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於2011年3月11日的東日本大震災,為該國有史以來最大強度地震,加上伴隨而來的海嘯,除了造成大量的人員傷亡外,後續對日本甚至全球區域經濟產業的影響亦不容小覷,吾等身處區域經濟交流頻繁、產業發展密切連動之地球村,更不可能自外於此一事件。
從震災受害範圍來看,北起岩手県、宮城県,擴及福島県,南至茨城県、千葉県,均屬沿海人口相對稠密、工業高度發展地區,其中宮城県為半導體、晶元及汽車重要生產區,福島県則發生無法預期之核電廠事故,而在茨城県與千葉県,則對肩負鋼鐵與石化業發展之鹿嶋與京葉工業區造成破壞….。

由於日本現今仍位居世界第3大經濟體,加上其掌握為數可觀之產業關鍵技術,因此不論從產業供應鏈、抑或市場需求面,甚至是原物料價格進行分析,受影響的範圍不僅止於日本,甚至全球均遭波及。
以半導體、晶元及汽車業為例,雖言日本九州地區亦有半導體之生產、汽車工業則分散於國內各大工業區,但以目前產業分工精細的程度,短期內要由國內其他工業區域暫代接手生產恐有一定之難度,如此導致生產鏈被迫中斷,當然也就影響海外輸出,衝擊全球產業供應鏈。
產業供應鏈既受衝擊,市場需求面則會呈現供需失調…,日前曾有其他經濟體可趁勢接單生產的所謂轉單效應之說,然而,因日本與其他經濟體如台灣、南韓等,呈現的是產業垂直關係,也就是說,在日本掌握如半導體、太陽能電池或汽車工業相關零組件之核心關鍵技術狀況下,欲取代者也會因技術問題無法克服,此供需失調趨勢也會被迫持續一段期間。
接下來則是原物料價格的影響,除上述因素外,目前最棘手者為核災之不確定因素造成的電力供應問題,因電力供應短期無法恢復至震前水平,以及計畫停電之故,即便利用夜間生產,電力仍顯不足,造成產能無法提升,部分需連續供電的產業則可能停擺,看來短中期原物料價格仍會有一番波動。
關於電力,另外一個特殊狀況為,日本是全球唯一之電力系統頻率不統一的國家。從明治維新起,大量導入外國際技術,雖電壓全國一致,但在頻率方面,關東地區採用的是歐規的50Hz、關西則引進美規之60Hz,而各自獨力發展並茁壯後即形成後續並存的狀況。平時並無太大影響,而當今電力需求孔急,即便欲「西電東送」,也會因頻率不同導致系統無法正確有效運作,舉例而言,電阻類系統應無太大影響,但馬達類系統則可能因頻率不同造成轉速改變,這絕非高科技產品製程中所能承受或運用之線上規準,看來似乎亦暫時無解。
再次則需關注匯率方面問題,自1985年「廣場協議」導致日圓對美元升值以來,日本就已陷入所謂「失落的十年」之經濟衰退,而近年歐元區發生資金大量挹注希臘等國所形成之債信危機,加上美國爆發雷曼兄弟、次級房貸風暴、美國聯準會陸續採行量化寬鬆政策,先前就已吸引大量投機熱錢湧入相對穩定的日圓,在震災前美元兌日圓已達1:80上下,不但重挫日本之出口,也再次打擊原本疲弱的日本經濟。
著眼於重建之大量資金需求,災後日圓更飆升至1:77之歷史新高,此時單靠日本央行大買美元已無法達有效阻升之目標,於是3月18日下午,G7宣佈聯合日方干預外匯市場,截至4月11日止,日圓匯率已來到1:85左右,而後勢應持續走軟。
或許有人會問,2010年9月日方曾單獨干預外匯市場,當時還招致G7成員國之不滿以致成效不彰,何來昨非今是之為?其實來自美國的盤算應是主因,據統計日本亦是大量持有美國公債的國家,美國在此時聯合G7成員國主導干預外匯,既可阻升日圓、消弭投機炒作,幫助日本提高出口競爭力,加速其經濟恢復外,亦可藉此阻止日方藉大量賣出美國公債以取得資金、造成美國經濟的衝擊,說穿了還是著眼於自己的利益罷了。
代結語
綜上所述,此次事件對日本而言,在經濟方面應是短空長多,因基礎設施(infrastructures)完善,加上國民呈現高度之自制力,且日圓匯率偏向長期走軟,正可發揮掌握核心技術之優勢,擴大出口導向以加速災後復興。當然,這仍須建立在核災可被明確控制、掣肘國會(捻じれ国会)之政治亂象得以緩解,以及舉債上限與GDP成長能否有效規劃的前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