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原生家庭是人際關係與情感發展的首要之處,我們愛伴侶的能力,源自於我們在原生家庭中學習如何去愛。
在相愛的過程中,我們很容易受到一些模式的影響,尤其是習自原生家庭的依附模式。我們兒時的依附模式,會不知不覺中,影響我們和伴侶的關係。
小時候看過許多童話故事的結局都是:「王子與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是揭開婚紗後卻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擠牙膏的方式、馬桶蓋掀不掀起、孩子該由誰接送而吵架,許多因素都影響著王子與公主的幸福日子。Framo(1981)曾說,在所有對人類具有衝擊性的力量中,原生家庭是最具有影響力的;有些專家並認為原生家庭經驗會對個人的婚姻功能有影響。而在家族治療的領域中,Bowen取向家族治療認為,個人過去在原生家庭中與父母的關係模式,將持續影響其未來的重要人際關係,且人們傾向於在親密關係中複製早期在原生家庭中建立的關係模式,其中Bowen提出的「自我區隔」概念,說明自我區隔較佳者,在家庭關係中較能投入情感、享受親密又不至於失去自主性;自我區隔較差者與家庭的關係不是太糾結,就是太疏離,因此可知個人與原生家庭區隔的程度會影響家庭關係,其中「婚姻關係」更是深受影響,因此以下將從自我區隔概念談原生家庭對婚姻關係的影響。

 

二、自我區隔概念(differentiation of self)
「自我區隔」意指個人之理智與情緒功能的分離;個體自我區隔的程度反映了一個人區分理智與情感歷程的能力,個人區隔的程度愈大,愈能抵抗家庭情緒活動的打擊;若一個人的自我區隔程度較低,則可能無法區分出自己與他人,於是很容易被家庭中最具支配力的情緒所影響。Bowen(1978)認為個人內在有兩股自然力量,一是「個別化」(individuality)的力量,促使個體在心理上與家人有所分離;另一是「一體性」(togetherness),促使個體在心理上和家人有所關聯。在發展過程中,若是一體性的需求太高,會使個體對他人產生情緒化的依戀,分不清楚自己與他人之間的界限;若是個別化的需求太高,會使個體與他人之間過於疏離或造成不成熟的情緒截斷(emotionalcutoff )。為了因應發展上的需求,個體必須設法於內在的獨立自主以及和外在他人互動連結的關係中維持平衡(Kerr & Bowen,1988)。因此,所謂良好的自我區隔可以說是個體能在家庭中,同時維持獨立自主性和情感連結的平衡。自我區隔高的人不但可以同時保有此二系統的獨立功能,並且可以依靠理性的判斷,彈性運用自己的情緒和理智功能,所以不易受壓力或人際關係的影響,也就不需要藉由與他人過份的黏膩或親近來獲得安全感。因此,這樣的個體能在親密關係中,能同時保有親密感和自主性。
自我區隔程度低的人,其行為只依據自動化的反應,缺乏理智的判斷,這樣的人極容易受外界的影響,且易與他人的情緒混淆。尤其當面臨壓力時,區隔程度低的人可能會採取兩種極端的適應模式:一是迴避他人,以免除害怕失去自主性的焦慮;另一種是藉由著親近、依賴他人,來減輕自己的壓力。但迴避他人無法滿足人類需要與他人連結的需求,而過度依賴他人則可能因此而失去了個人的自主性。

 

三、原生家庭(Family-of-Origin)
原生家庭(Family-of-Origin)就是個人出生後被撫養的家庭(Anderson, 1987),個人自其中開始學習生理、心理與情緒的層面。這通常是個人幼年時所待最長久的家庭(Hovestadt, Piercy, Anderson, Cochran, & Fine,1985)。在我們一生當中,對我們影響最早、最有力,也持續最久的,就是「原生家庭」的系統,個人在原生家庭與主要照顧者互動所產生的影響深遠而廣泛,而且會持續在成年後的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原生家庭」影響人的自我形象、一般和親密的人際關係,所以一個人在交友、擇偶期間,男女的互相吸引、選擇及彼此互動的模式,都強烈受到雙方原生家庭經歷的影響。Framo(1982)認為個人在心理上的衝突常是來自個人的原生家庭,而後持續在當前的親密關係中不斷地表達出來。這是因為個人在與父母親的關係中,有著對親密與自主的兩種需求,如果個人獲得自我認同,但卻無法同時與重要關係人維持親密關係,將會導致疏離與孤寂。原生家庭是個人情感經驗學習與兩性相處方式的最初場所,所以原生家庭經驗對個人親密關係形成歷程的影響是存在的,這個過程會出現在個人與重要關係人(如父母親、配偶等人)之間的關係中(Kerr & Bowen, 1988)。

