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督府帽徽

台灣總督府帽徽

前言:

台灣的這個島嶼在四百年前一直係屬於一個無所屬的原住民天下美麗島嶼,到1624年荷蘭進入統治,開啟政府統治管理模式,歷史過程有蘭荷、西班牙(北部)、東寧王國(鄭氏王朝)、大清帝國、台灣民主國、日本帝國、中華民國總計七面國旗上上下下飄揚在島嶼天空上面。今年(2014)農曆歲次甲午年距1894年清日甲午戰爭剛好120年,這場戰爭自1894年8月1日清日兩國正式宣戰開始,直到1895年4月17日簽約「馬關條約」結束戰爭為止,戰場煙硝遠離在千哩外的朝鮮半島上,結果在日本帝國主義擴張下台灣捲入在這場戰爭當中,最後依照日清兩國簽署「馬關條約(日清講和條約)」將台灣全島及其附屬島嶼、澎湖群島,即東經119度至120度,北緯23度至24度之間,各島嶼永久完全主權割讓給日本帝國。同時間成立的台灣總督府正式統治,在1895年(明治二十八年)6月17日下午三時在台北市之清國台灣巡撫衙門官廳(日治時代改建台北市公會堂,今之中山堂)降下台灣民主國老虎旗、升起太陽旗舉行始政儀式,日本政府正式在台灣全島統治開始,推定當時人口約二百六十五萬人。日治開始對居住在島上原本台灣居民根據≪馬關條約≫第五條內文:給予國籍選擇權,不願被日本政府統治,二年內攜家帶眷及家產離開,其他不願或無能力離開,依照法理自然成為日本國籍,既不願離開也不願入籍日本國者身份變成為清國在台灣僑民。1931年(昭和六年)中華民國在台北設有駐台總領事館來台灣處理華僑事務見證日治台灣史之一斑。

二次大戰太平洋戰爭結束,日本殖民政府戰敗離開台灣,從1895年(清光緒21年/明治28年)6月到1945年(昭和20年/民國34年)10月間,日本統治經營台灣達五十年三個多月的歷史劃下休止符,這段歷史的史實伴隨政權更迭國民黨政府主政統治,政治主導歷史記錄解釋權,強調台灣在日治時期受盡日本殖民政府欺壓、歧視、不平等待遇、盜取森林資源等批判日本殖民統治負面的國民教育,角度不同歷史事實變得複雜不容易客觀論述。二十一世紀今天,台灣卻是友好親日的國家之一,特別在2011年311日本東北大地震海嘯災難,台灣人自動踴躍捐款高達200億日幣,以人口數比率計算高居世界第一,令日本全國人民驚喜而感動萬分至今依舊感念在心頭不會忘記。日本時代(Ji̍t-pún sî-tāi)此種說法多見於臺灣話客家語,是老一輩台灣人或民間普遍的用法,也是老一輩台灣人懷念的情懷,台灣民調顯示日本是台灣最喜愛國家,海外旅遊國家首選。政府與國民間這樣觀感落差現象,自然應該有一些因果關係值得令我們進一步探討的意義,是記錄,是懷舊,是寄望,還是一個反省與學習。

台灣記憶

 

鐵道工程發包建設:

建築堪稱文明基石,台灣在日本時代建造的公共建設及建築物最具有中立代表性的歷史解釋真象意義。台灣公共工程在設計監造、施工營造上分業(設計、建造分工)就是開始於此時期。日治開始鐵路交通建設是第一項重大工程開始,即領台第二年由陸軍主辦的基隆鐵路發包工程,以開通新鐵路線,取代清國開鑿的舊路線(基隆獅球嶺段),就是今天基隆經八堵、汐止、松山到台北大稻埕路段。土木工程營造業(日語漢字為請負Ukeoi),請負業率先是由大倉組1896年(明治二十九年)與有馬組分兩包施工發包工程,這項工程艱鉅,興建期間有300多人殉難,終於在1898年2月完工通車。

鐵道院

1898年(明治31年)日治台已經進入第四年,百廢待舉在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倆位為了建設台灣,向東京帝國議會爭取到發行「台灣事業公債」的財務籌措,建設全長400公里縱貫鐵路,成立鐵道部由日本山口縣出生-長谷川謹介擔任部長規劃興建工作(被稱為-台灣鐵路之父),由大倉、鹿島、澤井等七家請負業得標分4大施工區,分成土木、橋樑、隧道三大營造部分;北部改良線(台北-新竹)、北部新線(新竹-豐原)、中部新線(豐原-水溪濁北)、南部新線(水溪濁橋-打狗港)。滿清劉銘傳時期建設(基隆-新竹)約100公里的鐵路,保留延用8公里外,其餘重新測量、鋪設建造。縱貫鐵路從台北到打狗(今高雄),採用日本標準軌距1.067mm(台灣捷運系統採國際標準1.435mm,台糖及其他產業鐵路及阿里山鐵路762mm為標準軌道二分之一俗稱五分仔車)。壯觀工程可以在今天位於苗栗縣三義觀光勝地-魚藤坪橋看到遺跡,1907年興建時的磚造橋墩橋樑,跨距造型典雅。1935年(昭和十年)4月21日中部大地震(關刀山大地震或墩阿腳大地震)損害變成斷橋,新橋在附近復建。

