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美國經濟一枝獨秀,美國貨幣政策顯示2015年中會有一個加息的動作,同時美國的復蘇,包括失業率、房地產,都是有良好的上升,所以從經濟角度來看,資金肯定會流入美國市場,對美元需求更加偏大,美元在未來的1~2年還是會一直往上漲。而歐元區、日元區均實行貨幣政策量化寬鬆,貨幣大幅貶值,如果用匯率戰來表述的話,本次全球匯率戰最大的特點是美元的強勢,由於各國的貨幣政策首先是對各自國內經濟負責,主要從國內經濟的角度推進政策,但客觀上,貨幣政策的調整會波及其他國家,特別是歐美日這些大國的匯率政策。

從2014年11月開始,全球主要經濟體中,有10多個國家的央行加入到貨幣寬鬆政策的隊伍中來,匯率層面的博弈加劇了,無論是歐元、美元、日元,還是人民幣,都在匯率層面有更多的壓力和爭端。今年2月5日當地時間,丹麥央行再次降息,這是該國央行自1月19日以來第四次降息至-0.75%。同一天,烏克蘭央行放開匯率管制,允許其自由浮動,烏克蘭格裡夫納兌美元暴跌48%。至此,不到一個月,諸如埃及、秘魯、瑞士、加拿大、澳大利亞、新加坡、俄羅斯等十多個國家的全球央行紛紛佈陣,助燃匯率戰火。

對於人民幣走勢,中國政府也相當糾結,原來一直升值,出口企業蒙受匯率損失,在國際市場失去競爭力,為補貼出口企業,僅2014年一年中國政府支付出口退稅上萬億元。但如果任由人民幣貶值,又會加劇資本外流,且影響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匯改後一直在升值的人民幣,2015年1月在強勢美元的壓力下出現貶值傾向,1月底2月初,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連續多個交易日跌停,近日,人民幣對美元又重拾升勢。業內普遍認為,央媽有能力控制人民幣匯率,年內可容忍的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幅度為3%。

2015年全球的外匯市場,中國應如何應對這場匯率戰?市場預測中國央行的想法是試探性貶值,企圖加大人民幣雙向波動的幅度。從人民幣國際化穩步推進的既定政策導向的角度來看,大幅貶值不在考慮之列,小幅貶值有助於部分緩解出口部門的壓力。從進一步推進改革的角度來看,人民幣雙向波動的加大有助於更好地反映市場供求。有別於2014年2-4月的那一輪貶值,當時是央行主導的為打擊匯率套利的一波行情。而本輪人民幣貶值更多反映的是企業及居民部門外幣資產配置需求上升的供求面影響。   目前中國經濟面臨歐洲需求乏力和通脹降低的雙重不利因素,最近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壓力正在加大,如注入流動性、降息或降准。而此時此刻的中國,經濟風險的機會

升高,“匯率貶值+資本流出”是當下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其肇因內外皆有,二者疊加的顯性結果恐怕是流動性缺口的加速出現。因為“匯率貶值+資本流出”和降准是因與果的關係,前兩者是外匯占款下降、流動性收縮的因,降準則是果,釋放流動性,所以政府利用降準來平衡匯率貶值及資本流出。

對中國政府而言,還有一個人民幣國際化的夢,未來少則三年,多則五年,人民幣國際化的程度可成為繼美元和歐元之後的世界第三大貨幣。因為中國政府多年來致力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尤其在今年,有關人民幣是否會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特別提款權籃子的討論,事關重大。這種情況下,中國官方不太可能促使人民幣貶值,因為這可能會阻礙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但是也不能過於強調人民幣國際化目標而放任人民幣實際匯率不斷升值,還是要基於中國經濟基本面的現實,否則本末倒置了。中國認為人民幣匯率沒有被低估,中國有匯率貶值保競爭力的內在要求,又出現了外匯流出對匯率造成貶值壓力,不妨讓人民幣有序貶值,可以考慮加大貶值幅度,比如讓人民幣匯率在3%至5%雙向波動幅度。

從實體經濟的角度來講,匯率貶值對出口是有好處的,尤其是中國絕大部分企業出口匯率都是美元,所以對中國來講貶值這時候應該是有幫助的。但這種正面的影響不應過分誇大,中國低成本出口優勢正在快速消失,即使匯率大幅度貶值也難以改變,而且現在全球需求比較乏力,所以貶值並不一定有太多的效果,出口企業核心策略是創造新的比較優勢。

人民幣貶值,進口國外的能源、原料與生產資料等商品價格相對變貴,這將會提高了引進國外先進技術、設備以及很多重要戰略物資的成本,降低了國際購買力。在中國,進口依存度較高的行業主要有石油、天然氣、航空、電力設備等,人民幣貶值將使大宗交易的進口成本提高,進而削弱了相關行業部門的盈利能力,降低了產品的競爭力,所以人民幣貶值對於進口行業是相當不利的。

最近一般對房產的預測,2015年“人民幣貶值會阻擋房價上漲,導致下跌之言論”又捲土重來,理由是人民幣貶值房地產迎利空,會導致熱錢流出中國,導致拋棄國內物業投資國外,導致國企融資成本上升,導致國內企業債務風險,會導致供應增加,會導致房企拋房銷售,最後導致泡沫破滅,房價暴跌。這種說法在2014年初也有類似說法,但事實上2014年2月5日,人民幣連續9天大幅下跌,跌去了去年整個漲幅的四分之一,在2014年2月18日再次下跌,跌去91點,險些跌停,說明中國房價泡沫當時已經在爆裂,2014年1月份9402萬億存款不見了,實際上是房價泡沫破滅已經開始。說明人民幣即使會有貶值小波動,也不會導致房價暴跌,樓市崩盤,更加不是會導致樓市泡沫崩潰。

從過去經驗,中國中央銀行是外匯交易市場上最大的買家和賣家,故人民幣匯率不會失控,也不會出現因投機而產生的趨勢性貶值或升值態勢。長期以來,中國匯率政策的指導方針是完善人民幣匯率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在匯率升值階段,匯率基本穩定是指匯率升值的幅度不能太快,要適應企業承受能力和出口換匯成本變動和價格調整;由於人民幣匯率交易市場沒有對外開放,境外市場的預期和匯率交易無法影響境內人民幣匯率的定價,因此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基本會在上下2%-3%的浮動區間內波動,不會出現被市場預期牽著鼻子走的情況。從多方因素來看,人民幣匯率目前既無大幅度升值的必要,也沒有趨勢性貶值的需求,央行對匯率的干預應該是讓匯率在區間內正常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