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義津

2013年南瀛社前社長陳慧龍先生接任IMC聯合會第19屆理事長。陳理事長強化聯合會組織,將智庫、創新正式成立委員會。另成立國際、資訊委員會,各委員會設立主任委員專職負責。聯合會首次有專責機構對國際事務,也因此國際委員會促成台灣IMC於2014年首次組團拜訪美國NMA。

資深社友知道台灣的IMC源自於美國IMC,但是美國IMC何時被合併,被什麼機構合併,大都不知道,最近十年入社的,更是不清楚,今天我來談談IMC & NMA的一些關係,讓社友們稍微了解。

筆者於1993年加入IMC台北社,2012年擔任台北社第52屆社長,從入社至今(2015年)已有22年歷史,因擔任國際委員會主任委員一職,對NMA稍有關切,所以將我所知道的寫出,若有對於事實有所出入,尚請前輩們指教。

人過中年將進入老年階段要有三老相伴,老伴、老酒、老友。老伴由年輕開始共築家庭,共渡風雨歲月,老了當孩子成年擁有各自家庭,離開身邊後,在寒冷長夜能依偎在身旁觀賞肥皂劇的,就只有共處數十年的老伴,當然要珍惜。

老酒越存越香,漸趨遲鈍的味蕾,在醇酒浸潤之下能喚起往昔潛意識回憶。色澤深黃,富有濃郁香氣的紹興酒,在七O年代是普羅大眾的首選,路邊辦桌,或下班後幾位同事相約小吃攤旁,斟滿表面張力的玻璃杯,仰頭而乾的豪氣。九O年代的高粱酒、洋酒開放進口後的紅酒,在不同年代都有不同的記憶,老酒能滿足步入老年後日漸鈍化的味蕾,也要珍惜。

老友就是社團,鄉下雜貨店喀瓜子的老人;在土地公廟前對著棋盤捉對廝殺的夥伴;天南地北永遠聊不完老掉牙往事的同伴也是老友,但其缺乏組織,社團就是要有像IMC一樣,是一個有組織有系統有熱情活力的優質社團。

中華民國國際工商經營研究社(簡稱IMC)在1961年5月由東元電機創辦人林和引先生與銀行家吳金川先生等一批為台灣經濟打拼的人士引進美國IMC理念,共同創立台灣的IMC迄今55年。首創台北社,五年後相繼創立台中社(1966)、台南社(1968)、高雄社(1970)、嘉義社(1980)、基隆社(1985)、彰化社(1988)、南瀛社(1997)、雲林社(2009)、南投社(2010)、桃園社(2011)、苗栗社(2012)、新竹社(2012)等共13個友社,社員將近二千人,為一個健康、正面的社團,受到很高的評價。

IMC台北社,創立之目的為探討如何成功經營企業,培養工商經營管理人才及促進國際貿易事務,為當年台灣國際貿易經濟頗多貢獻。經過55年各屆社長努力經營,由原本單純的經營管理技巧教育,拓展到社會服務、身心健康、休閒娛樂之領域。

1973年2月16日為響應各社熱烈要求,及各社間的相互提攜合作,遂成立中華民國國際工商經營研究社全國聯合會(簡稱IMC聯合會),每年輪流在各地開大會一次。第一次大會於1973年11月17日在台北圓山飯店舉行,邀請當時財政部長李國鼎先生專題演講;並由美國IMC第四十屆全國大會主席Mr. Will R. Stone代表美國190個分社來函慶祝IMC聯合會成立。

聯合會logo

美國於二次世界大戰後,接著發生韓戰,美國經濟原處於蕭條狀態,此時更是雪上加霜,美國政府為了振興其國內經濟,維持強國優勢,推出鼓勵企業發展方案,於是各種行業間,不論是大企業或是中小企業的工程師、高階管理層,時常藉由各種形態的聚會探討企業經營上的各種問題,並積極思考如何解決企業管理問題,並進一步研發出新科技產品,以期將美國的經濟盡速振興。因而促成以中小企業高階經理人為核心的管理層,在1933年成立了IMC,以地區且非相關產業為主成立異業結盟社團,為求迅速擴展IMC遂與YMCA合作,訓練企業管理人才,藉著YMCA的在全美分社脈絡,迅速的將IMC擴展到美國各州。

