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與考古學的會合
 
前言:
7月17日、24日連續兩個星期日南下到台中港區藝術中心參加牛罵頭鄉土志工培訓活動,兩天授課老師分別是台灣國內鼎鼎大名考古學界專家劉益昌名教授,另一位是同樣台灣歷史學界頂尖名教授溫振華老師。只要對台灣國內歷史研究有興趣的朋友,研討會或著作上必然有機會躬逢其盛受兩位大牌名教授的豐富才學啟蒙。個人長期以來深受其生動精彩的田野研究所發表的論文而感動,學海無涯兩位名師及著作對我來說受益良多已經不是初體驗,但是這次清水區域鄉土田野研究的題目才是吸引我興起南下中部再度與名師交會的緣起。「台中清水一帶開發歷史探討」;這是橫跨自十七世紀荷蘭治台時代的文獻檔案記實開始探討,以及來到時間距今4500-3400年前的牛罵頭文化人清水史前文化遺址的考古研究。考古學建立在挖掘地下的遺物上之研究,歷史學強調文獻史料之研究。無文字考古的出土記錄與有文字記載的文獻考證,一個考古記實一個歷史記事兩者都是人類歷史長河重要研究工作。
台灣第一個留下最早文字記載史料是荷蘭統治(1624-1662)時期的《熱蘭遮城日記》(De Daqreqisters Van het Kasteel Zeelandia)以文字詳細記載及數字量化的豐富記錄當時台灣時空歷史。台灣第一座史前考古遺跡發掘《芝山岩遺址》,是日本統治(1895-1945)時期的1896年(明治29)日治時期開始第二年,由當時台灣總督府委託,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派遣動物學、植物學、地質學及人類學四門現代學術科學教授學者來到帝國新領的南方國土-台灣,展開現代化綜合性學術調查。同年有學者栗野傳之丞教授來到台北士林地區開始進行考古調查,發現芝山岩遺址開啟台灣考古之風。同時期的日本人類學專家伊能嘉炬踏碴台灣全國一圈,首先依習俗、語言、傳說、祭祀等明確將原住民分類高山族(泰雅、魯凱、布農、阿美等等族群部落)及平埔族分類(凱達格蘭、西拉雅、洪雅、道卡斯、噶瑪蘭等族群族)。兩個第一詳實提供國內真正文字記載與考古研究,開啟台灣史上史實研究先河。
台灣固無史也;荷人啟之,鄭氏作之,清代營之,日人興之。台灣歷史真正有文字記載自荷蘭人在台灣建立政權開始。作為一個台灣人,實在應該就所居住的近鄰理解鄉土文化歷史的人文和故事,鄉土史空間範圍是人門生活最容易接觸關係密切區域,範圍雖小但是沒有親臨到當地現場文字的研讀,往往不能滿足我們對蘊藏歷史意涵的理解和感動,人親土親個人透過這次研習活動站在大肚山麓眺望中部海岸平原上,看到了牛罵、沙鹿、梧棲、大肚鄰接成一帶美麗原住民聚落。從沒有文字史前時代四千多年前居住的先人活動,縱貫古今到荷蘭、明鄭、清朝和日本這些國家體制領台期間所帶來人和事,也鋪陳了土地和住民人群互動的過程與風采,對清水這個小鎮深一層的認識,以下敘述謹就上課心得為本文撰寫目的。
清水湧泉:
