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巍峨高山,我來朝聖

    拉班拉塔山屋為二層建築,有暖氣空調,一樓進門右側為餐廳,供應登山者熱騰騰晚餐及早餐,歐式自助餐方式,供應五、六樣菜色,有麵、馬鈴薯、炒蛋、時蔬及湯,無限供應吃到飽,補充體力為主;還有祛寒薑茶,提神咖啡、浪漫紅茶,冷熱飲水,這些食材及燃料(瓦斯桶、汽柴油…)都是用人力一袋一袋扛上來的,不是用直升機。

入門的左側及二樓為住宿區,有男女分開的廁所、淋浴間。有四人房、六人房、十人房,在房內即可更衣,不必到衛浴間,最大的享受是,每人都有個人床鋪,上下鋪,每鋪獨立,可以伸展四肢,仰天長嘯,神佛臥姿、或伏擁大地皆可,睡姿隨意,舒爽就好;不像玉山的排雲山莊,男女不分共擠通鋪,好像沙丁魚罐,雙手抱胸不得逾越,半夜起來尿尿,空隙自動密合;回來找不到床位,就要到屋外數星星觀天象,難怪拉班拉塔山屋會被國際登山客評為五星級的高山山屋。

房間用薄木板相隔,只能遮住視線,無隔音功能,咳嗽、談話、翻身窸窸窣窣壓床聲,毫無隱瞞傳至鄰室,半夜有人起床夜尿,或想家轉轉難眠在走廊踱步都清晰可聞。

並非我喜愛偷窺,實則一夜未眠。我們與塗朝陽、蕭月華夫婦四人一房,兩位男士體貼讓女士睡下鋪。疲憊的身軀癱懶在床上,腦袋卻嗡嗡作響,睡意全無,隔鄰六人,非常興奮,嘰喳談話聲清晰入耳。

盡量想要早早入睡,腦袋卻像撥放快速電影,一幕接一幕,有時重播,有時倒帶,有時還會跳針,重複播放相同記憶,當然也有加入IMC多年來的精彩畫面,還想到在山下等我們好消息的好友們。

感覺躺了很久,起床如廁,藉著微弱廊燈,看了一下手錶,才深夜十一點ㄟ,在台北還未就寢。窗外漆黑一片,屋外滴滴答答猶似落雨聲,在寂靜高山格外清晰,如果下大雨,神山頂有可能封山,就必須回頭下山,所有辛苦、希望將化為泡影。不自覺雙手合掌置於胸前,內心暗自祈求上蒼:「雨有下就好,不要太久,讓我們完成登頂夢想」。

回到床上,睡意全無,眼睛張著斗大,未到 morning call 時間,鄰房已有起床騷動聲,走廊腳步聲漸漸紛雜,我也跟著起床盥洗,一夜沒睡好,腦袋尚有一絲混沌,還好有舒適床鋪讓疲累身軀鬆躺幾個小時,也如同大力水手卜派吃到波菜,迅速恢復體力。

山屋的廚師群,準時在二點鐘備好熱騰騰早點要讓我們享用,隊友們陸續下到餐廳,互相道早安,及抱怨昨晚沒睡好,原來昨晚大家都未入眠,哪個房間半夜有人起床尿尿,哪個房間誰最早起床,都躲不過這些千里耳。

今天來自世界各地要到神山頂朝聖的所有英雄好漢,全彙集到餐廳來,頓時人生吵雜沸騰,興奮的表情,卻也隱藏一絲不安氣氛。台北IMC神山隊員16人無法共坐一桌,三三兩兩分散餐廳各處,我一一清點並照相留念,深怕有人尚在賴床,錯過出發時間。有人精神奕奕,有人兩眼無神,也有容光煥發充滿自信,沒有人打退堂鼓,我的心著時放下許多。

十一. 越靠近天 越感謙卑

緊張關鍵時刻終於到來,高山嚮導依斯曼召集台北IMC全體隊員,檢查裝備,清點人數,安撫情緒,所有登神山隊伍都有神山國家公園指派的高山嚮導,即使一人獨自登山也不例外,高山嚮導群很有默契的帶領各自隊伍魚貫出發,秩序井然,並無爭先恐後的現象。

