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芬多精的薰陶

約在二十五歲那年曾在讀者文摘上讀到一篇文章:美國有一位女士,平時三餐漢堡炸雞薯條,外加甜甜圈配可樂,青菜蘿蔔從沒在她的菜單裡;慢慢的血管變成油管,肌肉變成肥肉,小蠻腰變成游泳圈,站在磅秤上,指針原轉180°漸漸轉到360°;在四十幾歲時心臟不堪負荷差點因心肌梗塞而蒙主寵召。

這位女士在鬼門關前走一趟回來後,聽從醫生建議改善飲食。有一位損友是登山專家(剛開始是這樣認為)慫恿她去爬山。初始,由一般小丘陵開始,來回踱步,即氣喘如牛。三餐同時也丟掉漢堡與甜甜圈,菜單刪除炸雞與薯條,黑可樂改黑咖啡。隨著體力復原,小丘陵進步到中級郊山,次數也從每月,加強到每週;爬山爬出興趣,登山層次漸漸提高至三千公尺以上高海拔山,自己也成為登山專家,六十歲那年成功挑戰世界第一高峰,海拔8848公尺的珠穆朗瑪峰,也就是聖母峰。

這篇文章看後讓我非常震撼,文章中未提到她的體重下降到幾公斤,六十歲能登上八千公尺以上的高峰,絕非常人所能達成,何況對於一位動過心臟手術的人,她要克服的不只是體力與毅力。

因本身也喜歡山,雖不敢「肖想」登上聖母峰,但也希望有機會登上台灣三千公尺以上高山,能欣賞台灣山岳之美,就心滿意足。

國父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憑著年輕熱血衝勁,想到就做。省吃儉用買了一雙相當於當時一個月薪水的登山鞋,扛著背包放幾片吐司,一壺水,憑著年輕的本錢,時常與朋友相約在星期假日,參加山岳協會開始練爬圍繞在台北四周的郊山。一來可以與山友健康聯誼,另外也可以幫助女孩子們,拉著雙手爬上險峻岩石,展現一下男孩子的英勇;或涉水過溪時,輕扶著小手小心翼翼通過,顯示溫柔一面。皇帝殿、筆架山、大屯山、七星山、合歡山…都有我的蹤跡。

六O年代謀職不易,職場競爭激烈,在那役男出國尚須警備總部境管局核准的年代,搭飛機出國乃是人生大事年代。為向公司爭取到日本三菱受訓機會,公費、出國又可搭飛機,一舉數得吸引之下,例假日、平時夜晚全心投入工作,以博取公司青睞,只好放棄登山。登百岳之壯舉,多年來只僅留在計畫與夢想階段。只能偶而到象山摸摸象鼻,到九五峰吸吸芬多精,提提神。

五. 攀登玉山,邁向高峰

台北101大樓高508公尺,是台北地標,她曾登上全世界最高大樓的金氏世界記錄,裡面立體交通工具…電梯,以每分鐘上升1010公尺極超高速度,目前仍然穩居世界第一高速,雖是日本東芝產品,但因裝在台北,也有台灣的技術參與,算是台灣之光。每年五月都會舉辦爬台北101大樓競賽。

我於民國101年很榮幸的當上IMC台北社第52屆社長,因此以它為標竿,定下【友誼國際、智慧創新、健康101】為台北社年度口號。

【健康101】意謂著每個人要有健康的身體,像台北101大樓挺拔聳立。在人生舞台,人生要有幸福,必先有健康身體,才能過快樂生活。同時也延續上一年李黃婷婷社長提出的【幸福100】,後一年鄭冰冰社長也喊出【快樂102】相對呼應。

健康不是喊喊就有,必需設定目標鍛鍊身體。圍繞著台北市河濱自行車道總長有111公里,行經淡水河、基隆河、新店溪及景美溪等四大系統,河岸景觀與特色都經過專家設計,自然與人工並存。如果再與新北市自行車道相加總長有250公里,依據自行車業者統計,台灣每4.7人就有一台自行車(有的一人有2~3台),騎車休閒兼運動人口眾多,台北市在河濱有十個自行車租借站,每逢假日自行車道就塞車。

可惜台北社社友對騎車興趣不大,不能以騎車為訓練目標;台北101是以高度勝出,若要舉辦爬台北101大樓,可能參加者寡,看笑話者眾。應該是登山較符合健康101的slogan (口號)。【攀登玉山、邁向高峰】為遠大目標,以彰顯台北IMC的氣魄。

目標已定,接著商請愛山者林毓祥先生擔任登山委員會理事主辦此項活動,力邀時常以37歲自居,活力十足的蔡基成前社長擔登山任隊長,攝影家陳子文先生擔任登山主委,進行籌畫攀登玉山人員特訓、日期、路線規劃…等事宜,除了每月例行的登山散步活動,另行加碼A級登山行程。

開放報名之初,有自願報名者、有嘗試報名者、有被迫報名者、有陪伴報名者、有人情贊助報名者,總計有四十幾位未來英雄好漢,募集成績斐然。

健康101玉山特訓開訓

六. 苦心練習,輕鬆上山

從四月份開始訓練,先在碧湖公園河畔舉辦簡單開訓典禮,隨即繞圈熱身,讓已滲出少許銹味的關節,先滴上幾滴潤滑劑,活動活動筋骨。繞圈結束後還到蔡基成隊長家以激勵士氣為由,行享用蔡夫人準備的新鮮水果大餐、嚐嚐簡秘書長精心熬煮紅豆湯為實,以高規格享受先攏絡人心展開序幕,期能引誘更多人聞風報名。

