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由富士山下來,用畢中餐,雨勢稍歇,爬上等候已久的遊覽車,這是鎮守在河口湖的後援隊,在王社長帶領下,體貼開上山迎接富士山勇士們的專車。

車子啟動後,眼皮如千斤錘重,瞬間進入夢鄉,且是熟睡階段。車子順著山路蜿蜒而下,腦袋也順著山路的曲折,如鐘擺般,忽左忽右擺動著,睡夢中依稀聽見導遊小林先生介紹接下來的景點。身為登山隊長的我,今天帶大家來登富士山應該要知道後續行程才對,心裡努力地想要睜開眼睛,無奈那聲音,像稱頌梵音般,成為絕佳催眠曲,奮力將我推向深層睡眠境界。

經過個把鐘頭,腦袋因為停止擺動而驚醒,車子也停下來,原來已來到河口湖富士VIEW Hotel。

拖著充滿睡意且疲憊的身軀,拖著不太使喚的雙腳,輕晃著尚停留在深層睡眠的腦袋,隨大夥無意識來到二樓,提領比我早到一日的行李。

進房後,脫下停留在身上已超過三十小時的登山服,此時難得的短暫清醒,顧不得滿身汗臭,與佩樺相偕換上尤卡禢(yukata日式浴衣),衝到地下一樓泡個舒適的湯,這是在登完高山後最大的享受,且是日本限定。

掀開掛著男湯門簾,裡面已有多位富士山台北IMC勇士,先行將身體洗淨,迫不急待浸泡在浴池裡,讓富含硫酸鹽的溫泉,解放身體每一寸肌膚。硫酸鹽溫泉依據學者專家研究,具有治療神經痛、筋肉痛、恢復疲勞、幫助睡眠…功效;正好可以讓我們這群剛由富士山下來的勇士,恢復疲勞,舒緩下山時,擔當持續剎車要角的小腿肚。

寬敞明亮的湯屋,雖名地下一樓,實際是與室外地面等高。湯屋內有高溫、低溫、常溫湯池各一座,湯屋外還有一座常溫大湯池。此刻室外常溫池都被我們塞滿,因為那裏有新鮮的空氣,在湛藍大地下有被解放的感覺。

我緩緩沉入湯池中,輕舒雙臂,雙目微閉,靠著池邊,讓身體的疲憊慢慢釋放開來,享受湯水將身體包裹著的緊實感,任由湯水將肌膚裏層乳酸雜質盡情排放出來,把新能量源源不絕的注入體內。

湯池內像水餃鍋塞滿了台北IMC富士山勇士。

之洞兄已是坐六望七之人,不是此行年紀最長隊員,但是這群人唯一第二次登富士山的人。兩年前(2012年)也是台北IMC登神山要角,他又是台北市早覺會成員,假日都在山上渡過,體力佳登山經驗豐富,此刻正高談闊論發表權威性的評論。

後宜兄揹著自己及隊友寄託的物品,近二十公斤的重物壓在背上,絲毫不減他的速度,百八身高,人又俊俏,手拿攝影機由上望下拍攝角度佳,隨機取材,輕鬆自如,歸來後其作品,是邵義勝前社長製作登富士山DVD寶貴紀錄資料,是本隊不可多得的健將,也加入發表感想。

邵前社長已有七五高齡,是本隊最年長隊員,也是最讓我擔心的。此刻正在閉目養神,也許正在構思DVD內容。其他勇士,靜靜傾聽,享受湯水包裹的舒適,偶而插入幾句,意味著我也是參與這場盛會的勇士,大多時閉目養神,沉浸在凌晨登頂的喜悅中…

******************………

河口湖富士景觀飯店在頂樓貼心的蓋了一座室內觀景台,經過溫泉的洗禮,有的去馬殺雞,有的回房補眠,有的到室外欣賞翠綠風景,有的去小九洞打小白球,我攜帶台灣帶來的高山烏龍選擇到頂樓休憩。

屋上觀景台有片玻璃大視窗正好面對富士山,可觀全貌;我斜倚在沙發上,輕啜一口清香烏龍,眺望著富士山頂,默默地欣賞她千變萬化的姿態。雖是炎夏,她像是氣質高雅的貴婦,又像嬌滴的神祕女郎,頑皮的更換一頂又一頂時尚帽子,她的帽子總是壓的低低的,將美麗臉龐,隱藏於帽延後。

變幻莫測的富士山,此刻山頂雲霧嬝繞,忽而濃濃的將整座山包裹著,白色天使圍繞著,隨著律動起舞;忽而如鋼管舞者,脫得只剩一層薄紗,若隱若現引人遐思;忽而騰空撐起一把傘,守護著富士山女神木花開耶姬,不讓熾熱的陽光曬黑了白皙的肌膚。

淡黃色富有家鄉味的茶香,讓頭腦完全清醒,加上剛剛溫泉浸泡魔力,體力已恢復大半。想著今日凌晨,帶著台北IMC一行二十六位富士山勇士,才從那兒歸來,嘴角不禁泛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對富士山距離瞬間拉近,我終於了卻千年之約。

富士山海拔3776公尺,日本第一高峰,孤傲的跨座在今日本的山梨與靜岡兩縣。千古以來受日本人景仰,一生中想要登一次的聖山,就像回教徒一生中一定要去麥加朝聖一樣;但現代忙碌的日本人,具“弱雞”性格的年輕世代,寧願宅在斗室,擠在居酒屋裡,流連於原宿,永遠把登富士山這檔事停留在計畫階段。

一千九百年前(西元110年)即日本景行天皇御代四十年,日本武尊出巡時,在山頂淺間神社祭拜富士聖山,開啟富士山敬拜第一頁。2013年6月22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遺產委員會正式通過,把富士山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成為日本第十七處世界遺產。

千年以來,日本文人騷客,就以富士山為題材,吟詠無數佳句,浮世繪將富士山的千嬌百媚,呈現於畫布更是亙古流傳。最有名的葛飾北齋創作了一系列「富嶽三十六景」最膾炙人口,甚至影響西方畫家,有名的梵谷就是以浮世繪為背景,創作了「唐基老爹」名畫。

富士山每年只開放七、八兩月,我們是在富士山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第二年登山,也是為維護山上清潔,第一次收門票以維護聖山之整潔。

3

車子將我們由擁擠的東京帶到五合目,不,應該說從遙遠的國界,心靈深處帶到五合目。

朝思暮想的富士山,忽然佇立眼前。像是千年緣定夫妻,忽見美嬌娘戴著面紗,嬌滴滴的現身眼前,傻小子內心洶湧澎拜,卻又手足無措。

登山理事德賜兄說他盼望登富士山已三十餘年,IMC聯合會理事長張森烈先生亦如是說。

富士山對我而言,始終是敬畏的,神秘的。彷彿千年之前我們是溺在一起的愛侶,心靈深處是相通的;有時卻是模糊的,她總是罩著神秘面紗,默默端坐著。長年來我總是在遙遠的地方,呆呆的凝望她,欣賞她,甚至畏怕到五合目去掀開那神秘面紗。

5

向五合目賣店後的小御獄神社祈求順利登頂,並循例在廣場做完熱身操,三十六位(含山下隊)在陳之洞帶領下,場面算是浩大,此舉引來富士電視台記者的注目,立即趨前採訪這群來自台灣的年長勇士,當晚是否有當成新聞播出,或在宣傳專輯裡軋上一角,就不得而知,我此刻關心的是全隊是否能順利登頂。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