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亞最閃亮的新興經濟體    

哈薩克共和國(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為中亞國家中的一個內陸國,面積約272萬平方公里。幅員遼闊,東鄰中國新疆省和蒙古共和國(中華民國的蒙古省),西達裏海,北與俄羅斯為鄰,而南境則和土庫曼、烏茲別克、吉爾吉斯等國相接,人口約1,700萬人,種族複雜,除哈薩克人(約60%)外,其他尚包括有俄羅斯、日爾曼、朝鮮等100餘民族所組成,多數人使用哈薩克語為主而俄語次之(台灣正好相反)。境內天然資源豐富,石油、天然氣、煤、錳、鎳、等礦產藏量,均排名世界前茅,除擁有深厚工業基礎外,亦是世界主要糧食出口國之一。依據維基百科,哈薩克是獨立國協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僅次於俄羅斯,屬於中高收入國。該國己經成為全球發展中的新興經濟體,是全球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

哈薩克共和國地理位置圖歷史上哈薩克境內曾建立的政權包括有:烏孫、大宛、突厥汗國、欽察汗國等;十九世紀清帝國勢力衰微後,方為俄國併入版圖,廿世紀該國曾為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長達55年,蘇聯解體後,該國於1991年12月16日宣布獨立,原首都位於天山北麓鄰近新疆的阿拉木圖(Almaty),1997年始遷都至現今北方的首都阿斯坦那(Astana)新都人口約80萬,正逐漸成長中;舊都人口約為100萬人,該國民族成份多元且複雜,宗教以伊斯蘭教為主,亦有東正、基督、天主等教,官方語言是哈薩克語及俄語,哈薩克貨幣稱Tenge,和台幤匯率約為6:1。

筆者於2015年5月底與台灣大學副校長及土木工程系主任受邀到阿斯坦納LN Gumilyov國立歐亞大學訪問,邀請人為2014~18年度國際土壤力學暨大地工程學會副會長兼副校長Prof.Askar,在此11天行程中除了工程會議外,同時在該校做專題演講及指導該校博士班學生論文。學術交流之餘,可以感受到哈薩克共和國在納扎爾巴耶夫總統強人領導下的發展企圖與積極的作為。

阿斯坦那市可汗之帳購物中心

就營建產業市場而言,該國的蓬勃發展令人羨慕,阿斯坦納市宛如大型工地,在具有前瞻性的藍圖規劃下,該國政府努力與國際營建團隊合作,積極地打造市區內的各式建築和相關公共工程設施。據筆者了解,哈國政府除致力於首都的發展外,也規劃了連結歐亞大陸、橫跨國境的鐡公路系統,為其經濟開發舖路。除各項硬體建設外,哈國也刻意向西方國家進行學習,政府每年派遣數千名學生到海外,學習是以英語為主的各種專業。相較於蒙古共和國,哈國的外交政治作為更是低調,但其穩健作風也為多元族裔的中亞帶來了安定力量。

據側面了解,該國營建法規稍早是接收俄羅斯體系,而後再轉變成以英國規範為基準,近年則又轉變成歐盟規範(Eurocode)為主。國際上常與其合作的營建廠商包括有土耳其、德國、日夲、美國和韓國等。台灣近年則透過在土耳其的台商,亦有少數積極經營者進入其市場。近年包括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在內的國際組織,也特別關注該國工程開發案,且紛紛加以援手。筆者以為該國的營建、材料市場極具開發潛能,我國過去數十年所累積的工程經驗是非常的豐富,工程師、員、工等素質及能力皆達超標準的水平。隨著國內的島型營建市場日趨飽和,如何開發境外市場,讓工程己累積甚豐的經驗得以傳承,技術始能永續發展,借以激發政府恢復技職教育的正常管道,值得吾人深思。以下僅節錄筆者訪問及指導論文回繳學校報告,供同好參考。

阿斯坦那市中心電視觀光塔

筆者此次訪問係2015年5月30日~6月10日返台,除進行數場講演外並指導哈國研究生。行程是由桃園國際機場先飛到南高麗仁川機場,再轉飛哈國舊都阿拉木圖(Almaty),再由此地飛往新都阿斯坦納(Astana),行程相當耗時。回來後才曉得另有航班可選擇,可經由仁川、北京、烏魯木齊、香港直飛阿斯坦納。到達新都即受接待下榻Comfort Inn。該旅店設施和裝潢略高於北美的Best Western 或Traveler Lounge連鎖式旅店的規模,但收費標準卻近似台北市的五星級飯店,此令筆者頗覺訝異,經了解後,發覺哈國民生物資相當程度地依賴進口,工資僅略低於我國約二成20%,許多店家的經營仍有公家色彩,故其消費並不特別便宜(據聞公務員貪瀆狀況,並不遜於台灣)。筆者簽證係為ENU申請之學術訪問落地簽,在阿拉木圖機場入境時須繳交美元80元手續費;且該國外交部規定,無邦交國家人員入境時間若超出五天,須於入境後赴當地公安單位報到;由於ENU人員也不清楚該項作業規定,故橫生一些波瀾。此行除教學外,亦參觀了許多阿斯坦納市的著名名勝和建築,例如:可汗之帳大型購物中心、獨立紀念碑、市中心觀光塔、國會大廈、行政大廈等。訪問心得報告如下:

