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社長女兒投稿

周邊朋友最近各各成為新手爸媽,喜歡把孩童的一舉一動或天真無邪的對話上傳至Facebook上,漸漸地我發現自己像從旁看著這些小孩的成長,從最一開始發現他們會講話、會爬,會走、會自己穿鞋,至慢慢發現小孩不再順從,挑食等的現象發生,我從這雙方互動過程中,發現孩子與父母親之間存在著一種很微妙的關係,其中包含了教育問題。

曾經我看過一篇文章在講述”環境教育”的重要,舉出中國不少朝代都出過現過“輔政大臣”團隊,這通常發生在老皇上已經太老,而小皇上還太年幼,為了避免政權青黃不接,老皇帝都會欽點幾位老臣,授與輔佐小皇帝,像韋小寶的死對頭大鬍子鰲拜或正黃旗索尼..等等,都算是當年順治皇帝留給小康熙幾位麻煩人物,想當然耳宮廷鬥爭絕對少不了,這樣的安排似乎不甚完美,但也算是小皇帝轉大人的必經過程,藉由這些遺臣的鬥爭,來養成自己獨立堅韌的戰鬥人格,才有之後所謂的康乾盛世,可說是一門極高明又殘酷的皇室教育。

眼光再轉向西方世界,看看猶太人這民族,為什麼以全世界七十億人口計算,猶太人只不過占百分之0.3而已,卻產生了很多天才,像安因斯坦、蕭邦、弗洛伊德..等等,更別說约有32%的諾貝爾得獎是猶太人,原來他們對兒童教育很重視,只管讀、背,不求理的的右腦教育,且他們強調“有償機制”,任何東西都不在無償使用,也就是說孩子已經沒也免費的食物與照顧,任何東西都要有價格的。

難道成功人事都是有著固定的教育模式嗎﹖小時我沒有所謂爸媽特別營造出來的環境教育更沒有被要求把賺錢當作人生的終極目標,反倒是受父母的身教影響很大,因為爸爸會拿他對他自己的標準來要求我們,要早起不能睡懶覺,不可以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飯,不可以看連續劇,更別說家裡有零食,要是不聽話最常被捏大腿跟罰半蹲,每次罰完腳都無法站立,相當嚴苛;但隨著時間的增長,爸爸也不斷調整他對我們的管教模式,不管用書信、便條紙、餐桌會議都是我們很好的溝通管道,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是一位會自我反省的爸爸,父母親與子女間不只是存在死板板的順從關係,更多些彈性。記得大學時期,我因為不滿媽媽好像偏袒哥哥,與妹妹聯手上演一場“離家記”,連夜坐火車到嘉義朋友的家,家中只留下一張字條寫著,我要去散散心,想說這樣爸媽應該會關心我了,真沒想到事實真不如此,爸爸氣到炸掉且不再跟我說話,事隔幾天爸爸主動邀我們倆一起用餐,以前我是牽著爸爸一起走路,但那次我們一前一後的走進餐廳,用餐過程中我仍誠懇地跟爸爸再次說明當天的舉動非有意,請他諒解,坦白說當下內心仍覺得自己很委屈也是受害者,爸爸只是低著頭皺著眉聆聽我的每一句話,最後他終於開口哽咽地說:『佐佐,你知道爸爸有多擔心嗎?我從未想過你會做出這樣的事』,那一瞬間我整個心碎了,我完全停不住我的眼淚狂流,我覺得自己很不應該,就在當下大家將心中那條糾纏的心結解開,跟爸爸之間感情加溫,用餐後我倆又像回到從前,牽著手一起走出餐廳。

爸爸出生農家子弟,家中兄弟眾多,早在年少時就已兼起照顧家中之事,早熟的他自己學習人生道理,而幸運的我們,撿了便宜,吸收他寶貴的經驗,從小我們幾乎沒收過爸爸給我們的生日禮物,只會在生日那天收到他的幾句話「平安喜樂、福慧增進」,這就是典型的我爸爸,大家眼中的王社長。

我個人認為沒有說哪一種教育方式可以教育出天才,重要的還是父母親與子女之間的關係,我以前因為爸爸嚴肅的外表讓我對他產生一種敬畏,不太敢接近,直到我上大學之後,與爸爸的相處出現轉捩,我們慢慢學著互相對話,更開始了我們的早餐約會,一直到現在我們仍持續一起吃早餐的習慣,我感覺跟爸爸談天的時光是我最開心的時候,不管事工作上,生活上或者姊妹相處上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們聊天的話題,在這過程中我感覺自己受益很多,爸爸常說每次跟我說的話,好像是老天借他的口說出來給我聽的,我們彼此珍惜;另外從旁看他對長輩的孝心及無私付出,也都深深影響我,

環境真是可以使人成長,尤其是針對成長中的孩童,面對不同環境所面臨的挑戰,都可算是他們的人生習題,而如何與子女間有適當的溝通管道並能給予其正確的觀念跟教育,使他們由解決問題與擺脫困境的過程來培養獨立的人格,這才是我感覺對孩童最重要的教育階段。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我與哥哥暫時離開父母到異地工作,但我們卻有同樣的習慣與需求,就是常常與爸爸通電話,通話時數幾乎都要幾個小時之長,原來看似成人的我們,仍保持與爸爸良好對話且從中我們持續受教。王社長,謝謝您,看來你暫時退休不了。

:

廣東人稱爸爸為「老竇」取同音「老豆」,其主要源自於《三字經》竇燕山「教子有義方」,五子皆顯,堪稱人父之典範。雖我沒有像竇氏五子皆相繼登科,但有感念父親的諄諄教導,故以此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