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登高必自卑

也許是威士忌的催化,也許是從台北到馬西勞渡假村(神山另一個登山口)一天的奔波,一夜好眠。清晨醒來,走出室外。耀眼的陽光,涼爽的空氣撲面而來,伸長手臂用力伸個懶腰,暮然發現神山山頂就在眼前。直覺,今天的好天氣,就是老天爺賜給我們。

用畢早餐,把我帶的營養補充劑分給大家,和著水服下,各自又吞下自備的營養補品,預防高山症的紅景天、威爾鋼、丹木斯(diamox)…都出籠了,總之一定要把自己身體調適到最高點,深怕半路敗陣下來,功虧一簣,遺憾終身。

約八點鐘,三位高山嚮導來了,有人忙著打包隨身行李交給挑夫,有人補上廁所、有人還在裝水…內心期待又有點想逃避心理,心情有點複雜。

13-1

依照慣例,出發前由全自動(陳之洞)帶領大家做操完畢,所有隊員圍著圓圈,伸出右手用力喊出「加油!加油!加油!」聲中,依斯曼(高山嚮導)打開80公分寬的入口小門,正式揭開台北IMC神山登頂序幕。

過了小門,原以為是羊腸小徑,每想到路還算寬廣,只不過一入門就開始爬坡,金黃色陽光穿過樹林淋灑下來,還好平時有訓練,一步一階慢慢向上走。

為了要緩和緊張心情,洞哥開始講笑話,其他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陸續加入「練肖話」,葷素不拘,男女皆宜,就這樣心情漸趨開朗,腳步也輕鬆起來,不到五十分鐘就到達第一公里休息涼亭,依斯曼叫宣佈休息,喝水、上廁所。

大夥拿出水壺補充水分,為了減輕負擔,沒有人攜帶水果,不像平時登山活動,走不到30分鐘,就有社友拿出香甜水果分享大家。張大師立即找尋最佳角度,以神山頂為背景,各個擺出最佳姿勢獨照或夫妻合照。

 

有人要上廁所,可是找不到廁所,詢問依斯曼廁所在哪裡?

「前面路上,男的先去,好了,女的再去。」依斯曼操著濃厚馬來腔的生澀華語,指著前面轉角處。

原來是利用最原始的方式,來自上天回歸大地的野戰廁所,男的上完後,由男的把風,再換女士,這招在筆架山就用過了,看來到了山野中外皆同,女士們並不扭捏。

我找了一個稍微隱蔽位置舒適解放,正當我暢快的把早上喝的水釋放之際。一條通體翠綠小蟲,長約3公分,沿著眼前樹幹快速爬行。像台灣鄉下林間俗稱「救蟲」(台語)的小蟲,我驚訝於在2200公尺高山也有此昆蟲。

童年,在苗栗談文鄉下,家在縱貫路旁的半山腰,門前一里外是台灣海峽。地是別人的,房子是阿公在二零年代,挖取埤內黏土建造的「土角厝」,土角一尺見方,屋頂蓋茅草再加瓦片擋雨,冬暖夏涼。厝後是一大片相思樹林,庭前有一叢竹林。冬夜,夜黑風高,海風吹得樹林沙沙作響,前面竹林如同倩女幽魂內的姥姥揮舞著雙手,煞是恐怖。

夏初,相思樹林開滿圓圓小黃花,蓋住舟狀綠葉,滿山遍野,微風拂過散放出陣陣香氣。相思樹是窯燒木炭原料,小圓花招滿了金龜子,也招來無數毒蛾的幼蟲,這種毛毛蟲鼻紅體金黃有劇毒。若掉到曬在屋外的衣服,晚上不查穿上衣服,毛毛蟲碰到皮膚,皮膚立即紅腫,痛癢難當,數天不退;若掉在身上,必須小心翼翼以樹葉引導,否則同樣痛癢數天。

