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11年6月4日(星期六)個人將到原「台灣總督官邸」擔任解說導覽服務,面對這一座高大華麗古典西洋建築,由於平時並不對外開放參觀,路人只可以從雕花鏤刻藝術鐵門外面一窺探究,實在無法滿足想要進入參觀欣賞一探究竟需求,現在每月第一個星期六與同樣位在「台北城內文武町」的「原台灣總督府」共同開放供一般國民參觀,這兩座龐大國定古蹟建築有興趣可以自行前往入內參觀。歷史建築本身並不會與人說話,寂靜無聲座落在歷史長河當中,記載無數歷史刻痕及穿梭一連串美麗動人故事。如果能夠透過解說導覽或閱讀資料自然更加貼近歷史,才能夠與建築物展開對話互動,也進一步認識建築元素機能及鑑賞裝置藝術創作的美感。一場精彩風趣生動導覽除了基本上被負於被要求事前準備才能溫故知新外、信手捻來的解說兼具廣度深度面貌。以下本文是小生上場前分段敘述以「總督官邸」建築物為主體,包括日治歷史、台北城、建築文化等三個面向來作為解說準備資料,動態解說不只是為到現場參觀民眾提供服務,靜態文字希望能提供的另一方面歷史文化的參考。
總督官邸:
1895年(明治28年)日清甲午戰爭結束後,依照「馬關條約」將台灣及澎湖永遠割讓給日本,同年5月29日下午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禁衛師團自北部「澳底鹽寮」海灘登陸,隨後剛受日本「明治天皇」欽命親任授官的台灣總督「樺山資紀」、民政長官「水野遵」等總督府人員自基隆登陸來台赴任。當時台北城內因政權更迭,風聲鶴唳、亂成一團治安大壞,大稻埕(清朝時代三市街之一,另外是城內、艋舺)一帶富商協商緊急委託鹿港人「辜顯榮(辜寬敏之父)」到基隆請求日軍趕緊入城統治,維護治安住民財產生命安全。日軍部隊快速抵達北門城時,城門緊閉無法進城,適時在一名「陳法」婦女提供的竹梯爬上城牆打開城門,使日軍得以不發一槍一彈「無血入城」,城內居民家家戶戶門前插上「歸順良民」旗幟及高舉日本國旗歡迎日軍進城。兵慌馬亂中的清朝官員紛紛逃回中國,日本政府正式於6月17日台北城內「布政使司衙門」舉行「始政式」儀式,台灣正式納入日本帝國最南方國土。此時台灣人抗日烽火北中南相續點燃,之前「台灣民主國」成立宣佈獨立於清國,藉此不承認割讓給日本。三角湧(三峽)隆恩埔戰場,龍潭、新竹、苗栗等抗日戰役烽起,直到最後「八卦山」之戰後,結束日治初期台灣人大規模武裝抗日活動。之後統治政權慢慢穩定,展開台北「市區改正」都市計畫,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1899年(明治32)也開始策劃建造總督官邸為辦公室兼住家,官邸的起造象徵台灣殖民權威統治開始,同時間開始動工興建位於劍潭山麓的圓山「台灣神社」,神社建造則象徵日本天皇領有台灣。
明治38年(1900年)台北城「市區改正」計劃公告,首要面對於大稻埕與艋舺兩地之間,所構築這座以防守為主的台北城四周城牆,不符合現代都市機能需求,首先拆城牆築鋪設現代化三線路(植行道樹中間快車道兩側慢車道),築上水道(自來水),下水道(衛生下水道),設公園建道路,大興土木建築官舍也開始陸陸續續興工,台北城原本有五個城門(東門、南門、北門、西門、小南門)城高約5公尺、城寬約4公尺、南北約1.3公里、東西約1公里、面積達1.4平方公里的城廓。這座用石材築牆城池於1879年開始規劃、1882年開工,1884年才建造完成。然而這座歷經多位清朝官員才建好的城池,真正使用的時間不到二十年的台北城垣不敵時代需求而淘汰。1904年,城牆開始拆除後,僅留下四座城門(西門已被拆掉)。1935年台灣總督府依《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將四座城門指定為史蹟加以保存。目前除北門原樣史蹟保存外,其他這三座城門原本都為閩式燕尾建築樣式的城樓,歷經清朝、到日本還受到<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保護>保存下來,反而在1966年(民國55年)把已經有82年歷史古蹟的東門、南門、小南門,被中華民國政府以「整頓市容以符合觀光需要」為由,改建成現在樣式,風貌完全不同的北方式建築。
官邸興建:
台灣總督官邸,位置於台北城東門附近,第一代總督官邸由日本總督府營繕課長福田東吾、野村一郎設計,1901年(明治34年)9月華麗官邸落成,最終花費高達21萬7000日幣,由於發費金額過大,而且是由日本國庫直接撥款興建,在當時引起日本國內帝國議會議員一陣強烈的批判。占地約一萬多坪,建築物本身約一千五百多坪以磚瓦及石材混合建造的三樓官邸。完工的總督官邸外觀樣式為文藝復興式風格,洋館主建築物前方,建有凸出門廊供車輛進入,左右衛塔不對稱的形式,屬於磚造與石材混合使用的建築物,屋頂為木製屋架、石板屋瓦,一、二樓皆鋪設拼花木地板,外廊道、中央大廣間鋪設英國製的磁磚;二樓的樑柱皆使用鐵材興建,並用混泥土填充間隔。附屬設施則包含了門衛所(守衛駐紮的地方)、御者馬丁宿舍及馬廄(1922年改建為鋼筋水泥的汽車停車場)。

