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C聯合會 張森烈理事長   口述

全國事務主委 李秋燕 、秘書陳淑芬 專訪

新竹社秘書 陳淑芬 整理

年1

我只參加IMC,其他任何社團都沒有參加,因此,對其他社團的了解及運作,並不清楚。不過,我從68年在台南社加入IMC,直到74年初調回台北工作後,才轉到台北IMC,並在1998年擔任台北社第38屆社長。迄今也已30幾年了,對IMC當然有點認識。

IMC顧名思義是「國際工商經營研究」,僅從「國際」、「工商經營」與「研究」等三個層面看,就很清楚IMC的核心價值。所以,IMC提供工商界人士一個平台,讓大家有機會共同學習有關經營管理方面的問題,我想這是最基本的功能,而當此功能發揮有餘力後,有關社會公益的參與,也是我們宗旨裡所規範的目標。

在社團參與的經歷裡,可以了解社團的運作,大抵上和企業的運作一樣,有它不同的階段與使命,這裡我想跟新竹社的家人分享,有關我在企業經營上,以及參與IMC的經歷上的心得,彼此共勉!

 一,聖島經營的啟示

 (一) 人力資源的企業發展階段特性

聖島於1974年成立,到今年的2月22日,剛好滿41年。從聖島的人力資源分配結構來看,員工年資概略分佈:15年以上的約占1/3、5~15年約占1/3、5年以下約占1/3,概略分析起來,似乎很平均。不過,令人擔心的是,某些部門的流動力不夠高,如果沒有保持2~3%的流動率,未來部門新舊交替會發生問題,有經驗的員工退休後,新接的人是否能接得上呢?

所以,從公司經營的經驗啟示,部門中,年資不滿5年的新進員工,他們在公司中的任用期,大概有兩個階段:第一個就是初進後到第二年期間,滿兩年後可能離職,原因是他剛到這家公司,對這個行業或這家公司的認識尚屬膚淺,並且即便他認識,但不見得那麼認同,故有可能他2年後會離職;第二個階段就是到第五年,這個階段也是離職的可能性階段;不過,若過了五年,大抵上員工就會穩定下來,也就是說他已認同這個公司,這個行業。

年2

前述的經驗可以發現,人力資源在公司的存留,具有組織發展的階段特性,員工願意留在公司,是從「認識」開始,而至「認同」。因此,在組織新創初期,員工的存留是在變動中,要掌握員工的變動,就必須從人與企業間,了解認識與認同的脈絡,妥善規劃公司人力資源策略的運用。

據此,IMC社團的經營與公司的經營也很像,從IMC的總體環境來看,新竹社形同年資不滿5年的員工,必須要對IMC的經營從認識到認同,至終能夠發揚光大;而從新竹社個體環境角度來看,社友與新竹IMC之間的關係,也是要先認識社團,認識了以後,社友才會認同。

因此,新竹社現在還在初始的五年之內,還在變動,我認為這是正常現象。真正認同以後,留下來的,即使人少一點,我都覺得沒關係,社團招募初期,很多不同背景的人聚在一起,個人是否認同這個團體,是需要時間的,穩定中發展,會比較好。

 (二) 組織、企業文化

聖島的管理除了依賴內部制度與資訊設備外,企業文化是重中之重。聖島台北辦公室成立以後,很快的因業務發展,相繼在台中、高雄、台南成立事務所,這樣的全面管理,並不會因距離遠近,而發生問題。我覺得這是與企業文化有關。若企業文化是一致的話,透過員工的認同,這樣在管理上就沒有距離的限制,更不會發生管理協調上的問題。同業很好奇聖島跨區域體系的管理制度,管理體系的一致性,是同業好奇的。企業文化一但形成,新進人員的文化認同,也必須和企業文化一致。這點在員工招募時,也是聖島篩選員工的標準之一。

IMC社團的經營也類似,加入社團應是以經營研究學習為主,透過社團內多樣化的活動,豐富我們的經營管理知識,以及社會人脈,未來就有可能在企業經營上彼此交換意見,那麼商機的介入就順理成章,極其自然,我相信這是IMC社團經營的通識,所有IMC的老朋友都是具備這樣的認識與認同後,才會相交至今,我就是一個典型熱愛IMC的例子。

所以,在IMC新進社友的訓練裡,大家一致認為社團是沒有利害關係的,加入社團的動機應該先將營利放在後,在社團裡交朋友,建立關係,一但大家都很熟了,或許有關於某方面專業,社團中恰好有專業顧問或社友企業,可以提供及時協助,這樣的商機就順理成章,這樣的關係是很自然的。