竹葉上有一種昆蟲通體翠綠,四毫米直徑,長三公分,前行時,後面對足前推,身體弓起,如「Ω」歐米茄符號,前面對足在向前移動。身體弓起台語叫「ㄍ一ㄡ」,與台語「救」音相似,每次看到此蟲阿嬤都會說「救蟲不要救人」。

阿嬤從小在鄉下長大,搬到台北前,最北到新竹府城隍廟,南到彰化八卦山,大字不識一個,阿公以現代術語來講叫木炭達人。以前家窮,時常受到族人奚落,阿嬤是否有感而發,或隨口說出,小時不懂也不會問。

長大後,由一個單純的上班族,到獨立經營事業,難脫不了工程師的耿直個性,社會關係欠缺圓融,一路跌撞,對人情世故,經歷越來越多,漸漸體會到阿嬤說的「救蟲不要救人」的道理。

十. 神山生態

神山國家公園( Kinabalu National Park),於2000年12月正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遺產。神山公園原是作為植物與動物調查研究之用,近年偏重於旅遊上。即使不是要登上神山山頂,也可以購買門票進入神山公園遊覽,但只能走到3公里處,必須趕在下午三點半以前回到入口搭接駁車下山,否則只得在神山內過夜,到翌日開門。

神山原名Kinabalu mountain,名字的來源是取自嘉達山原住民的語言“Aki Nabalu”,“Aki”,是祖靈之意,“Nabalu”是山,是祖靈之山,意思是崇敬祖靈的地方。又有“中國寡婦山”之稱,相傳古代中國廣州兩兄弟因捕魚遇到颱風漂流到此,兄弟娶此地女子為妻(就是現在所稱二奶,又名小三),幾年後哥哥思念家鄉(要回去探望大老婆),言明兩個月後,再回來將二奶帶回家鄉,誰知回去就食言(被大老婆限制出門,或船在的海迷航,飄到菲律賓),二奶天天到山上盼望至終老,後人為紀念這段痴痴愛情,遂命名之,男子有此劣習,古今中外皆同。

據專家說,神山的地質是數百萬年前,在地下地殼運動時,冷卻凝固的超大花崗岩,約在150萬年前漸漸浮上海面,經過冰河時期,造成山峰深谷,現在還在成長,每年約長高5釐米,這可自山峰斜面土砂崩落及山頂岩面崩落得到證明。真是服了它,我幾十年前就不長了。

13-3

攀登神山頂有兩條路線,可以由山腳到達位於海拔3272公尺的拉班拉塔(Laban Rata)山屋,這兩條山徑在山腰的Layang-Layang叉路匯合。

神山公園總部辦登山證後,搭接駁車到登山口直上,第一登山口,稱頂峰路線(Timpohon),路程稍短,難走,全程爬石頭階梯,左邊山壁,右邊山谷,有高大樹木,沒有太多奇珍花草,短距急升,第二天登頂回來,我們從這裡下山。

另一條馬西勞路線(Masilau),從住宿的馬西勞渡假村出發,有一條5.5公里長的山路與頂峰路線在Layang-Layang叉路匯合,這條路長、陡峭,對經驗豐富的登山者,及蘭花愛好者很有吸引力,沿途風景美,多奇花異草,可以欣賞到蘭花、高山杜鵑、神山特有的桔梗花、鳳仙花科、牡丹…等等珍奇植物。我們由此登山,多了一張印有蘭花的彩色證書。

神山自低海拔的熱帶雨林,到中高海拔溫帶林到針葉林,孕育豐富動物與植物景觀資源。神山境內有將近千種的蘭花品種,在步道兩旁,隨處都可見不同品種的蘭花,花形特別,花色鮮艷,仔細瞧瞧,有時在一棵樹上就可發現五種蘭花,這些品種在台灣大都沒見過,對於研究蘭花的人應該到這裡好好研究。