斷層湧泉也是地震帶,清水舊名叫做牛罵頭,日治時代建上水道(自來水)設施時以湧泉清澈改名清水,地理位於面臨台灣海峽的海岸平原;北有大甲溪、南有大肚溪和背有綿延大肚山脈。,在漢人還沒有移民入墾之前原住民無憂無慮以漁獵、農業為生自稱拍瀑拉(Papura)族,沒有留下自己文字記錄,根據1650年荷蘭人戶口普查在資料上知道拍瀑拉人至少58戶193人,樹林草地鹿群奔馳真是地廣人稀。地名來源與早期拍瀑拉(Papura)族的牛罵社(Gomach)有關。其中傳說中「大肚番王」為拍瀑拉族統領沙轆社、水裡社、牛罵社等27番社,依據《熱蘭遮城日記》的記載;荷蘭人在南部舉行年度集會(為荷蘭統治方式,以地方會議為名將西部所統治的各族人頭目,集合點名授予籐杖,藉以點人頭統計以便徵稅,會議當日推測應該都是農曆十五舉行,然後在晚宴後當晚踏晚上月光賦歸各地。)當時已經發給「籐杖」同時已經有了牛罵社賦稅記錄。1662年明鄭時間因軍糧不足強徵引發反抗,暴動情況直到1666年駐守半線社(彰化市)的劉國軒率重兵討伐後,沙轆社幾乎滅社,牛罵社一樣重創。清水漢人以泉州人居住為大多數。1731年清雍正9年參與抗清事件,事件後牛罵社被改為「感恩社」,1778年「感恩社民番業佃諭示碑」現在保存該立碑於老街紫雲巖觀音廟後面庭園見證感恩社為牛罵社這段歷史。來到日治時代改名為清水劃為大甲郡清水街;名人輩出如台北IMC創社故吳金川(台南市吳家望族)主席為清水望族楊肇家(二次大戰後首任台灣省政府民政廳長台灣人)的大女婿,胞弟楊基詮(日治畢業東京帝大、台灣人出身高等文官在二十四歲任命為宜蘭郡守),蔡惠如(日治與霧峰林獻堂推動台灣民族運動之先賢)等地靈人傑輩出人才,純樸小鎮在1935年(昭和十年)4月21日發生了規模7.1級中部大地震,也就是俗稱「清水大地震」或「墩仔腳大地震」,死傷慘重。在登上通往舊清水神社參道階梯旁有日治政府建「清水街震災紀念碑」,昔戰後為前清水鎮長以大理石刻字覆蓋破壞古蹟。清水街道樣式為災後進行「清水市區改正計畫」,危機也是轉機促使清水朝向更具現代都市化道路邁進。
牛罵頭遺址:
位於紫雲巖觀音廟後面山麓丘陵地,海拔標高約20-70公尺之間,古代稱鰲峰山也稱牛罵頭山,是一座南北長約500公尺,東西寬約300公尺的小丘陵地區塊。年代距今4500-3400年前之間,先民以此為生活場域,目前中部地區新石器時代的代表,也是確知最早一層新石器時代史前文化。堆積文化層以繩紋紅陶為特徵,並且有大量石器的類型和數量相當豐富,製作農業工具常見有斧鋤形、石刀、石簇和漁獵用具。說明已知種植穀類食物,不過農業並不是這一群人唯一的生業,由遺物推測生活形態以農耕為主,並兼顧以漁撈和狩獵。本遺址為考古學者日籍國分直一先生於1943年(日治昭和18年)發現,但於更早發現於現址台中州大甲郡清水神社(如照片)創立於1937年(昭和12年皇紀2600年,也是當年日本帝國海軍零式戰鬥機以皇紀2600為命名),時已出土石器與陶器。戰後為陸軍清水營區,1997年(民國86年)土地歸還台中縣政府,台中縣文化局將「牛罵頭遺址」規劃成「牛罵頭遺址文化園區」供民眾參觀。為國內第一個「命名遺址」;牛罵頭遺址最早發現於日治時代末期,戰後,歷經五○年代至七○年代的委託臺師大歷史系溫振華教授和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劉益昌教授共同進行「牛罵頭遺址資料蒐集研究計畫」。包括歷史文獻的調查研究和遺址範圍考古發掘兩部分,考古遺址經試掘後發現營區範圍的中間和廣場,大部分因日治時代興建清水神社將山嶺地形推平已經破壞原文化層,中間區域可開放為遺址活化利用等相關使用;而營區內西、北側區域目前則保存有良好之文化層堆積及出土有石頭排列之建築遺構。