清晨二點三刻出發,連同高山嚮導群,全山將近二百人的隊伍,默默往前推進,是擔憂還是興奮,鴉雀無聲,除了衣服輕輕摩擦聲,偶有聽到厚重登山鞋滑過地面的聲音,或濺踏水聲。星星仍高掛天空,地上是乾的,昨晚聽到的滴答聲,可能是水塔漏水,也可能露水相約沿著屋簷滾落的聲音,害我空擔心一場。

滿天星斗,但照不亮登頂小路,全靠戴在頭頂的頭燈。我緊跟著依斯曼,其他人緊跟在我的後面成一路縱隊,隊長蔡基成前社長居中,之洞兄殿後,中間與最後都有一位高山嚮導保護,在伸手不見五指的三千三百公尺高山,16人緊挨在一起深怕走散。

四周烏漆嘛黑,感覺不出任何驚險,唯有每人頭燈發射出來的燈光,好像無數螢火蟲在飛舞,約過了一個小時,走過上千個階梯,一座高聳峭壁立在眼前,必須拉繩攀爬,氣溫越來越低,頭頂卻冒出熱氣。

大大衣服脫下,戴手套,小心爬。”高山嚮導依斯曼操著濃厚馬來腔的生澀華語說道。

依斯曼看大家氣喘吁吁的流著汗,體貼的叫大家暫時脫下厚厚登山羽絨衣裝入背包,攀岩時才不至於累贅,待登到岩石頂端,有山風處再穿上。戴上手套拉著兒臂粗的繩子,手腳並用攀上岩石,原以為拉到繩子應該離峰頂不遠了,沒想到還須奮鬥三小時才到羅仕峰頂。

這是沿著羅仕峰頂一路垂掛下來長又粗的麻繩,登山者在陡峭山坡,可以拉著這條白色粗繩攀爬,平坦之地,在一片廣大花崗岩之中,沒有任何可供辨識的指標,它成為指引登山者前進的地線。以免一時走偏失足墜崖。下山回來才知道,剛開始攀爬的岩石,是在高聳岩壁中間鑿出一條只能容納一人通行的小路,若一時疏忽掉下去,小命或許可保,不保證可繼續未完行程。

路越來越寬,越來越平緩,晨曦光暈在岩石後漸漸擴散,大地漸漸明亮,此處不需拉繩攀爬,粗繩成為指引前進的地線,只要沿著粗繩向前走即可登頂,繩子卻好像沒有盡頭,一直向前延伸。

好裏加在!(台語,按:好險之意)每年11月到翌年一月,是沙巴雨季的開始。今天感覺是超級好的天氣。聽導遊說第二天山上因下大雨而封頂,真是阿彌陀佛!

何社長對他家的神明拜得虔誠,道祖有在保佑運氣才這麼好”在下山的巴士上,張大師這麼的稱讚。

我想也是,我住在北一大樓,大樓九樓有奉仕道德天尊、關聖帝君與觀世音菩薩,多次神山行籌備會議都在九樓召開,會議前,我都會去祈求【道祖】(北一大樓住戶對道德天尊的暱稱)保佑我們一路平安順利,有的隊員也會去祈求。慈悲的神祇,知道台北IMC有登山組打球組與貴婦組共三組社友,要去完成夢想,三尊神明早就運用他們神際關係,無時無刻隨團保佑。

站在岩盤邊際,離峰頂尚遠,但已在群山之巔,抬頭可見滿天星斗,遠眺雲海,俯瞰山下萬家燈火。千年前,孔子興遊泰山,見到腳下群山疊巒,隨口說出:「登泰山而小天下」名言流傳千古,但那只是1532公尺的小山,當年孔子若有機會一遊台灣玉山,或大馬神山,看到這等巍峨高山,心胸更加寬廣,不知會發出甚麼流傳千古的名言豪語。

我是個凡夫俗子,我只好奇的想知道,萬丈紅塵,山下靜諡小村,路燈溫柔照射下,顯得格外溫馨,宛如世外桃源。在那溫暖幸福屋簷裏,是慈愛的媽媽起床弄早點,給小孩老公吃,準備開始快樂的一天;或兒子女兒已起床準備上學,而“阿爸跟阿母攏閣厲睏”:又或小倆口為了今晚要先逛夜市再去看電影,還是要先看電影再去吃宵夜,爭吵到起床了還在冷戰。