在國中生物課本有談到豬籠草,大小約六公分高可捕蚊蠅等小生物,我家附近有戶人家去年種了一盆掛在牆上,他家是否從此不用電蚊拍,我沒去問,到是蠻新奇。

根據植物學家的研究,世界上的豬籠草一共有七十七種,僅僅分布在中國南部、泰國、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斯里蘭卡與馬達加斯加島這幾個地區,其中65%都生長在高海拔地區,光光是婆羅州島上就有三十種之多,神山就有二十一種,各品種尺寸大小及顏色都不相同,小的只有2~3公分,最大有15公分以上,色彩繽紛,聽說可吞下整隻老鼠。

馬西勞路線,隨著山形,忽而登高到山脊、忽而下到澗谷,潺潺流水清涼澈底,溪水洗滌滿身汗臭,也清澈心靈。

登山小徑是雨水流下山的水路自然沖刷而成,水路呈不規則狀,登山小徑也是相同,沒有人工刻鑿痕跡,唯有在常年流水的溪流上,搭一條克難的吊橋,或是過於陡峭易滑地段,釘小段木梯,神山盡量保持自然風貌呈現給山友遊客。

過了4.5公里的路標不久,終於看到建在高地的涼亭,我們在此打尖用餐,此時已是下午一點。巴度早就飢腸轆轆,迅速撥開水煮蛋,撒上點鹽巴,一口咬下,五星級餐廳的美味不過如此,三口做兩口囫圇吞下乾扁難嚥的三明治。

此時,撇見一隻松鼠溜進涼亭中央,我立刻丟下一片正要放入嘴內的蘋果,小松鼠俐落的咬著進入樹叢。以為它害生,不一會兒,帶著它的幾個兄弟,一起來享受大家分享它的美食,原來去吆喝的,每天應該都有人經過這裡給小松鼠送食物,它一定奇怪今天的午餐為何開的如此晚?松鼠弟弟:請體諒這群上了年紀的人腳程較慢,讓你餓著了。

用餐時間十五分鐘,餐畢立即趕路,不可休息太久,否則身體變涼,腳步肌肉僵硬,會寸步難行。

不多久豬籠草陸續登場,小號的不談,有大號的豬籠草,還有特大號的,紛紛現身,有瓶身無毛的、長毛的、短毛的,蓋子長毛,獨居、家族群聚的…看的目不暇給,不敢停下腳步,邊走邊看邊拍,深怕天黑之前無法到達拉班拉塔山屋休息。

山路明顯爬升,霧氣漸漸攏罩,轉角有棵蒼勁古松矗立在岩石上,在前帶路的高山嚮導依斯曼,踏著輕鬆步伐,背包披著一條紅色雨衣,在山風吹拂下輕輕飄起,宛如楚留香獨自在靄靄霧氣中,唱著那首膾炙人口的主題曲,飄然而去的情境:

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飄我影蹤,雲彩揮卻不去,贏得一身輕風,塵沾不上心間、情牽不到此心中,來得安去也寫意,人生休說苦痛聚散匆匆莫牽掛,未記風波中英雄勇就讓浮名  輕拋劍外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啊…獨行不必相送

  終於來到與Layang-Layang匯合處,這裡有一大片又高又密的蛇莓,早期台灣鄉下田野到處可見,酸酸甜甜的,小時候鄉下欠缺水果,這是最佳臻品,看到必食之,自從大量農藥進入農村後,田野間早就絕跡,蛇莓偶在台北雜草蔓延的郊山可看到;在2900公尺高山發現蛇莓,可見此處應有蛇族出沒?