我們先後去過內湖劍南路縱走碧山巖,過白石湖吊橋;由北投清天宮直攻面天山,經向天池再回清天宮;上到海拔1120公尺有台北第一高峰之稱的七星山主峰;東臨海拔雖只有900公尺,但落差卻有700公尺的急升坡,有挑戰性的宜蘭五峰旗聖母山莊,山頂強勁的東北季風,讓人必須彎著腰壓著帽…留下來的好漢腳力越來越強,體力也越來越壯,這時登觀音山硬漢嶺已變成如上丘陵般輕鬆,軍艦岩如跨過一個小山崙般容易。甚至遠征合歡山東峰與主峰,除測試有否高山症以外,順便驗收訓練成果。

登頂的喜悅

訓練漸漸加重,人數也漸漸減少;沒有水果紅豆湯,士氣卻越來越高昂。

享受芬多精的貴婦

女士們在炎熱夏天,不再躲在家中吹冷氣,去百貨公司血拼當貴婦。跟著鬚眉拉繩攀索,攀上陡峭岩石,走在光禿山脊,穿梭在叢林之間,絲毫不遜色。往上爬的喘息聲,漫步在緩坡的歌唱聲,急降坡的歡呼聲,是我們訓練的背景音樂。

激揚的士氣,自信的體力,還有二十八位勇士參加集訓。我們決定加長里程,單次訓練時間延長至8~10小時,以增加體力、耐力、腳力。於是挑戰石碇筆架連峰、深坑猴山岳、三芝竿尾崙山…等稍高難度的郊山。

尤其三芝竿尾崙山古道走小觀音山,下大屯溪古道,由300公尺一路仰攻到1050公尺,比宜蘭五峰旗的聖母山莊更艱難。當天下著毛毛細雨,路面鬆軟路滑,必須緊抓著兩旁細樹枝,才不會「巴庫」,快到山頂稜線還得花一個小時,穿過一大片比人高的箭竹林,好像毫芒人穿過一大片草原,也像小時候在甘蔗園裡捉迷藏一樣,體力迅速流失,體溫也在細雨與強風環伺慢慢下降,不得已躲在箭竹林內吃兩片土司補充體力。

筆架山午餐

經過幾個小時的奮鬥終於下山到大屯溪,由大屯溪古道縱走出山,要過溪七次歷時一個多小時,有時要涉水,有時要扶繩過溪,全身濕透。抵達山下,登山鞋及小腿褲管,在溪流中清洗十幾分鐘,才把汙泥清掉,回到家洗澡時,才發現內褲內衣都是汙黑的。

箭竹林體力補充站

這是一趟耐力與體力的奮鬥。

 

IMC聯合會101年由嘉義社輪值主辦,黃理事長鑒於阿里山、玉山都是嘉義特色景觀之一,也提出「攀登玉山、邁向高峰」口號,我為了不要分兩批人員,分別參加台北社、聯合會上山,為了保持隊伍完整性,決定與聯合會共同舉辦。

玉山海拔3952公尺,台灣最高峰,也是東亞第一高峰,比日本富士山的海拔3776公尺還高。1897年日治時期,明治天皇諭令將玉山改為新高山。1937年12月27日成立「新高阿里山國家公園」,光復後改為「玉山國家公園」,1985年成立「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行政區域涵蓋嘉義縣、南投縣、高雄市以及花蓮縣,行政管理劃分在南投縣。

玉山峻拔聳立,景色秀麗,每年吸引大批愛好登山者挑戰,玉山管理局為了讓登山者有個美好登山空間,保護生態,維持玉山獨特風貌,每天總量限定102人進入玉山國家公園,登山口開園時間早上5:00,上午10點未到達排雲山莊的就勸阻回頭。

聯合會預計分三梯次出發,總報名限定101人,搭配民國101年主題。依照各社社員人數與總人數比例分配,台北社只有10位配額,尚缺18位,要淘汰18位苦心訓練的勇士,實在是很殘忍的事。

身為社長應該設法解決這個問題,於是使出渾身解數,用讚賞、威脅、哀求、協商…等方式,祈求各社社長能割愛或施捨一些名額。主辦社嘉義社楊茂長社長是我首要目標,選個黃道吉日,帶個「歐蜜阿給」 (おみやげ),專程到嘉義拜訪,結果拗到10個名額,把他的壓箱預備名額幾乎都拗來了,楊社長真夠意思;黃枝瑞理事長見我如此支持此活動,請我上五星級餐廳飽餐一頓,此趟行程還真划算。

剩下8位名額就看其他9位社長能割愛多少,我的如意算盤又開始打,如果各社割捨一位名額就夠了,如果有的社割讓二個名額,那我更划算,如果哪一社報名人數不足,全給我那我更是賺到。

首先,我想到桃園社,由台北社第51屆社長婷婷社長輔導成立,台北社有二十幾位跨社輔導,他們有五位配額,我聽說他們還沒有人報名,依比例孝敬母社二位名額也是應該。沒有想到陳社長聽我說明,立即爽快答應,要讓出他及連秘書長二位名額給我,此一決定讓我嚇出一身冷汗。我怕好事者見縫插針,說我強人所難,硬搶子社名額,心胸狹窄…等等不堪入耳之語,遂毅然拒絕。再找其他社長幫忙,最後只要得五位名額,經與隊長、理事、秘書長開會決定,淘汰掉三位體力、腳力較差的隊員,25位隊員加緊訓練。

八月底,嘉義社楊茂長社長來了一通電話:

「玉山的排雲山莊由於包商與玉管處官司還未了,十月底無法開放,必需單攻。」

晴天霹靂一句話,讓我如墜入深坑。(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