在大岩盤上,坡度平緩,但高山空氣稀薄,走起來頗為吃力,氣溫更低,透氣羽絨夾克早已穿回身上,天已趨明亮,可見周遭粗繩由頂峰迤邐而下身影,岩盤上已無險路,我讓大家依各自腳程自由前進,相約在峰頂見。

巨岩是一大片花崗石組成,盤踞高山,一望無際,猶如月球表面,又像在無邊際的沙漠。右邊有兩大尊天然造型神像聳立著,如太極仙翁與仙婆拄著拐杖,慈祥的望著這群遠來訪客,保佑愛山的朋友健康平安。

巨岩左邊側看是一隻威猛獅子王蟠踞著,它應該是埃及金字塔前的人面獅身的兄弟,也許當年法老王就是以它為模特兒打造的。獅子王前面是擎天的羅仕峰,那是我們的終極目標,獅子王趴在岩盤上向著羅仕峰朝拜,忠心耿耿守護著牠的主人。

忽然一道曙光射入眼簾,我循著光芒望向東方,紅通通的太陽,在仙翁身後一躍而上,耀眼金光瞬間淋灑大地,我的神情完全被那溫詢陽光攝住,內心澎湃不已,感動得呆立注視著,心中默拜著、感謝阿波羅太陽神降臨,此時離峰頂尚有一段距離,但海拔已在與玉山等高的3950公尺。

我陪著佩樺慢慢往上走,空氣更形稀薄,昨日從馬西勞渡假村開始登山,花了十個小時,到拉班拉塔山屋。一夜輾轉難眠,從山屋到此已爬了二個多小時,佩樺滿臉倦容,體力一直在下降,舉步維艱,實在萬般不捨。

今年我當台北IMC社長,除了理事會,她都隨侍在側,當我最佳助理,辦活動比我還忙。登山日清晨五點起來削水果,眷聯會兩天前開始熬白木耳,端午節包粽子;玉山特訓為了照顧我,跟著我上聖母山莊,縱走筆架山,登上七星山從不叫苦,真是一位天下少有的賢內助,是我前輩子修來的福氣,不,應該是前幾輩子才對。

13-10

「After one hour forty minute …」一位看似高山嚮導的人用英文告訴我到山頂還有一小時四十分,極度疲憊的佩樺沒有聽清楚,我善意的欺騙她還有一小時就到了,就好像每次登山,下山者都會說:「快到了」以鼓勵上山者,沿路可能會聽了二小時而還沒到達山頂。終於我們來到羅仕峰頂下。又遇到一位高山嚮導,好心的告訴我們:「After one hour …」,這次佩樺聽清楚了,她問我怎麼走了這麼久,還有一小時,聽來有點煩躁氣餒,我趕緊安慰她,您聽錯了是不到一小時。

羅仕峰(LOW’S PEAK)就好像座落在大岩石上的金字塔,頂端標高4095.2公尺,為神山最高峰,金字塔接受獅子王的膜拜,獅子王忠心守護在側,千萬年不逾。這個金字塔沒有階梯,錯落雜亂的石頭,無路可行,雖不險峻,可也不容易上。沿著粗繩指示,時而手撐腳攀拾階而行,有時翻滾而上,間來段拉繩攀岩秀,看來路程不遠,卻花了個把鐘頭。

登頂剎那,佩樺露出許久未見的笑容,那笑容無比燦爛,夫妻廝守三十載,這個笑容是我見過最燦爛最滿足的笑容。看到矗立在峰頂的木牌,看到鼓掌歡迎我們的隊友,望著眼前的獅子王,我眼眶泛著淚光。

站在四千餘公尺高的羅仕峰,有君臨天下之感,張開雙臂,心中滿足的深吸一口高山之氣,納至丹田,這是聚集千萬年日月精華之氣,得之不易。我想大聲吼叫,但我沒有,我只覺得,站得越高,離天越近,越要謙卑;只在心中激動的吶喊著:「到了!我終於到了!我終於到達夢想之地!」我乃一介凡夫,無至聖先師孔夫子之智慧,能脫口說出千古名言。