此外,遺址分布範圍的考古挖掘研究結果,分別有三層文化生活層;最上層即由上方園區的軍營延伸至山下清水鎮大街路附近的番仔園文化(約存在於2000年前到400年前,分布於包括大肚台地、八卦台地與苗栗縣南部等地,其名稱來自台中市大甲區一帶的番仔園遺址。曾發現鐵刀;除此之外,金屬器和金石並用陶器以印紋灰黑陶為主,石器則明顯減少。這個文化的墓葬方式是俯身葬,值得注意的是死者的頭部覆蓋著一個陶罐,與卑南遺址文化類似。)。中層的營埔文化(中部地區新石器時代重要的史前文化類型,其分布範圍大致分布在濁水溪、大肚溪、大甲溪中下游地區的河邊階地和丘陵上。營埔文化第一次發現是1943年日本考古學家國分直一在台中市大肚區營埔里的營埔遺址,發現的遺址名稱定名為營埔文化。)。下層則是牛罵頭文化,縱貫上中下三個文化層是構成大肚台地三個主要的文化層。可以說了解牛罵社(Gomach)可以擴大了解與週遭其他平埔族社群的關係,及與清代漢人在今清水海岸平原一帶拓墾的互動實態,乃至日治時代清水街的社會和生活概況的建構;同時也印證了牛罵頭文化層再向上承接臺灣北部新石器時代早期的「大坌坑文化」(今台灣新北市八里區,海拔約30至40公尺的緩坡上。根據考古發掘,該遺址的年代在距今約7000年至4700年之間,為台灣新石器時代最早期的一層文化。該文化不但是最早可以辨認出來的南島語系祖先(台灣原住民祖先)文化,同時也是台灣農業最早的起源地。大坌坑遺址目前被列為國家一級古蹟)。
老街廟宇:
清水紫雲巖觀音廟(主祀觀音)為該地區信仰中心。記載為1750年(清乾隆15年)自漳州龍溪由佛教臨濟宗僧侶福海輪禪師分香來此。實際建廟傳聞更為早,緣於有人在樹下休息而忘記掛於樹枝的觀音香火袋,其後該處每夜發出燦爛火光,庄民認為神意,卜卦圈地建廟。這種建廟傳聞到處常有所聞,台北艋舺龍山寺也是出自同樣的建廟傳說。對這間廟宇大街道上右側連續三間廟宇;依序第一間「調元宮」為三山國王廟,顯示清水在泉州人多數下曾經有潮州系客家居住過的美麗歷史。第二間為鄭成功廟,清水受水患(紫雲巖後院碑誌見證水患治水記錄)以拜鄭成功為治水神明,鄭成功有政治性格的民族英雄觀點,一般國民觀點則是開臺聖王或除水患靈驗的苦難救助投射的神明。被大甲溪流域祭拜為水神建廟祭拜。至於各地鄭成功廟是否與治水有關卻不一定。鄭成功又尊稱為開台聖王延平郡王,以台北縣澳底慶安宮供奉為主神為例是筆者阿公蔡火旺先生發起所創建,其神威顯赫在保護鄉民祭其拜功能又不同。第三間是大街開基福德祠,可以確定看見漢人開墾之起點,依日治時代之《寺廟台帳》記載建於1812年(清嘉慶17年),年代應更早才對,應該不會晚於觀音廟1750年太晚才對,畢竟土地公一般是被漢人最早建廟祈福安頓的心靈灘頭堡。
結語 


    經過這次研習之後,原本街道上未熟悉沒有感情悸感動,無法深入領略清水鄉土之情。如今漫步在大街上自然湧出一股擁抱感情的親近感;人文上有吳主席及夫人及其丈人楊肇家先生等前輩風範,早期門當戶對的婚姻連理依然被人欣羨(清水楊家與霧峰林家也是姻親)。建物上土地公→鄭成功廟→調元宮(三山國王廟)→紫雲巖觀音廟並排寺廟看到先民敘述開墾歷史。尚有牛罵頭遺址揭曉告知先民無文字的文化生活層面。加上東部台東八仙洞遺址距今約3萬年至5千5百年,考古見證台灣歷史已經約3萬年,歷史文字記載自1624至今約近四百年,台灣的豐富人文歷史真的讓我很「fe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