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今年(2011)IMC全國年會將在台南舉行,個人參加IMC以來第二次參加在台南的全國年會,睽違8年安平追想曲依舊吹襲我對這個美麗都市的思想起,荷蘭船醫與十字架編織安平港這段動人的國際婚姻故事情境,是1951年所作的一首台語歌曲,為台灣知名作詞人陳達儒與作曲家許石的作品。故事發生時間描寫據說不是荷蘭統治時代,而是在19世紀末於清同治四年(1865年)因天津條約安平與打狗(高雄)、滬尾(淡水)而開港與外國通商,當時一位安平買辦(貿易商)商人的女兒,與一位荷蘭隨船醫師戀愛後,生下一個金髮女孩「金小姐」思爹的故事。時間不同但是地點「安平古堡」確定是故事的主要場景。荷蘭是到台灣的第一個外國殖民政府,在原本台灣原住民世界生活土地上,開啟現代政府管理體制及建立官方文書檔案記錄。
自古就是台灣古都的台南,「一府二鹿三艋舺」道出台南是台灣第一古城地位;安平古堡、億載金城、孔廟、赤崁樓、大天后、大南門古城門等名勝古蹟。雖說沒有日本京都府有1.000年悠久建都歷史,當地可以看到四處林立建有幽靜古老寺院;著名有清水寺、東寺、天龍寺、龍安寺、東、西本願寺、金、銀閣寺、知恩院、平等院等真的不勝枚舉,還有豐富人文歷史如歷代日本天皇登基的紫辰殿京都御所等。豐富無法比照但是精彩絕對有餘不輸日本,因為同樣西洋船隻來到東方,論述國際接軌台灣早在十七世紀就已經登上國際風雲舞台,比日本幕府江戶時代末年黑船事件(美國率艦隊到日本要求通商)足足早了二百多年,台南扮演是台灣第一個接觸國際的窗口門戶。
本人以歷史記錄看近四百年來台灣發生過五次重大來自國外攻擊的國際性戰爭;第一次荷蘭與鄭成功的福爾摩沙之役,第二次是滿清帝國對東寧王國(鄭氏王朝)韃靼之戰,第三次為日本出兵台灣的牡丹社事件,第四次清日馬關條約割台的乙未戰爭,第五次則遭受二次大戰期間美國海空軍飛機空襲轟炸全台灣。每次戰爭代表一次轉變意義,歷史學關注的是轉變關鍵因果關係,了解事實並且嘗試說明其原因。歷史經常不同角度就會有代表不同答案,而事件過程事實只有一個,趣味詭譎也在這個地方。本文主要撰文就第一次台灣國際戰爭熱蘭遮城(Zeelandia)圍城275日來探討撰述,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在幾年前已在社刊發表過,至於第二次的滿漢戰爭歷史意義之進一步探討,則留待日後繼續處理。

 

二、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又稱為安平古堡
最早建於1624年,又稱「奧倫治城」,改建後以荷蘭行省名澤蘭省(或譯熱蘭省)命名為「熱蘭遮城」(Zeelandia),歷經八年建築至1632年始完成城堡工程。當時,這座城堡是荷蘭人統治台灣全島和對外貿易的總樞紐。也是目前台灣國內最古老的要塞城堡建築,當時荷蘭人統治台灣的中樞,安平古堡遺跡已被列為台灣國家一級古蹟。1624年,荷蘭在與中國明朝的軍隊在澎湖激戰了八個月以後,荷蘭人和中國官方達成協議,同意把設置於澎湖的要塞和砲台毀壞,而於1624年轉移至台灣島,中國明朝則不干涉荷蘭對台灣的佔領,於是荷蘭人正式領有台灣統治達38年。「安平古堡」石碑在日治時代刻有「濱田彌兵衛」五字,紀念濱田彌兵衛在1628年,帶領朱印船(朱印船為17世紀日本江戶幕府時代,到海外貿易特許的船隻。因為這些船隻都有來自幕府簽發的「朱印狀」為海外渡航許可証。)船隻到台灣買賣,發生糾紛,扣押綁架荷蘭的台灣長官彼得•奴易茲(Pieter Nuyts)及其兒子,為人質返回日本,日人紀念其英勇事蹟立碑,戰後被國民政府改刻為目前樣式。到了1662年,鄭成功攻下「熱蘭遮城」,建立了台灣歷史上第一個華人政權。鄭氏懷念福建泉州府晉江縣的「安平」,將該城改為「安平」,這就是現今「安平古堡」這個名稱的由來。鄭氏王朝三代統治台灣21年均居此城為「官邸」,「赤崁樓」為統治行政中心。1683年清軍入台後,城堡改為軍裝局,牆垣多處傾圮逐漸荒廢失修。1873年,又遭遇英國軍艦砲轟引發爆炸,城牆隨之而毀,遂成廢墟。1874年,欽差大臣沈葆楨來台處理「牡丹社事件」,又將安平古堡的牆磚拆下,運至「二鯤鯓」,建立現在俗稱的「億載金城」砲台。今日所見的安平古堡基本上已成廢墟,是歷經多次整建後的現在樣子,已經不復當年城堡的宏偉壯麗(如圖)。日治大正八年(1930年)在臺南舉行「台灣文化三百年」的文化祭活動於此,將收集臺灣史料展示。昭和七年(1932年)設置「台灣史料館」於安平古堡(原安平稅務司公館,今熱蘭遮城博物館),就其所保存的豐富史料和所代表的歷史文化意義,無論研究台灣史或觀光都是值得一覽的重要文化財!
三、台灣第一次國際戰爭福爾摩沙之役(本人又稱熱蘭遮城之役)