13-9

清點人數發現少了張明棟大師及詹德森前社長兩人,共十四位登頂成功。張大師有輕微高山症,詹前社長在出發前幾天,因工作關係太勞累了,為了不增加我們的困擾,在開始攀岩前,悄悄告訴押隊的高山嚮導就回到拉班拉塔山屋等我們,這種犧牲夢想,完成大我的情操,值得大家敬佩。雖未登頂,但他們也到了海拔3400公尺之處,也是勇士。

全員到齊後,趕緊拿出台北IMC的社旗,在書寫著「TAMAN KINABALU LOW’S PEAK (4095.2M)」木牌前,拜託其他山友幫我們拍團體照留念,也幫個人留下紀錄。

清晨二點三刻由拉班拉塔山屋出發,經過4小時7分鐘的奮鬥,於早上六點五十二分到達羅仕峰,爬升高度約822.5公尺。第52屆登山隊員為台北IMC寫下歷史,為台北IMC登山活動創下登上海拔4095.2公尺的最高紀錄,也為個人生涯寫下最佳紀錄。

十二. 返航

    完成了夢想航程,由羅仕峰循著白色粗繩往下行走,隊員們不但浮出滿意笑容,一路以輕鬆步伐說說笑笑,走過巨大花崗岩盤。金色陽光罩住全身,彷彿在幫我們加持,高山岩石間,以堅毅精神努力由小縫隙冒出頭的小紅花,微笑向我們點頭道賀。

回到剛開始攀岩之處,看到在岩壁中鑿開的小徑,望著小徑旁深淵,手腳變軟,上山之時若見此深淵,是否還有勇氣往上爬?此時,已無退路,不自覺的雙手用力緊抱粗繩,一個挨一個小心翼翼的往下走,還好這條小徑不長。

經過二個半鐘頭,回到拉班拉塔山屋,來回共花了七個鐘頭,身體疲憊不堪,加上缺氧,飢餓過頭的胃,已無食慾,匆匆用過山屋準備的簡餐,趕緊回房打包行李,心想偷偷睡個懶覺,精神來了再下山不知有多好。

十五分鐘內立即出發下山,不可睡覺,休息太久肌肉僵硬,會走不動!」登山專家陳之洞看穿大家心思,趕緊警告不得休息,下令打包即刻出發下山。

神山上的神仙,看到我們完成心願,在下山出發後沒多久,為了給我們消暑,給我們洗塵,下起了小雨,那雨像牛毛像花針,輕輕的撲在臉上,感覺是那麼舒爽,霧又兜攏過來,彷彿在仙境一般,小天使化作花蝴蝶,快樂的圍繞飛舞,山路受到雨水浸潤,雖未泥濘卻增加行走困難度。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一點都不假。

下山雖沒有上山時來得累,來得喘。但不規則的梯階,每一步都得側走,踏實後,再用登山拐杖力撐,才能往下移動另一步;走快了,膝關節承受不了身體壓力重擊,可能走不到山下膝蓋就報銷了,需靠拐杖伴餘生。年輕人活繃亂跳,在家下幾個台階可以,這兒可就不行,膝蓋當然會承受不了,一不小心滑倒了跌斷了腿,只得請挑夫像扛小豬般扛下山。

下山途中,忽然見到一件驚世駭俗之事,一群人,有男有女,有小姑娘有壯漢,由山下迤邐而上,背上揹著大捆重物:有20公斤桶裝瓦斯、有大袋馬鈴薯、有相碰即破的雞蛋、有蓋住整個頭部的高麗菜、有可樂…勇士看到這群超人,豪情壯志瞬間龜縮,立即靠邊禮讓,眼露欽羨之光,口中喃喃自語,似乎不信世上真有超人。

原來,山屋上除了水以外,所有食材、補給品、消耗品全是這群超人扛上去的。沙巴州政府為保障當地百姓的工作權,挑夫與高山嚮導都必須是當地居民,且都領有執照,隨登山隊上山的挑夫與背著食材上山的挑夫不同,不能撈過界,兩者都以公斤論酬,登山挑夫限重16公斤,超出部分機會讓給他人,背食材的最重可達50公斤,不一定壯漢才能勝任,纖弱小姑娘也能背35公斤上山,賺錢辛苦,各憑本事。