探索原生家庭的影響
過去如何,往往會決定我們對現在如何反應,這些包袱有時會左右我們付出愛或接受愛的能力。我們若能辨認這些問題,就可以了解自身很多行為和反應的起因,且能調整自己。
原生家庭(Family of Origin)是我們出生、成長的地方,它塑造了人的個性,影響人格成長、人際關係、管理情緒的能力……等,也是個人情感經驗學習與兩性相處方式的最初場所,而與父母的關係、相處模式會影響我們未來重要的人際關係。婚後夫妻雙方都會將原生家庭的經驗、價值觀、溝通模式……帶入新家庭。

三個影響的因素
可以藉由以下幾個面向,檢視原生家庭對自己的影響:
1.家中排行:不同的排行往往會有一些共同的特徵,例如:老大通常比較注重成就且負責任;他們從小就擁有父母特別的注意,後來則被賦予特別的責任。中間的孩子多半較好爭競,為了「趕上」年長的兄姊,他們可能會尋找獨特的領域,表現與眾不同的專長;他們常會抱怨被忽視、在家中沒有地位,或是常得在手足中充當調人。最小的孩子多半備受寵愛、受到全家的照顧,個性隨和。獨生子女在許多方面跟老大相似,但同時又具備一些老么的特質。
對身為老么的人而言,由於在家裡沒有決定權,為了突顯自己,講話就得特別大聲。一個總是害怕得不到注意而提高聲量的孩子,日後在人際關係上,會在意別人是否尊重他的意見。
2.成長背景:一個從小看母親總是用眼淚操縱父親的小孩,長大後當他看見妻子掉眼淚時,立刻大發脾氣,而不是去安慰她;因為一剎那間,兒時的影像彷彿又重演,他的潛意識裡,認定妻子就像母親要控制父親一樣。生活中有很多情況是因為我們把過去和現在混淆,以為過去的事情再度發生,其實,在身邊的人只是碰巧觸發了我們的心理按鈕,產生激烈的情緒反應。
3.內在誓言:可說是成長經驗中的「座右銘」,或是一直留在心中的某些理念,成為我們人生的最高指導原則。成長背景和父母無形中灌輸我們很多信念,這些信念不但牢不可破,而且不斷影響我們。「內在誓言」曾在過去人生某個階段中,保護我們不致受到太大的傷害。
內在誓言有很多種,例如:「男人都不可靠,所以我要存私房錢」;從小生活貧困,看見父母總是很努力工作,於是學會「人生就是要打拼」,甚至變成「工作就是人生,人生就是工作」。這樣的人即使成年後生活富裕,也無法讓自己與家人稍微放鬆一些、生活多點享受。

自我防衛的三種型態
美國家族治療大師維琴尼亞.薩提爾女士(Virginia Satir)指出,溝通是人們傳遞訊息、彼此將訊息賦予意義與詮釋,並且從個人內在與外在做出回應的過程。兒童從與父母的互動中,學會了如何解釋或看待父母所傳遞出來的訊息,以及其中之字句、音調、接觸及表情的差異,而這類經驗便塑造了我們成人時的溝通態度與方式。薩提爾女士長期觀察家庭內成員的互動,發現人們在面對威脅或壓力的情境時,因著要保護個人的自尊而產生口語訊息與非口語訊息互相衝突的「不一致溝通」的應對方式。人際互動時,有三種自我防衛的型態:
第一種是「討好型」(Move toward people),以「討好人」來保護自己。這種人總是笑嘻嘻的,保護自己的方式就是甜言蜜語,主動和人握手、打招呼,用「只要我乖,人就愛我」的內在誓言,希望天下所有人都愛他。但若是一直採用同一種方式面對問題而沒有彈性時,就會出狀況。
第二種是「攻擊型」(Move against people),在別人還沒有指責他之前,先兇狠的指責別人,與每個人保持距離。這種方法可以隱藏自己的軟弱,不輕易被人刺傷,但付出的代價卻很大,其實他內心很需要愛,卻用攻擊的態度拒人於千里之外。
第三種是「隔離型」(Move away from people),既不攻擊也不討好別人,把自己隱藏起來,冷眼旁觀。有的人是「電腦型」,凡事用邏輯分析,過度理性,以隔離感情的方式保護自己,不和別人互動,也不把心事告訴別人,很難與人深交。有的人是「小丑型」,雖然表面上嘻皮笑臉,卻從不敞開自己的內心,他可以把你逗得哈哈笑,可是根本不分享心事。雖然達到保護自己的目的,但享受不到與人心靈相契的喜樂。
追溯、探索自己成長歷程的過程中,需要耐心和體諒,並運用合宜的方法或尋求資源、協助,將幫助我們重新認識自己、更多成長,讓我們在人際互動與親密關係裡,更健康、表裡一致。

