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企管網  (文/ 廖慶洲)日本陷入「失落的十年」長期不景氣,連帶所謂「日本式經營」也失去往昔的風采,不再受到世人熱烈的研討,不過,疾風知勁草,愈是在這種逆境下,能夠脫穎而出者,愈能顯示經營實力。日本評論界指出,當前外匯盈餘都是靠三十家左右的企業賺來的!這些外銷業務鼎盛的企業,一言以蔽之,就是國際化深刻,無論經營接棒人選,或是市場的開拓等各方面,都不侷限在日本的原有格局,這種蛻變的契機就頗有探討的價值。

‧   豐田大刀闊斧改革

當前日本最賺錢的企業,首推豐田。豐田的發祥地在愛知縣三河地區。三河也是德川家康的出身地,這位創辦「德川幕府」的大將軍,跟當時與他在爭天下的織田信長、豐臣秀吉,最大的不同處是,從小他就當人質,一直到十九歲,在這種困心衡慮過程中,看盡了人家的臉色,益發體認培養自己團隊的重要性,於是他在人才延攬、留心治世各方面,向來不敢掉以輕心。豐田的崛起過程,也深賴三河這個地緣結成的人和、員工忠誠、供應商和諧等,使得豐田能夠確立「無借款」、「無浪費」等地步。

正如大多數家族企業一樣,豐田創業階段,家族成員輪番上陣,挑起大樑,到了第二代手裡,豐田章一郎(一九八二年到一九九二年擔任社長)在批公文時,赫然發現決策的頒佈,平均要蓋八個印章,也就是組織龐大後,決策系統緩慢,患了「大企業病」,由此警覺,他下令簡化成三個!進行組織改革。以此為契機,從「三河的豐田」邁向「世界的豐田」。一九九五年,接棒的弟弟豐田達郎突然病倒,他即提拔外人奧田碩接任社長,這樣一來,家族色彩也就逐漸淡化了。

奧田於一九五五年畢業於一橋大學,現東京都知事廣原慎太郎即是他大學時代柔道部的好對手。進入豐田後,一直在經理部,十七年後,調派馬尼拉。有一次,豐田章一郎到當地視察,才曉得有「這號人物」,從此被拔擢,豐田接任社長時,奧田當時以四十九歲之齡即被推薦為董事。這樣的人事佈局不免遭到反對派的異議,不過,他以追求績效來回應。奧田在升任社長後,果斷下決策,罕與倫比,批公文,決斷時間以秒為單位,因此從不積壓公文,甚至在搭電梯時,也可對投資案下決策,目前則是董事長身份。由於奧田的領導風格在日本社會顯得鶴立雞群,因此往往被期待:如果要從經營者選出政壇領袖,他是第一人選。

豐田有這樣的領導人物,往往被人與美國奇異的傑克‧威爾許相提並論,可見聲譽之一斑。最重要的是,他對豐田家族表達的立場,完全超越「三河」的血緣色彩。他對記者的公開答覆是:豐田家持股比率不過2%左右。他們身為創業家族當然值得尊敬,不過,豐田汽車跟美國福特家族對公司強烈主導,是有所不同。

對於提拔他的恩人(豐田章一郎)的態度,也是同樣聲調,毫無一般常見家臣向主人卑躬屈節的鏡頭出現。奧田經常如此公開表明:豐田家族成員頂多是董事,此後就是個人的努力!章一郎的長男豐田章男,於二○○○年六月升任董事,奧田即如此聲明。這位豐田家的新生代一九五六年出生,慶應大學畢業後,赴美深造,取得MBA後,曾在華爾街的投資銀行歷練,一九八四年進入公司,近年以開發網路銷售系統為最大績效。

‧   Sony以國際化延續競爭力

跟豐田人事佈局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Sony,它的兩位合夥創辦人:盛田昭夫與井深大,已於近年去逝,而傳承事業的大賀典雄、出井伸之,都是創業家族以外的成員,不僅如此,如同盛田生前御駕親征,實地在紐約的起居作息,體會國際化的奧妙,連帶對培養接棒人選也深具這個色彩,例如大賀在大學時代,以學聲樂的關係,對Sony的產品批評指教甚多,盛田並不以為忤,反而借重大賀的專業素養,列席公司的會議,由此締結關係,日後大賀赴歐深造,兩人也是保持關係。Sony的崛起階段,深賴盛田家的財力支援,因此,盛田的妹婿一度也擔任社長,後來猝逝,盛田本來有意交由弟弟接棒,可是,當時競爭對手松下,由於任用女婿接班態勢明顯,「世襲」色彩濃厚,引來外界批評,盛田終於安排大賀典雄接任社長,也就是蛻變的契機。秉此傳統,現在主掌大權的出井伸之,過去有長期留英、駐法等國際歷練,成為盛田之後,日本在國際舞台上的代言人,而Sony也早在國際化的佈線下,無論營業額、盈餘等,再也不是以日本市場為主,換句話說,靠著國際化發展,而緩和了日本失落十年的不景氣衝擊。

所謂深謀遠慮,Sony正好指示了見證的題材。

東方的社會,世襲文化根深蒂固,韓國近年大財團如現代、三星等,也都因此而受到強烈批評。對台灣而言,這些都是一面鏡子,選擇傳賢不傳子的豐田與新力模式,或許可以給台灣企業界一個見賢思齊的正向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