荷蘭文件均稱鄭成功為國姓爺,攻打台灣日期在1661年5月開始到1662年2月間,整整九個月計二百七十五日,戰略上主要是國姓爺並未採取正面猛烈直攻,而是長期包圍彈盡援絕逼迫荷蘭投降。戰前風雲起因主要在於國姓爺反攻大陸失敗,退守金門、廈門孤島糧草匱乏,難以提供數萬大軍給養,開始思考取得另外的根據地以為整補。作為救援基地來另起爐灶生聚教訓。展開這一場發生於台灣西南沿海的台灣第一次的福爾摩沙戰爭;雙方兵力國姓爺25.000人兵力,荷蘭計熱蘭遮城1.100人加上普羅民遮城(赤崁)400人及巴達維亞援軍700人總額約2.200人兵力,主要戰場包括熱蘭遮城、台江內海、大員、赤崁等地方(如上圖)。在雙方對峙期間國姓爺不斷蒐集荷蘭情報,文攻武嚇保持機動掌握狀況如前荷蘭通事何斌,因與荷蘭人發生債務糾紛而逃,向國姓爺鼓吹攻取臺灣並獻上水路航道圖。同時持續寫信發動心理宣傳戰術,摘錄給台灣長官揆一信件如下:反覆拜讀閣下之後,深覺閣下輕信不實流言,數十年前貴國人到台灣定居,兩岸戎克(中國式帆船)絡繹不絕,多年來我為恢復大明與韃靼戰爭,兵馬倥傯,何來閒暇兼顧此不毛之地?懷疑我對貴國的善意,希望閣下能無私的判斷,減少所有的疑慮與不和偕,重新建立我們的友誼。信函當然兩國爾虞我詐互探虛實發揮精彩心理戰。當時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臺灣長官為揆一(Frederik Coyett),駐守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另有地方官貓難實叮(Jacobus Valentyn)駐守普羅民遮城(Provinta,赤崁樓)。國姓爺大軍由金門航渡臺灣海峽,由鹿耳門水道進入臺江內海,先攻佔普羅民遮城,然後圍攻熱蘭遮城,終於迫使荷蘭東印度公司守軍全面投降,被迫退出福爾摩沙到巴達維亞(今印尼巴格達),雙方簽約摘要如下:自1661年5月1日到1662年2月1日圍攻福爾摩沙的熱蘭遮城之大明招討大將軍國姓爺與尼德共和國在該城堡的長官揆一以及議員們;同意雙方停止一切敵對行動,並忘記仇恨。荷方將城堡、大砲、軍用物資、商品和現金交給國姓爺。荷蘭人可攜帶一切返回巴達維亞必須使用的食物、工具等物品。荷蘭士兵得以揚旗、鳴砲、荷槍、擊鼓、列隊上船。國姓爺應釋放所有荷蘭俘虜。東印度公司應釋放所有中國人俘虜。1662年2月9日2.000名荷蘭人登上8艘荷蘭船艦,等候出航。福爾摩沙《熱蘭遮城日誌》記錄至這一天為止。揆一率領所屬戰艦2月17日啟程,結束了荷蘭在臺灣38年的統治。這場戰爭結束了荷蘭東印度公司在福爾摩沙的經營。開啟了明鄭政權對臺灣的統治;由於荷蘭殖民時期以聯「番」制漢的平衡統治機制消失。大批鄭軍在臺灣西南部平原屯兵墾殖,大規模開墾導致平地平埔原住民失去其傳統生活領域,受到入侵只得遷徙或逐漸漢化消失部落生活文化習俗與語言。
四、結語
戰後福爾摩沙大員長官揆一則因為戰敗投降而回到巴達維亞,立刻遭到審判,被控不顧公司的權益與財產,致使臺灣失守、公司財產落入鄭成功之手,被軟禁於印尼班達(Banda)群島,直到1674年家人以25000荷盾將他贖回。1675年他出版《被遺誤的福爾摩沙》一書為自己辯護,譴責東印度公司高層怠忽職守,遺誤時機,才使他失去臺灣。鄭成功則於荷蘭撤離後僅有五個月就因病亡,真正在登陸台灣生活只有五個月時間,往後二十二年的統治由鄭經建立東寧王國,在部將陳永華協助下治理台灣。作為華人在台灣第一個王朝,鄭成功被恭奉為開台聖王。
滄海桑田17世紀荷蘭人登陸上岸時,當時臺南西南部海岸仍為成群羅列的潟湖沙洲,即台江內海內海(一鯤鯓、二鯤鯓、三鯤鯓)。進入清領時期,潟湖因曾文溪改道等因素而日漸淤積。一些地名可以佐證:例如西港鄉今已經沒有海邊,但由地名推想可知當時西港曾有內海港口。原台江內海淤積後沙洲,最廣泛的用途是闢建為養殖魚塭。在約三十幾年前,想要參觀海濱的二鯤鯓礮臺(億載金城)尚需搭撐竹筏橫渡才能抵達。後來台南市政府則於開發填海造地,填平魚塭結合成一市區。目前台江內海較大的遺跡是四草湖及鯤鯓湖,也是這次年會參觀景點。福爾摩沙之役台荷兩國海戰主戰場,抵達現場時不妨回顧一下三百多年前,這一場台灣第一次國際戰爭。
本文資料參考:《熱蘭遮城日誌》、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