原生家庭對個性的影響
每個人的生命都來自父母,但在成長的過程中,卻因為原生家庭的影響,累積了許多害怕、憤怒、懷疑、愧疚……。有時又為了能得到父母的肯定和接納而必須委屈壓抑自己。這些經驗耗損了我們的生命力,使真實的自我受到扭曲,使我們無法成為真正的自己,亦阻礙親密關係的發展。
有一本探討原生家庭對個性的影響的書叫作『我為什麼是我?』這一本書一開始提到:「當壓力、問題臨到一個人的時候,這個人的反應最能顯現出他的個性及原生家庭對他的影響;導致一個人罹患憂鬱症的往往不是外面壓力的事件,而是當事人內在不健全的心理因素。」這也就是,我們要探討原生家庭的原因,因為我們都會承認我們的個性發展過程是與原生家庭息息相關的,這是無法否認的,甚至可以說它已經決定了我們未來的性格,若是根據德國著名的心理學家-埃里克松的心理發育路程理論來說,成人時期(18~25歲)的性格形成與塑造與零歲到十一歲的心理發展歷程有密切的關係。而在十一歲以前的四個心理發展歷程,包含信任與懷疑、自治與羞恥、自發與罪疚、勤勞與信心。換句話說,一個人心理是否健全、是否能接納自己、對自己是否有自信、是否有安全感、和外界是否能建立互助、互信、互愛的良好關係,都與這個時期的發展過程有關。
應用在孩童的心理發展歷程中,當一個人在嬰孩時期與父母或養育他們的人,雙方之間的情緒或感受反應都會記錄在嬰孩的腦袋中,所以若一個人在幼年時期能得到很好的照顧,父母能瞭解及供應孩子所需,時時讓孩子感覺滿足,一般來說,他們長大之後較能處理自己的情緒與感受,與人相處少有爭執,而遇到壓力時也能夠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相反的,若是童年的情緒記憶是惡劣的,悲傷難過的感受多於開心的感覺,不難想像這個人長大之後的情緒大多是不穩定,遇到事故時容易焦慮、不安,與人之間的關係也不會很好。
話說回來,生長在那個家庭就決定了這個人的個性,那是不是每個人都不必為自己的情緒反應、做事的態度來負責嗎?當然不是,雖然我們沒有選擇出生在那個家庭的權力,且童年留下的記憶也不是說按個「清除鍵」就可以抹去,但是,我們不要忘記,上帝造人不是造一台機器,有其他的機會我們仍然有能力去控制內在的情緒和反應的。

