紓解壓力,但是聽廖老師幽默的講解,講解的內容本身就像是紓解壓力的好方法!」。
本書之編撰即以當時在該集團講解的教材為骨幹,再加上歷年來我在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地(我是留日學生,也拿過美國綠卡,也擔任過台北英語演講會的副會長,另外由於五子之中有二子拿了加拿大公民,我也常常住在溫哥華)所蒐集的資料為主要內容而完成。
我在本書第一版(我現在的存書是第二版)的自序裡,請讀者們:「先把本書當著小說來讀,然後慢慢地用這些知識與方法閃避壓力與鬱卒,或把捆綁您的壓力解開,求得更美好的人生。


我現在進一步介紹本書的一些重要內容。
本書分成四大篇:
第一篇是「擋不住的壓力」。
先敘述現代人因為壓力過大而罹患的種種怪病,然後詳細講解「擋不住的壓力」以及可能由於這些壓力所引起的疾病。也談到最新經常襲擊企業人員的「星期日症候群」「過勞死」與「燒盡症候群」以及一些新型壓力。
第二篇是「您被『壓』得喘不過氣嗎?」
在本篇裡,我提供由美國、加拿大以及日本的醫生們與專家們所精心設計而已經證實有效的許多自我測驗表格,讓您自己來瞭解「甚麼是精神壓力?您現在承受的精神壓力有多大,有多嚴重?」也讓您瞭解您是屬於A型人物或是B型人物(不是A型血型或B型血型之分)。也瞭解更多您也許從來沒有聽過的心病。
現在全世界六十多億人口中,每年自殺的人口已超過一百萬,因此本篇特設一章討論如何防止自殺。
第三篇與第四篇都在討論如何紓解壓力。
一九六四年我考取經濟部的公費留學生,在留學期間每當暑假時我也去京都南禪時認真學習「打坐」,在本書有詳細的記載。另外,有關「大笑招福」「講笑話的藝術」「時間管理」……等等都是我的經驗或者是我收集的珍貴資料。

幾年前的某日,我接到一位我的女性學生寫給我一封信。這封信的內容很長,概要是:「我的婆婆罹患了很嚴重的憂鬱症,雖然找了許多醫生,還是沒有甚麼效果,後來我在書店上看到廖老師的著書『減輕壓力,遠離鬱卒』就立刻買了一本,我自己先讀完,然後送給我的婆婆。我的婆婆是一位退休的國小老師,一生過著嚴謹的生活。她在看完了那本書之後,漸漸地開朗起來,最近居然看了電視劇會哈哈大笑。婆婆告訴我:『廖老師的這本書救了我!』於是我又買了幾本送給我的親戚,他們都稱讚這本書確實是會救人的好書……」這一封信鼓勵了我,讓我覺得很高興。

 

我不是醫生,我只是一個資深的經營管理顧問。我寫這本書的唯一動機是:「有一家大型企業集團鑒於最近他們公司內衝突案件增多,希望廖顧問講授『如何減少員工的心理壓力』」。

 

該企業集團,請我去舉辦這一個講座的時候,我剛好擔任日本最大企業管理顧問公司的台灣總代理,而且我的孩子們都在美國留學,所以我常常走動於日本、美國與加拿大,所以收集資料的空間很大。加上我對於「人為什麼會自殺?」這一個問題非常關心。所以後來順便寫好這本書。沒有想到第一版立刻全部銷售一空,於是決定再版。

 

在我的生活圈子裡也有不少人自殺身亡。例如三年前有一位我的遠親突然自殺。後來我後悔以前沒有送給她這本書。她一向非常明朗愉快,根本看不出來,她的內心充滿著感情的糾葛。如果她看了我的這本書,我想她也許會好好地打理自己,不會去走極端。

 

另外一例:在剛好三十年前,我的好朋友曾先生,(他曾經擔任過本社的副社長)跳樓自殺,一時轟動了全台灣。

 

起初他在某一個農機公司擔任副總經理。有一次他參加了我的「推銷技巧講座」之後,就邀請我去該公司授課。他比我大四歲,我們都同時在民國四十三年考上高等考試,於是我們變成好朋友。後來我們也先後參加台北IMC(本社),我先當社長,他後來當副社長。

 

他說他現在在公司很不如意,想跟我學習「推銷技巧」,也想到處去上這一個課程。他很誠懇地想當我的徒弟。我一向是好好先生,不計較利害,於是答應他的請求,在未來的兩年內他就陪我到處去聽我的演講。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每一次都帶SONY公司剛出廠的大型錄音機,把我的演講內容都錄了下來,有時候,在半夜裡他還會打電話,請教我一些問題,我們全家增添不少困擾。

 

不久他就去開了一家以「推銷」為主題的企管公司。由於他大我四歲,許多人還以為我的課程內容是從他那裡學來的,我都是一笑置之。我的課程是在民國五十三年經濟部派我去日本擔任公費留學生時,在日本學來的。我們之間唯一的不同是我的演講摻雜著很多幽默,而他的課程內容(我沒有聽過,是人家告訴我的)比較嚴肅、刻板。

 

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了什麼,曾副社長卻跳樓自殺了,自殺的原因至今還是謎。我的書出版的太晚,如果我有機會送他這本書,他的情況可能不一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