   由頂峰(Timpohon)登山口到Layang-Layang依標示牌係4.0 KM,也就是說馬西勞路線終點5.5KM已經結束,現在從4.0 KM處開始計算,到6.0 KM的拉班拉塔山屋只剩2公里,我們到達匯合點是下午3點,已經走了六個半小時,如果以此腳程估計只要再2.5小時就可到山屋休息。

13-2

沒想到這條由山頂雨水沖刷下來的步道,比馬西勞步道更難走。步道的石頭階梯長年雨水自然堆砌形成的,一階的高度約在40公分,遇到更高的石頭得借助旁邊低一點的小石階,再用力把登山杖一蹬,硬撐上去,整條山路坡度在60°~70°之間,走起來更形艱難,有隊友已經出現輕微高山症狀,行進速度漸緩下來。

經過一個小時來到5.0 KM處的休息亭,神山公園管理處非常用心,由頂峰登山口上來,每一公里有休息亭,亭有命名,內有飲用水、廁所、擔架、座椅、該海拔的動植物介紹等。

此休息亭較寬廣,海拔已超過3000公尺,雲層就在腳下。往上可清楚看到神山面目,往下俯瞰群山。

13-5

蔚藍的天空,漂浮著悠閒雲兒,彷彿看見神仙就站在雲朵上,創作一件件藝術品,我肯定他們最喜歡動物。神仙界裡,藝術品可以隨時改變,那一朵朵白雲,時而像溫馴的小白兔,忽然又變成威猛獅王,有的像老僧入定,隨風遊蕩,當然一定有如三太子一樣好動的神仙,不安靜的變化著,有朵五彩雲乘著夕陽姍姍飄來,那一定是美麗可愛的天使乘坐的。

想到明天即將登上山頂,探訪神山神秘的家,大夥兒臉上不禁浮出笑容,明棟大師不顧己身有輕微高山症狀,看到大家興奮心情,趕緊選取最佳角度陸續替隊員留下美麗珍貴紀錄。

過了5.5公里處,海拔達3137公尺,眼前出現一大片松林,樹林經過百萬年吹拂,葉形偏向順風面,樹幹肌理分明,蒼勁有力,直立、曲折、偏斜姿態萬千,平時在花圃只能看到單株人工刻意彎折的盆栽,這裡卻是萬坪蒼松林木,姿態各異,任您看個夠。

剩下最後五百公尺,盤算著再半個小時就可到達,沒想到卻是最困難的路段。海拔已超過3150公尺,空氣明顯稀薄,山路更形陡峭,石頭也比前面的大。夕陽西下,天色昏暗,氣溫降到十幾度,從早上八點半出發,至今已九個小時,體力消耗得差不多,背上的被包越覺沉重,呼吸漸漸短促,爬升更為困難,每走二、三十公尺就必須休息一次。

巧克力、薑糖顧不得有幾大卡熱量,陸續塞進嘴裡,增加體力。但還是有人想甩掉背包,有人脫下衣服,有的想乾脆睡在路邊…每次休息漸拉長,我想大家應該有輕微高山症現象,我的腦袋瓜也不太管用,忘記身上有氧氣筒,沒拿出來給大家打氣,直到隔天下山才看到掛在背包的氧氣筒。

押隊的登山專家洞哥,不時叮嚀不可休息過久,不可睡覺,催促前進,大家互相鼓勵加油,經過一個鐘頭的奮鬥,終於在下午六點半全部到達海拔3272公尺的拉班拉塔(Laban Rata)山屋,享受熱騰騰的美食。

13-4

拉班拉達山屋是被世界山友評為五星級的山屋,有暖氣設備,可容納百來人的餐廳,供應晚餐、清晨登頂出發前早餐、登頂回來後早餐,薑母茶、咖啡、飲用開水,洗澡用熱水(我們因太晚到達,熱水用罄,只能用山泉水擦身,還好天冷不洗也OK),住宿4~6人一間,一人一鋪。這些吃的用的,全是用當地原住民挑夫一件一件用人力扛上來的。

相較之下玉山的舊排雲山莊像是難民營,半夜起來上廁所後就沒有位置的,新的排雲山莊也無法相比,相差甚遠。 累了一整天,明早半夜一點半morning call,二點半出發登頂,未到八點原本熱烘鬨的餐廳已空無一人,早早上床睡覺。

欲知眾勇士在台北華燈初上的時間,早早就寢,是一覺到天明,或一夜未眠,明日是否能順利登頂?,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