原生家庭對自我認同的影響
這也許可以進入心理學,社會學,哲學等等許多領域,但是最終還是回歸至個人對自我的接納與認同上面。現在人們的心靈越來越空虛,追求各種外在的滿足卻仍無法填補。從中我發現,能不能接受自己,就百分之八十決定了快不快樂。能不能自我悅納,決定了心靈的品質,也跟著決定了生活,事業,以及愛情婚姻的品質。
天下沒有完美的父母,每個家庭都會有自己的難題,屬於自己的親子衝突。原生家庭影響個人,可以來自個性的遺傳,或者後天的環境價值觀。我始終認為這一關是人生之中最難以突破的迷障,因為在肯定與否定家庭的同時,我們也牽扯著肯定與否定自我的敏感神經。分寸的拿捏很重要,然而很少有人能夠做到完全坦然。
老掉牙的課題就是孩子通常會看父母某一個個性特質非常不順眼,千叮嚀萬叮嚀自己絕對不要變成那樣,可是卻在漸漸長大,經歷外面世界的鍛鍊,人際關係的互動之後,赫然發現自己已經變成自己最不想變成的那個人。每個人一定都有這樣的經驗,這感覺大概是非常的深沉無奈吧。那就像一輩子也揮不去的影子一樣,隨時跟在背後。
也許這是虛心和誠實的表現吧,我這樣對自己說著。很好,至少你沒有假裝能夠接受。我當然可以努力活出一個自己夢想中的自己,發揮我喜歡的特質,壓抑我不喜歡的特質。然而力求完美令人感到萬分疲累。在厭惡的推開外界的期望之後,我赫然發現對完美最嚴苛的要求竟然是來自於我自己,而非身旁的任何一個人。
原生家庭能夠給的枷鎖畢竟有限,真正使人無法逃脫的,是自己給自己的限制。不管我願不願意承認,我的個性上就已經有了原生家庭所加諸的因子,有的令我很喜歡,有的令我很想逃開。更廣博一點來說,我的個性上有一堆自己喜歡的特性,也有一堆自己不喜歡的特性,不管它們是來自先天或後天。雖然我也很希望自己是完美而可愛的,但是我清楚知道一味的否認自己的負面只會帶來更大的壓力和災難,因此我還在練習接納,希望藉由學會接納,而得到廣大的自由與快樂。這即是一件可以練習許久的功課。

 

四、與原生家庭的區隔程度和婚姻關係
在婚姻關係中,若夫妻雙方無法與自己的原生家庭做適度的區隔,則容易以自己的原生家庭經驗為婚姻生活中大、小事物的決定或處理的準則,但因雙方原生家庭成長經驗的不同,對婚姻家庭的看法、價值觀、信仰也會有所不同,原生家庭和婚後家庭的自然差距造成夫妻間的負擔,因此婚姻衝突就此產生。「我們家就是這樣,有什麼不好!」、「我家以前都是這樣做的啊!」,當不同意或堅持彼此從原生家庭中帶到婚後家庭的意見時,這些爭吵的話,時常掛在嘴邊,其中不能適當離開父母的年輕夫妻家庭,因為其與原生家庭的區隔程度較低,這種狀況尤其明顯。因為在自己的家庭關係尚未穩固之前,原生家庭未解決的問題很快的會成為新家庭的問題,而原生家庭可能因為擔心,可能因為不捨,會持續關切新家庭,急切代為解決問題,使新夫妻繼續使用舊的支持來源,而不能建立以彼此為支持來源的親密關係,因此影響了年輕家庭夫妻間的婚姻關係。
研究結果指出,「代間親密」不但與婚姻品質有關,且可有效預測個人的婚姻品質,顯示個人與原生家庭父母間的親密程度,與其婚姻關係之間確實存在著某種關聯。而原生家庭經驗更關係著新婚者新婚角色的扮演,父母負面的婚姻經驗與原生家庭的記憶,對新婚者新婚階段與配偶相處的調適,也將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五、結語
「伴侶療傷」這本書分「傷之舞」及「關係重建之舞」二部曲,
第一部描述創傷怎樣在原生家庭中形成,並說明兒童時期的傷如何影響目前的夫妻關係。第二部先從認識自己與另一半;而後學習新的溝通技巧,最後談到靈修與婚姻密切關係。
關係重建之舞之一:認識自己;關係重建之舞之二:溝通,提醒我們太常使用「你」開頭的句子會讓你的另一半自我防衛,對話輪不具威脅性的對話架構:我注意到…我猜…我覺得…我害怕…我想要…我欣賞/感謝…,我希望…,表達自己的觀察、猜想、感受和盼望。「10對10」溝通技巧是夫妻倆每星期撥出幾個時段,每次二十分鐘,說的人有十分鐘暢所欲言,聆聽的一方不能打岔或給建議或問問題。關係重建之舞之三:情感的聯繫;提到誰先走第一步?你自己及伴侶情感需求(被愛、安全感、性方面的滿足、溝通、相處愉快、坦誠、有魅力的伴侶、經濟上的安全感、幫忙做家事、對家庭有責任感、被欣賞、感謝)排序;關係重建之舞之四:靈修與寬恕,論及夫妻之間的傷害,其寬恕及和好有一進行的過程,從獨立自主到二人互相依賴,從個體化到連結的七個步驟:
1. 受到衝擊
2. 重新認識自己
3. 決定寬恕
4. 展開對話
5. 寬恕集合好的交談
6. 在舊傷中尋找新的意義
7. 新的未來,或分或合

 

