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36位成員編排成四組山上隊,及一組山下隊,共五組。在富士山五合目廣場做完鬆筋熱身操,並在山下隊的祝褔下,勇士們依照組別陸續出發。

吉田線五合目登山口有志工收取日幣一千円清潔費,工作人員發給每人一個紙盒,這紙盒裡有一層薄薄的粗沙,外罩黑色不透明塑膠袋。功能是要讓登山者想要ㄣˋㄣˋ時,可以將ㄣˋㄣˋ大在紙盒的沙上,男女通用,簡單方便;且為了隱私,將塑膠袋全身罩住,只留出項上人頭,別人看到只知你在做什麼,看不到你在做什麼,ㄣˋㄣˋ完後還要將自己的東西,帶回山下,不可留在山上,像是遛狗一樣的帶回家,以維持山上的清潔,避免人類屎尿將聖潔富士山沾汙了。當然也可利用收費廁所,每次二百日円(NT.60元),不限時間,不分大小…..便。

富士山海拔3776公尺,是日本三大名山的最高山,千年以來日本人最嚮往去朝聖的聖山,也是文人騷客的靈感來源;每年從七月一日開山,八月三十一日封山,雖短短兩個月,每年卻吸引約二百萬人登山,人多再怎麼自律還是免不了髒亂,以至山上被汙染嚴重,國際登山愛好者曾有「不要把汙染富士山的習慣,帶來希馬拉雅山」一說,可見登山客對大自然破壞的嚴重性。

也因為短時間聚集大量的遊客,汙染了富士山,申請世界遺產屢遭批退。日本經過21年努力改善,終於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遺產委員會在2013年6月22日柬埔寨首都金邊第三十七屆年會會議,以活的傳統、理念、信仰、藝術及文學作品為理由、正式通過把富士山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但是沒有管制遊客數量的富士山,是否仍能保持大自然的乾淨,還有待考驗。

終於啟程了,頂著七月的豔陽邁步前進。富士山體貼的像是鄰家阿桑,剛開始平坦寬闊道路,像是散步般先讓我們熱身一公里來到泉潼,才開始緩慢步上斜坡;不像馬來西亞神山一開始就來震撼教育,連續直線型爬坡一公里,才有機會喘氣。雖是緩坡,但已有狀況出現,先是有子文嫂的登山鞋,竟然過於興奮開口笑得合不攏,體貼的子文兄趕緊陪同嫂子回到五合目買雙新鞋;接著又有隊友何秀境眼壓過高,眼睛出現不適,勉強前行恐有危險,獨自先行下山與山下隊會合。

距五合目1.6公里處有「富士山警備派出所」與「富士山安全指導中心」兩個單位,安全指導中心旁貼心地豎立「彈丸登山」警告牌一座,除了日文外,還加了英文、中文、韓文三種文字。彈丸登山是指前一天未充分休息,而徹夜登山之意。所以建議登山者在途中山屋休息一夜再登頂,雖是酷暑季節,山頂氣溫也會降至零度,體力不佳者可能會出現高山症有致命危險。

登富士山路徑,上山與下山不同路徑,有四個登山口,人數不受限。年輕人或體力好者,下班後才從東京新宿搭JR電車,再轉巴士約晚上八點到達五合目,直接出發登頂,翌日清晨五點到山頂看日出,中途不住宿,只在路邊石頭稍微喘氣。未充分休息者,或體力不佳者,時有危險狀況發生,故有彈丸登山警語。我們這群不老勇士,當然不能與年輕人相比,事先我已在海拔3020公尺八合目的太子館訂好歇腳處,住宿休息兼用晚餐。

過了警察派出所,富士山不再有喬木矗立,綠色矮灌木叢消失蹤影,整座山好像頂上掉光頭髮只剩耳際線的高富帥禿者。

七月夏初,山壁上還殘留些許白雪。道路及山壁全是千年之前,山神數次怒吼,張口噴吐出的怒氣,遺留下來的粘性極差的玄武岩的熔岩(最後一次噴吐是江戶時代1707年);在鬆散的熔岩上開鑿出登山道路,比在沙漠造路還難,因它不能鋪上柏油或水泥等人工覆蓋物,開鑿道路而形成的山壁為防止崩塌,為防止山壁崩坍,只能用石塊堆疊成堤防,或以水泥條塊加鐵絲網固定。

路還算寬廣,呈之字型上升,過了六合目,氣溫不再炙熱,溫度急降,已有寒意,各自穿上背心或薄夾克,空氣漸漸稀薄,輕輕喘氣聲,代替初始的聊天打屁歡笑聲;剛過六合目所有隊友還是聚在一起,在輕喘聲中默默往前推進。由於坡度漸大,困難度也加大,喘息聲也加大,平時訓練是否在摸魚?成績慢慢揭曉。

1

 

到達泉潼,開始緩慢上斜坡。初始,佩樺充滿喜悅一馬當先。

2

綠色植物已漸稀少。筆者(由左至右),不老勇士高齡75歲的邵義勝前社長,步伐穩健瀟灑的張森烈理事長。

3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喝杯水再走吧!今年登山理事李德賜與黃麗容伉儷倚靠著用石塊與鐵網的護堤。

4

輕喘著氣,默默地踏著細碎熔岩塊,沿著鐵網護堤邊往上行去。

5

「彈丸登山」告示牌體貼的提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