NMA的前身可追朔至二次世界大戰(1939/9 〜 1945/8),世界經濟嚴重衰退,美國雖是超級強國,也無法避免進入經濟大蕭條時期(1929〜1933)。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勞工失業率高達25%,農產品下跌60%。藍領階級的勞工為賺取微薄薪資,不計任何代價,只能在密閉悶熱的廠房沒日沒夜地工作,才能領得養家糊口的薪水,勞工沒有思想只能出賣勞力地位卑微,勞動權益無任何保障,白領階級擁有高度優越感的管理權才能領得高薪。

為了解決日漸惡化的企業經營,於1930年成立。初期由業主、白領工程師及管理人員各自組成團體,先由特定少數的聚會開始。慢慢的在1945~1950年之間,這種聚會發展成小規模的俱樂部,因參加討論的小團體漸次增多,於是類似俱樂部相繼成立。而各大公司業主、高階管理人員有鑑於專業管理知識的重要,各俱樂部間偶有相互聯誼及合作,遂於1957年正式更名National Management Association  (簡稱NMA)。

NMA-1

https://nma1.org/

NMA是由大企業組成,有超過上萬個會員。IMC是由中小企業所組成,成立後就附屬在YMCA旗下,其實IMC早期包辦許多YMCA的訓練人才業務,且幾乎是重疊在一起,讓人分不清楚是YMCA還是IMC承辦。在90年代後期IMC的業務與YMCA慢慢分離,成為一個獨立組織,但是在某些地區他們仍是相互合作。

美國IMC的沒落是因為二十世紀末期,美國的景氣慢慢衰退,高工資逼得許多大企業為取得廉價勞工相繼出走,到亞洲東南亞等開發中國家設廠。依附大廠存活的中小企業也因失去訂單而關廠。由中小企業組成的IMC也漸漸失去會員,長期下去將會成為沒有會員的窘境。

2001年左右,NMA開始與IMC討論合併問題,2003年底簽署兼併IMC合約,2004年1月1日正式生效,美國IMC從此走入歷史。

台北IMC創立在60年代,當時台灣處於戒嚴時期,集會結社自由,當然也不能組織社團,只能依附在YMCA旗下,但是社務運作是獨立運作,直到解嚴後開放集會結社自由,台北IMC才在1990年12月27日取得台北市政府核准立案。

台灣的IMC並沒有因為美國IMC被併吞而消失;反而在各屆聯合會理事長,以及歷屆各社的社長努力經營下,更蓬勃發展,雖已過55年頭仍然興盛不衰。每年聯合會輪流在全國主辦高爾夫球盃、訓練營及年會。來自全國各地的社友齊聚在一起,相互學習觀摩,相互聯誼,更能將大家族凝聚一起。

每年輪值的主辦社,總是卯足勁的將壓箱寶拿出來以饗賓客,當地的美食、習俗文化、宗教藝術、歷史古蹟都是表現機會。例如:我們到台南社,再次認識古都對古蹟的重視,也知道了台江內海與四草大眾廟的故事;到了嘉義社,阿里山登山小火車,載我們回憶因為木材造就興盛一時的昔日諸羅山;到了南瀛社,南臺灣太子爺的宗教藝術活動,在陳福祥社長帶領下,熱鬧登上年會舞台,就好像三太子在現代音樂伴奏下登上國際運動會閉幕式;到了基隆社,讓我們更了解百年來基隆的港都歷史文化。

到了外來移民最多的台北社,特色夜市小吃大都他鄉來的,只能唬唬國外來的觀光客,對於來自全國各地的社友,則沒有啥吸引力;但可以讓嘉賓們坐在俱有國際水準的國家音樂廳,欣賞六十人演奏的古典交響樂,還可以去逛逛只有國家級貴賓,及特定日期才能進去參觀的台北賓館,台北賓館建於1899年,已走過百年歲月,為日據時期的台灣總督官邸。

IMC家族成員可以南北聯誼,相互協助,在每次的聚會都有不同的發現,這是我們IMC的特色。而台灣四大社團的年會、授證都侷限在相同城市,甚至都是同一家餐廳,相互捧場的例行公式所比不上的。敬請期待到台北來11月7日您也可以有機會成為國家VIP。

國際委員會 主任委員

何 義津

8/1/’15

參考資料:

  1. 維基百科:經濟大蕭條篇
  2. 2011年台南社全國年會特刊。
  3. NMA網站內的 “ History of NM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