第二代總督官邸,因為第一代官邸使用十年後,原本木製的屋頂已經遭到白蟻侵蝕、腐壞,於是在1911年(明治44年)開始改建,預算為15萬日幣,由總督府營繕課技師師森山松之助策劃。一直到1913年(大正2年)3月改建完成為止。建築樣式從「文藝復興樣式」變成華麗宮廷的「巴洛克」形式,屋頂換成馬薩式屋頂,木屋架已經換成鋼骨;陽台的立柱從單柱變成希臘愛歐尼克雙柱等,是第二帝國風格的法國宮廷式建築。內部改建櫸木拼花地板、維多利亞磁磚(英國進口)和壁爐、毛絨地毯跟厚重絲織窗門簾,以及巴洛克式花葉雕飾,天花板金箔纏繞細腳紋路及金碧輝煌垂吊水晶燈,所到之處皆是的灰泥藝術雕塑及華麗裝飾。庭園分別是洋館前面歐式庭園,巴洛克風格的噴水池及幾何形配置的花圃。後面池泉迴遊式風格的日式庭園。改建後除了要繼續彰顯統治者的身分氣派之外,官邸功能也從最初的總督辦公室機能轉變成接待來訪貴賓或是迎接皇室成員為主要功能,因此在改建上要符合貴賓、皇族的高貴身分格局,整體氣勢不惜大手筆來改建成華麗的迎賓館。改建後最重要的一次招待便是1923年裕仁皇太子(後來的昭和天皇)來訪,除了參觀台灣各地的建設之外,也利用官邸來宴請招待台灣島內仕紳官民、觀看表演活動等。
官邸配置:
一樓南北向為廣間(大廰),東西向大部分是具有開放空間的功能,主要用在辦公跟社交。一樓東邊全是辦公用的地方,有「応接室」(訪客等待的地方)及隔壁的總督秘書室、副官室、書記室,另外還有大會議室及其附屬的「応接室」。西邊就比較屬於接待的地方,有接待訪客的大空間「客室」、舉行大型宴會的「大食堂」,兩者之間有推拉門連通,總督可以從2樓沿著樓梯走到客室接見貴賓,再往前走到大食堂宴客。其他的還有廚房、配膳室、預備室以及由大門入口進入的「車寄」(門廊)、玄關、「受付」(接待處)、「控所」(等待室)、「脫帽室」(衣帽間)、「宿直室」(值夜室)等等。廣間通向東、西兩邊的第一客室跟第二客室,再由這兩個大型空間分別進入會議室跟大食堂。東邊通路為南側書記官、副官、秘書進出的路線,西邊通路則是僕人進出廚房、進餐服務的線路。
二樓屬於總督家族的私人空間及私密性較高的接待空間。東邊的房間有總督個人的寢室、書房跟化妝室,還有「婦人室」(夫人寢室)、「小兒室」(子女寢室)及其他家庭成員的寢室。一旁有樓梯可以通往三樓的露天陽台「涼場」。西邊就是屬於私密性較高的接待空間,以非公務訪客或女賓為主要接待對象。其他還包含了客室及相通的「朝餐室」(小型餐廳)、接待女賓的「婦人客室」。依照當時歐洲跟日本的上流生活慣例,賓客有女性同行時,總督夫婦會一同接待,餐後男賓與男主人、女賓與女主人就各自分開到不同空間彼此交流。另外還有供訪客使用的寢飾及化妝室套房,還有女傭所住的「婢室」。中央「廣間」的南邊則有「安樂室」,廣間作為會客或起居之用,安樂室是上流社會豪宅中常有的收藏品鑑賞室,用來跟同好或賓客鑑賞品玩。改建後二樓廣間的巴洛克風格樣式,裝飾也變得複雜,待客或迎賓的對外空間性大增。廣間北側可以通往官邸最大的會客空間「大客室」,通常是做為皇室華族的訪客所接待的地方。西邊北側則還有客室、第二寢室、食堂,南側是廁所、配膳室、婢室(女傭住的地方)。東邊仍是總督個人的私密空間,不過皇族來訪時就變成住宿的地方。空間上有書齋、居間(寢室)、納戶(貯藏東西的房間)、第一寢室、化妝室等等。東南角的第一居間是一個鋪設榻榻米的日式起居室,是官邸裡面唯一提供日式社交與起居的空間。通往三樓的涼場(陽台)仍然保存,可以遠眺街景,但是後來卻變成來訪的皇族,觀賞為他們舉行的遊行隊伍活動以及接受歡迎致意的場所。除了社交空間的增加以及住宿的功能,這種空間以配合皇族來訪活動的需求。

結語:
台灣總督官邸自1901年肇建以來,百年來風華未減。建築基地東西向長,成矩形狀,建築主體坐北朝南,為磚及石材、鋼筋混泥土構造之兩層樓建築物。洋館立面山牆上看到刻有台灣總督府『台』字標誌裝飾,受到日本於明治維新後引進的西方歷史樣式建築影響,有馬薩式斜頂屋頂一為石瓦屋面(日本宮城縣產),另一為銅板瓦屋面,廊道地面的鋪設及內部總計17座的壁爐均採用進口英國維多利亞磁磚,浮雕燒製細緻、顏色鮮艷多采多姿高級精緻。希臘山牆、柱式和華麗的巴洛克風格雕飾。四面留設寬廣的陽台,與東南亞的歐美殖民城市的官方建築相似。三樓東南隅有瞭望台,節慶時可觀賞遊行隊伍、眺望街景。雅致日式庭園與建築空間相互搭配,一座宏偉氣派與機能完整的總督官邸,洋館本身西側之外尚建有一座以台灣檜木建造的日本和式建築,整座建築之美學與歷史意義更在未來無垠歲月中,歷久彌新為台灣近代歷史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