上山走馬西勞路線,路程較長,但沿路有奇珍異草,風景優美。下山走頂峰路線(Timpohon),路程稍短,難走,全程爬石頭階梯,左邊山壁,右邊山谷,有高大樹木,沒有太多奇珍花草,短距急降,每走一公里費時4~50分鐘,由拉班拉塔山屋到Pondok Timpohon 大門共花了4小時10分鐘,下降高度1406公尺。從清晨二時三刻到回到豋山大門,共花了13小時25分鐘,相當於玉山單攻時間。

13-8

接駁車載我們回到神山公園總部,疲憊的身軀,洋溢著勝利者的笑容,排排站在神山路線看示板前,不再是48小時前忐忑與憂心的神情,值得珍藏的紀念照多了高山嚮導群,及每人手上多了二張登神山證書,這照片可以讓你臭屁許久。

   搭上遊覽車未幾,大地撲天蓋地的暗下來,暴雨瞬間降下,真是感謝北一大樓眾神保佑。遊覽車上,雖無床鋪可以躺下,但在顛波的山路,搖晃車中,伴隨著雨聲,個個舒舒服服的進入夢鄉。

回到麥哲倫度假飯店已是七點半,遊覽車慢慢駛進大廳,暮然見到以邵義勝前社長為首的打球組與貴婦組成員,分列兩旁熱烈鼓掌,歡迎台北IMC神山勇士們凱旋歸來,走下遊覽車之霎那,感覺像出國比賽拿冠軍回來,看到萬人空巷夾到歡迎之景象,呂良輝前社長手執攝影機,四處遊走留下精采片段,台北IMC社友的熱情,給我又是另一場感動。

十三. 後 記

翌日,前往海上離島東姑阿都拉曼國家公園的沙比島浮潛、巴比Q,這裡的沙灘漂亮且淺,魚很大又多,渡過休閒的一天,晚上,簡惠慧秘書長主持一場熱鬧慶功宴,在酒精助興性下,神山勇士一個個述說英勇事蹟。

有兩件事筆者對他們致上最高敬意:

登山隊中三位偉大的女性…蕭月華、黃麗容、杜佩樺,她們為了老公的健康,拋棄百貨公司舒適的空調,悠閒下午茶時光,血拼樂趣;隨著老公參加登高山特訓,不顧豔陽寒風雨淋,一路相陪,隨隊照顧,甚至爬上東南亞最高峰,鶼鰈情深,令人敬佩。

下山途中年輕的小燕子,想以燕行輕功快速下山,不慎扭到腳,無法行走下山,陳之洞發揮山友互助精神,將小燕子背下山,過程極為艱辛困難,當為陳之洞義舉喝采。

回想年初接任台北IMC第五十二屆社長職務以來,皆同理監事團隊們,共同帶領社友承繼先賢腳步,一路戰戰競競經營台北IMC社務。時間飛快,如今已接近尾聲,神山已登頂成功,不辱健康101的口號,回去可以安心卸下社長之重擔,至於功過如何就留待社友們去評論。總之,我已盡全力,在我生命之中留下一筆重要紀錄。

最後誠摯感謝(尊稱敬略):

打球組&貴婦組:邵義勝、黃雪珠前社長伉儷,呂良輝、吳珠文前社長伉儷,何新發、魏芳華前社長伉儷,徐信炫、游桂裡創社長伉儷,王樹蘭前社長夫人,簡惠慧秘書長,黃金龍理事,陳馥蓮主委,陳子文、鄭雪真主委伉儷,張辟鴻,洪美香、洪碧蕙姐妹,陳書坤、鄭素華伉儷,李美慧、黃月英,及導遊林永文共22位

登山組勇士:蔡基成前社長兼隊長,詹德生前社長,塗朝陽、蕭月華監事伉儷,李德賜、黃麗容伉儷、蕭博徽社友、高慶松社友、陳之洞社友、洪淑麗社友、林西東社友、陳燕芳社友、張明棟、陳龍雄、杜佩樺共16位。

有您們相挺,我才能完此艱鉅任務。

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