(三) 管理新解

鑒於聖島是以理工與法律人才的結合為核心優勢,因此對於內部管理方面的研究,也是透過10幾年的摸索後,才又回到原點,到底要「管理」甚麼東西?最後,我們發覺「管理」的中文含意,其實已經具備了答案。「管」,就是管事,把事情管好;「理」,就是理人,要去理會人,人的天性是不願受約束的,因此很難管,人需要的是「理」,這是我多年摸索後的經驗。

(四) 永續經營

未來是不可預測,沒有人會知道明天將發生甚麼事,聖島的經營也是一樣。聖島大約20多年前,就在探討聖島的永續經營,我個人很疑惑,自問:「甚麼叫永續?」『永續』是無止盡嗎?將來100年、1000年、1萬年嗎?若不是時間的問題,那什麼叫永續呢?漸漸的,我們將聖島的目標調整為〝100年後,在這個世界上,還是受人尊重與尊敬的一家事務所〞,是我們聖島目前發展的方向!

二、IMC社團經營的看法

(一) 社團核心價值的傳承

IMC社團核心價值的傳承,就像社歌裡的歌詞,當時先進就已經有“科學設備創新…”的說法、期許,很能配合現階段的時代背景。所以,我們仍然要肩負IMC社團核心價值的傳承重任。

不過,我發覺IMC的社歌,有作詞沒有作曲,作詞者是林春暉先進,但作曲是「基督精兵前進」的作曲者蘇麗文﹝Arthur S. Sullivan,1842-1900﹞,因此,我覺得作曲者也應該放進去,讓大家都知道社歌的作曲者是誰。我在這一次的全國訓練營手冊裡,會加進去,然後未來各社統一化,不然,大家不知道誰是作曲,只知道作詞,傳承上有瑕疵。

(二) 社團、家庭與事業

參加社團應該有正確的觀念,遵循社團、家庭與事業的邏輯關係:身體健康第一、家庭和諧第二、工作第三、社團第四,這個次序若亂的話,那參加社團沒有任何意義。倘若身體不健康、家庭不和樂、不會盡心盡力在工作上,於是,若前三個都不管,只著重在社團,那邏輯次序就亂了。是故,理好參與社團的輕重緩急關係,是新入社友應該有的認知。

(三) IMC年輕社友

1989年美國IMC 50周年慶在舊金山舉辦,我去參加。但是再過個10來年,美國IMC不見了;反而台灣的IMC成長得比他們茁壯,但是,我們還能夠再來50年嗎?這就需要大家來探討,IMC將來整個的運作是不是要跟以前50年完全一樣?若是不一樣,那有甚麼方式可以吸引社會的中間菁英份子進來呢?

IMC社團年輕化是努力的目標,因為社會環境一直在變動,年輕人對於參加社團之意願有多少呢?且現在的管理階層參加這樣社團的意願有多少?比較起來,IMC現在的成員跟早期的成員不太一樣,早期都是台灣企業的專業領導者,但是,目前,我們卻尚難看到明日之星,這也是我們要努力的地方。

IMC內許多社友都是台灣中小企業的第一代,但是,這些企業主漸漸到了交棒的時候,除非下一代願意接手,才有可能進來IMC,否則,IMC的第二代接班也是問題。例如:台北社與台中社有第二代陸續進來,是好的現象。而對新竹社來說,竹科很多中高階主管的加入意願,也是我們未來努力的目標,我們必須思考:這些高階主管願意加入IMC嗎?

三、勉勵-年輕人,請你告訴我

我們這個年代的人,在社會上已工作了20~30年,我們生命的前30年接受了這個社會給予的教育與資源,也在往後的第二個30年付出了我們的青春歲月給這個社會,但是,往後的30年,我是否可以過被社會尊重的退休生活,我想這是年輕一代要回答的問題。

我們這一代經過30年的努力,接下來,台灣要往哪個方向,應該由【年輕人】來告訴我們,你要帶我們往哪個方向去?因為我們退休了。同理,新竹社在IMC是一個新社,你們也要找出一個對所有社友都認同的方向,要造福這些社友,把事情做好,要站起來,要帶領大家走。

最後,企業經營沒有一蹴可及的,都是在變動中,徐徐前進,IMC新竹社需要在穩定中發展,做好:

  1. IMC核心價值的傳承
  2. 管事與理人的態度
  3. IMC文化的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