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因業務需求,得去一個想都沒想過的國家「智利」,還得上5000公尺的山上工作…。這一切的經歷與體驗,都讓我難以忘懷。

1203-1

飛機沿著南極大陸邊緣前進,中午12點,在超過30個小時的航程後,終於看到智利的陸地了。從左邊窗戶可以看到狹長的海岸線與平原。而右邊的窗戶外,是成列的群山峻嶺,除了的山頭一片雪白,這景像,像極了台灣的西部地理。智利到了,再過30分鐘就要降落。

 

San pedro

這裡是Atacama沙漠的北端,海拔2500公尺,一個不滿3000名居民但卻有更多光觀客的小部落,未來10天都會在這裡渡過。這裡的時間很容易計算,與台灣一樣,只要日夜相反就行了,甚至地理位置的也相同。San pedro位南廻歸線附近,如果可以打個洞穿越地心,大概可以到嘉義,再坐上高鐵,1個小時就能回家了…。

 

Atacama沙漠

世界上最乾旱的地方之一,降雨年平均1mm,是台灣的1/2000。但很奇怪的,這個沙漠並非寸草不生,在工作途中,一片黃土中夾雜著零零落落的雜草堆。聽說這些草堆是4個月前的降雨後長出來的,再不下雨,這些草就會消失不見,但明年雨季來時,大地將再茂盛。

偶而看到幾隻野生的黑驢,在沙漠中逐草而居。當地的工作人員告知,這些動物因肉質不佳,故沒有人會去抓…。對人而言,黑驢是沒用的,但對黑驢而言,這可是保命符。所謂無用之用為之大用,大概是這般吧!

 

南十字星

天空是如此湛藍,晴空萬里下,偶而幾片羽毛般的雲飄過,都讓人感到驚喜。每天的紫外線都是超量,太陽眼鏡成為了必需品。入夜後的天空比白天熱閙多了,繁星點點中,除了銀河、大麥哲倫星雲外,還能找到亮眼的南十字星,與北半球的北極星齊名,是個可以尋找回家之路的星星。所以西北方…,找到了。

 

高山症

根據記載,清朝康熙年間,皇帝御駕親征葛爾丹。不料八旗軍難以適應高海拔的的環境,幸賴藏族獻上紅景天藥酒,八旗軍的高山症竟消失了…。

車子一路攀高,沿路的景色也不斷的改變,3500公尺,一株株仙人掌柱站立四周,像在警告旅人前面路程的險惡。4500公尺,一團團混著雪泥小雜草,又告訴我們生命韌度的可能性。在一片雪白中,我們到達了一片平原,四周己經沒有需要仰望的高山,5000公尺,工作地點到了。

當地工作人員告知,這裡是原住民的聖地、是外星人曾住紮過的地方。頭痛、暈眩、還有平均17級的陣風。我相信,這不是人該來的地方,即然來了,就必須付出代價。

 

邊境驛站

位於的邊界的San pedro,有第27號公路連結秘魯與阿根廷,國際貿易十分熱絡。常常在路上看見載著的中古車輛的拖車等著出關,這些在智利「退休」的車子,在阿根廷依然搶手。

ABC強國,又稱拉丁美洲ABC三國,是指南美洲三個國力、文化、經濟和軍事水準實力最強的國家,這三個國家分別為阿根廷(Argentina)、巴西(Brazil)與智利(Chile)。時光荏苒,昔日的強國排行,在今天己經改變,讓人想起了台灣與菲律賓,但明天呢?

 

人與自然

由San pedro向北約3公里,在Atacama沙漠最北端,San pedro河自Quito山峽谷流出,這是Atacama沙漠北部唯一沒有斷流的河,承接自安地斯山脈溶化的雪水,造就了Pukara DE Quitor及San pedro這一片綠洲。農田阡陌、雞犬相聞,對照四周的沙漠,毫無疑問的,這裡是桃花源。

綠洲的前方,沿著山壁,是12世紀建造、綿延沿數百公尺的防禦工事。西元1540年,身穿鎧甲、騎著馬、攜帶槍支的西班牙人入侵Pukara DE Quitor,原住民終因無力抵抗而投降。登上山,透過堡壘向山下看去,遙想當年,弓箭再強、堡壘再厚,都擋不住槍砲吧,弱肉強食,是註定的嗎?

當地人在San pedro河上游建了水壩,利用人工河道引水進村落及San pedro市區,因此,San pedro河也己經斷流,在這場水源爭奪戰中,勝負己定,周邊的生物,只能靠人類灌溉生存。

1203-2

聖地牙哥

行程的最後一天,因航班因素,在首都聖地牙哥,我們多了個半日遊。

早上9點,每2天舉行一次的總統府的閱兵儀式開始了。雄糾糾、氣揚的演出者不是軍人,而是穿著像軍人的警察。

總統府周邊也到處佈滿了警察與鎮暴車,監視不遠的智利大學。大學的建築物上掛滿了標語,一群由家長與學生組成的隊伍,正在在廣場上進行的一場遊行。學運有二個訴求,一是高中升學管道不易,二是大學學費太高…雖不懂西班牙語,仍可感受空氣中緊張的氣氛。

1203-3

聖地牙哥市區裡,寬廣的道路,美麗的建築,連風景區的名字都很歐洲,是個標準的西化都市。雪白的山頭環繞四周,在初春的季節裡,優遊其中,十分舒暢。然飛航時間己近,是該道別了。

所謂「讀萬里書,不如行萬里路」,為這次的旅程下的最佳註解。世界很大,只等我們來發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