突破原生家庭的影響
每個人受到自己原生家庭的影響,是不容否認的事實。無論小至生活習慣、習性、模式,或大到個人的性格、生涯發展及價值觀,都與父母親或主要照顧者所教導影響的,有深層的關係。一旦在家庭中被雕塑成型,想要改變也會顯得不易。因為這些觀念、行為可能在幼年的時候便烙印在孩子的心中,成為根深蒂固的模式,甚至成為他如何看待外面世界的信念。
以愛情為例,父母親的婚姻狀態著實會影響兒女的感情選擇。倘若一對父母親的婚姻關係穩固而恩愛,兒女便親身經歷美麗愛情的示範及陶冶。倘若父母親的關係破碎或是充滿傷害,也容易促使兒女對愛情望之卻步,或反之產生強烈的渴望。無論父母親的關係如何,兒女都在其中發現兩性相處的種種,認識男女不同的角色,形成對婚姻愛情的認知,進而踏上自己的愛情旅途。
有些影響是深層而非語言的,可能無形中左右兒女的感情抉擇。有些影響則是顯而易見的,例如:和異性相處的習慣或模式、結婚後的生活細節等等。如果戀人們可以檢視自己的想法或行為,或許就會發現:原來自己受到原生家庭的影響竟如此之多且深。況且,大部分的父母對於兒女的感情狀態及對象,多半也會表達關心,甚至影響其決定。
這麼說,並非意味著父母親的影響是不好的,而是試圖在兩個人的世界中,釐清更多獨立及更新的空間。聖經上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我想,這裡的離開,不只是離開家、建立自己的家庭,更意味著在心理、情感、經濟上的獨立自主。
曾看過許多的戀人或夫妻因為原生家庭的影響,而產生爭執或衝突。有些是因為生活習慣的差異、對男女、夫妻角色不同的認知,可能丈夫看到父親總是在下班後便蹺腳看電視,而太太卻從父親身上認定先生是需要幫忙做家事的,於是兩人便可能因此產生不愉快。或者,丈夫認為好的妻子便是像自己的母親在家相夫教子,而妻子卻羨慕母親能在外發展自己的才能,夫妻兩人都從母親身上學習到不同的角色及典範,也以為那才是最好的或理所當然的,自然便容易引起雙方的不解或不滿。
當雙方嘗試去化解衝突及協調不同的作法意見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我們家習慣這樣或我爸爸媽媽都是這樣。但因為彼此來自不同的家庭,擁有截然不同的背景、成長過程及生活模式,自然會在相處的時候,出現碰撞或摩擦。重要的不是爭取誰對誰錯,也不是強迫對方的配合,而是適時適地尋找出最適合兩人相處的方法及作法。就好像夫妻兩人組成新的家庭,建立屬於這個家庭特別的文化或氣氛,其中可能延續過去原生家庭的優點,但也可能改革或創新,以符合新成員的需要。
所以當男女相處對話時,可能背後還有來自父母親的教誨期待、傷害或控制。倘若能夠分辨保留對自己有益的部分,便能為愛情加分。相對地,倘若背負過多原生家庭的負面影響,則可能上演一代接一代的家庭悲劇。
個人、婚姻與家庭都是開放的系統,其影響是來自多方面的,不可否認的,在兩人進入婚姻之時,除了彼此的能力、感情、智慧等,也帶入了來自社會傳統及原生家庭的有形及無形的影響,因此夫妻雙方與原生家庭的區隔程度,關係著婚後的生活品質,兩人若能從不同的角度去彼此觀察,分享與認識,將有助於彼此的調適,並在或分或合間作出成熟且正確的抉擇,進而減少許多婚後的差異衝突,相信藉著夫妻雙方在衝突、壓力來臨之前,經常自我探索、坦誠的相互溝通,應可逐漸化解可能的阻力,以及尋求有效的助力,畢竟,好的婚姻關係是值得經營的。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婚後家庭應從原生家庭中區隔,我認為原生家庭對婚後家庭的協助或介入也應該是有限度的,一旦過度干涉,會使婚後家庭無法建立出自己的運作模式,而讓不適切的家庭生態一再循環,如此將對其婚姻生活造成負面的影響。總而言之,生活中有許多影響婚姻關係的因素,這些因素唯有靠雙方的覺察,並一同化解,方能維持婚前雙方所期望的良好婚姻關係,讓王子與公主依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筆者為婚姻及家族治療碩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