哈撒克共和國 Astana市行政中心大樓

       一、 哈國獨立後其資源成為經濟成長最佳利器,近年該國總統頗有計劃勵精圖治,除了邀請日籍名建築大師打造世界級之首都景觀外,同時也邀請了歐洲、美、曰、韓等國參加首都Astana各項的工程建設,直至2013年中在愛國台僑引介下,才陸續有台籍學者、專家及工程人員加入行列,且正在加緊參與中。走在Astana街頭,處處可見各項建設工地,許多工程規模均極大且具創意,並以大型恆溫建築為主,該國似乎以荒漠中的杜拜為學習對象,積極打造其首都成為國際級的大城。Astana和Almaty市均甚為發達進歩,頗具歐洲希臘、土耳其、葡萄牙等國的城市景象,令筆者驚艶不己。

       二、 該國僅有7~8所國立大學,除L.N .Gumilyov Eurasian National University外(學生約15,000餘人),Astana尚有一所技術大學(專收高職優秀學生)其規模稍遜於ENU;此外,Astana正在籌備國際性大學Nazarbayev University,己完成第一期挍園建設同時開始延攬英、美語系學者,招收首批學生,採英語授課,為哈薩克走向國際建立更佳的基礎。目前該校每年招收新生僅達五佰人。由於地緣和該國資訊較為封閉關係,筆者認為該挍未來的發展仍待觀察。

       三、 哈薩克敎育體系承襲俄羅斯系統,不同院校的教育體系因其專業而有所不同,ENU在2011QS世界大學排名屬401~450級(台大排名屬100級內),約共有10個學院。其營建工程學院下有6個學系。所提供學士學程主要可區分為交通、熱能源工程、營造、規範準則和認証、運輸後勤、大地資訊和測量,每年入學人數約120人;碩士班學程則主要為營造、規範準則和認証、運輸後勤,每年入學人數約20人;博士班則以營造為主,每年入學人數約2~3人,Zhussupuekov教授為該挍營建工程學院系主任,為哈薩克土木工程甚具份量的學者外,對外關係良好,經常邀請各國學者訪問該校並予演講、指導,提供學生學習機會。該系碩、博士學生普遍通䁱英語,部分華語亦無問題。

四、 哈薩克營造工程之教學相當注重實務,多數研究所學生均需有實習學分後始能取得學位(即是參與現場施作表現)。以Zhussupuekov教授博士班研究為例,其博士生研究主題多與基樁工程有關,實驗室具備打樁動力分析儀、PDA檢測儀和分析軟體,以及高應變動力基樁完整性檢測試驗儀和分析軟體。數値分析軟體亦包括俄羅斯和日本所硏發的有限元軟體和荷蘭所發展的軟體PLAXIS;近年曾以FEM分析模擬Astana地區鑚掘樁的樁載重試驗數據以建立相關的學理發展。

五、 由於全球暖化問題,Astana夏季溫度可高達40度,夏、冬兩季的溫差甚大,冬季最低可達零下40度。有非永凍層凍土問題,深約2m,然該區域土壤狀況甚佳,主要為砂土、卵礫石土層,間雜有粉土和黏土細層,其樁基施工方法包括打擊樁和場鑄鑚掘樁,長度一般為20m,樁徑100~300mm。當地的施工經驗中並無類似夲國穩定液的使用,故當筆者大略提出反循環樁的使用,卻引起全校師生的高度興趣(擬派員來台研習及採購)。

六、 哈薩克獨立迄今20餘年,舊都遷至新都甫10餘年,在政治強人的強烈企圖領導下,Astana市政建設如火如荼地展開,具現代感造型的高層大廈如雨後春筍不斷的冒出,充滿著欣欣向榮、蓬勃發展的現象,當然也吸引了甚多國家的參與(這也是我們的商機)。

哈薩克共和國 Astana市國會廣場(中間為總統府)

七、 Expo-2017為該國大型建設代表作之一,展覧場係由國際知名建築師所規劃及投國際標,政府出資,國際廠商得標興建。該展場不同於上海世博由各國參與建舘,而是由哈國統一完成所有展舘工程,其主題為能源與環保,預期完成後將為哈國帶來更多的商機與觀光資源;但預期哈國的聯外交通(如航線與航班次)和國外訪客出入境等便利性問題亟須改善解決,否則效益必將受到影響。Astana市高樓大廈林立,然停車空間規劃卻是非常的不周延,原因是該國原建築並不興開挖設計,建築工程皆無地下空間,且空地皆為綠化使用。「阿布達比」飯店是該市破例以開挖為主進行基礎施工的工程建設,該市的地質條件頗佳,除開挖深達20m以上的基地以連續壁為支撐外,尚以地錨穏定其壁體。從地錨的預力纜線和基座的設置品質上來觀察,該工程的設計、規劃圖說及技術水平與我國尚有一段距離(其並無計入,類似我國公共工程偷工減料之預增設計值,故擬去參與投標者此點須特別留意)。

八、 哈國除大興土木、建築外,其在航太及核能工業上亦有獨到技術,同時天然資源非常豐富如礦產、石油、天然氣、鈾礦⋯⋯等;他是中亞最大的內陸國,近年經濟發達,己成為開發中國家的新興市場。該國除傳統產業外,亦企圖發展電腦資訊、缘能源⋯⋯等高科技產業,且積極爭取尋求民主國家的技術與資金的合作,此為我國強項可設法開拓,亦可增加海外資源和外交籌碼(據瞭解近期該國將開放我國落地簽證)。

我國和哈薩克共和國間的互動和了解實在有限,未來雙邊關係若能再加強,對我國海外市場的開拓或許有利,學術上的互動和合作業己有初步結果。和中亞國家的來往簽證,近期的未來亦有初步的收穫,如在哈國能再設立外交辦事處,對我國與該國相關性的產業、技術和資金的互惠基礎上開創一個可行的合作模式。(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