1908年(明治四十一年)10月24日台灣縱貫鐵路總長400公里,總工程費2.880萬日圓(當時工人月薪18日圓、估算當今約百億台幣以上)完成後在台中公園舉行開通典禮,為了慶祝這場日治以來最大工程完工,特別在台中公園興建一座湖心亭紀念,其尖頂坡面西洋造型由兩個涼亭銜接,象徵南北縱貫鐵路在中部(大甲溪橋上合龍)接通後才開始通車意義,並且由鐵道部長長谷川接待來台主持通車儀式的日本皇室閑院宮載仁親王在亭台休憩,今天台中公園湖心亭成為台中市標誌。

興建南北兩大水圳:

灌溉水路一直是農耕重要水源,台灣北部桃園臺地地勢較高,早期農民挖掘埤塘做為灌溉儲水之用,但是埤塘之間並無圳水相通無法相互疏水灌溉,一旦乾旱既缺水灌溉。台灣總督府為改善此問題,土木局派狩野三郎及八田與一兩位技師進行調查設計興建桃園大圳,主要在於大漢溪上游的石門引水,工程在1916年(大正五年)動工,1924年(大正十三年)完工通水。灌溉農田面積約230平方公里,區域涵蓋桃園縣市及新竹縣一部分。

嘉南大圳在八田與一技師總負責規劃設計下,由大倉組及鹿島組承包。工程在1920年(大正九年)9月動工,整體工程包括;台南官田溪上遊興建烏山頭水庫(又稱珊瑚潭水庫係由總督府下村宏民政長官命名),跨越引入曾文溪水,開鑿南北幹線1.600公里,灌溉農田約1.500平方公里(約十五萬甲)涵蓋今雲林、嘉義、台南等縣市,使嘉南平原成為台灣國內最大穀倉。工法採用創新工法唯一亞洲的溼式提堰水庫,規模舉世絕無僅有,美國土木工程學會命名為「八田水壩」。解決嘉南平原的乾旱、鹽害、洪水等三大天然障礙一掃而空,農業生產倍增為四倍,造福六十萬農民受惠,為感念他對嘉南農民的貢獻,除每年5月8日在八田與一忌日舉行追悼感念會外,台灣政府斥資1.29億元,在台南官田烏山頭水庫附近將當時建水庫日本建築物,修復興建為「八田與一紀念園區」。

水力電廠興建

台灣第一次民生用電,第一座水力發電廠於明治37年(1904年)在台北郊區的新店溪畔新店完成龜山水力發電廠(於1943年廢止,1941年建新電廠(今 桂山發電廠)取代),為台灣水力發電之始。發電所供應台北大稻埕、萬華一帶的商家和官署。由於第一座電廠成功運轉。大受歡迎,日本政府於是在台灣各地利用水力充沛興建水力發電所供電,充分供應民生及工業所需。就在興建南北兩大水圳同時,1918年台灣總督府土木局也開始計劃「日月潭水力電氣工事」,次年,總督府成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由高木友枝(台灣醫學衛生之父)擔任首任社長,一直到1930年完成規劃,決定在濁水溪上游武界設水霸,再由水霸利用長達15公里地下水道,將水送入日月潭,發電所設立明牌潭(今大觀水力發電所),經過五條大鐵管路線,流下320公尺落差來轉動20KW的發電機五部,透過高壓送電幹線輸送電力到南北各地。1934年完工10月28日在台灣鐵道飯店舉行竣工祝賀會(遭美軍轟炸燒燬,今新光三越百貨公司站前店附近)。這項重大工程從開始規劃起算,前後共發費近十五年時間。1935年台灣總督府又擔心電力使用不足,再增加第二期工程,即日月潭第二發電所(水裡坑發電所),這是利用日月潭第一發電所放水,以落差140公尺的水力來發電,工程在1937年完工。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接著致力北部火力發電所、霧社水力發電計劃及台灣水力調查,提出十年開發水力300KW計劃。

結語感想:

日治時代在台灣留下許多重大建設,為台灣農業及工業的現代化發展奠定厚實的重大基礎,同時也在教育方面培育養成工商人才,硬體軟體並進提昇人文素養,影響至今不爭事實。當然到了今天日本國家整體的文明、經濟發展,國民道德、守法精神舉世認同,自然依舊是台灣國民正面學習的標竿。台灣這個多元民族先後移居所組成的移民國家,無論先來後到,台灣人大家均是認真、打拼、可愛又熱情的樸實民族所構成;有福佬系(約70%)、客家系(約15%)、原住民(2%)、新住民約13%(1959年同國民黨政權撤退來台又簡稱外省人)四大族群組成。依據國家客委員會2010年至2011年的全國客家人口基礎資料調查研究:在各大族群就單一自我認定的調查分布上;「福老系」佔67.5%;「客家系」佔13.6%;「新住民」佔17.1%;「原住民」佔1.8%。經過多年來不斷通婚融合同化的長時間經過下,臺灣原住民族屬於南島語族系,其他的三大族群均屬於以漢語系族群為主體者,台灣「四大族群」的劃分已經融合成為「台灣人」。學習帶來成長動力,鑑古今來台灣是我們安身立命,四面環海的海洋國家彈力包容對於族群融合尊重共生理念,體認國家生命共同體的重要性,歷史雖說幾經轉折「人親土親」台灣才是我內心真正的故鄉。

最後日治與國治兩國統治下;基隆車站、基隆郵局、嘉義噴水池古今照片供參考!

基隆驛

基隆車站

日治時代基隆郵便局 郵局

嘉義郵便局 嘉義

台北榮町 台北市榮町通 中國台北 台北榮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