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信用卡與卡債

記得民國六十一年銀行內部輪調,由會計處調營業單位的櫃檯支票存款,有一股年輕人的熱忱要把支存客戶服務好,當時在某些省營行庫開個人支存戶,行情是三萬元,個人覺得很怪:為什麼客戶開支存要「烏西」呢? 因此,只要來申請開戶有外匯業務一年以上往來且有外匯主管簽轉,或合格支存戶介紹均會批准。以當時狀況心想客戶,在當時現實治安不佳情境下,若以支票代替現鈔抱進抱出要安全得多,加上中國銀行(民國49年到60年,之後就民營化為ICBC)支票被一般客戶認定價值是比較高易被接受。也因此被不宵客戶申請支票簿後就去賣支票圖利,與個人認定的「支付工具」大相競廷,記得該客戶被逮捕進法院時,我以證人身份出庭,法官問我:第一句「你是怎麼方式進銀行的」我不慌告知:「普考被分發進去的。」,又問:「那這位先生你認識嗎?」,我:「他是我的客戶且支票使用次數蠻多的,他常來銀行」(事後知道是在培養支票往來信用,倘持票人來電照會,取得行員回復是往來活絡且正常客戶),法官再問:「他用你們支票出售圖利,你知道嗎?」,告知:「不知道,我們給支票是希望以支票代替現鈔作支付工具用,免因現鈔運送掉落或遺失。」只見法官頻頻點頭未再往下問,事後方知客戶是用我們支票去出售圖利,客戶運氣不佳就在剛剛開張時被逮,個人正規行事沒被捲入旋渦。

談及銀行信用卡就是要代替支票或現鈔不足,先用來支付購物金。但年輕人欠缺思考、或因申請卡片容易又具提現功能,父母親稍有不察,年輕毫無節制,一家又一家向銀行申請取得數張信用卡,初期刷得很爽快,終於刷爆,父母親儲蓄無端支付卡債者不計其數,最後父母親錢被淘光了,年輕人終究「跑路」以為就沒事了。事隔多年就業時,突然接到法院執行命令,要業主代扣繳薪水的三分之一。

最近代處理同鄉某位晚輩,她在某銀行刷現金卡七萬元,她印象中已還了三萬元,銀行債權已展轉出售給討債公司,92年到現在要她還近五十萬元,法院執行命令「債權金額新台幣80xxx元,及其中新台幣67xxx元自民國94年x月x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廿計算利息。」我研究了一下,以她打零工薪資三分之一扣繳金額,還到死都無法清償完畢。全台灣類似這種案例比比皆是,負責任的父母親為孩子償還卡債,生活資糧縮水,家庭幸福沒了,年輕人前程就葬送在劊子手「信用卡」的爛發,冤不冤啊? 有時入夜沈思,國內經濟發展未盡理想,人力缺乏,或許隱藏這些卡債人口沒好好用心投入正常就業行列有關。

銀行最高長官心血來潮,一句話「年衝八萬卡」,各層級行員有個別要招攬十卡,銀行競爭劇烈只好拜託親友相挺,往往間接害慘了親友的相關人員,銀行體系為了爭攬業務都不考慮社會責任,實也不該。尤其業務衝爆出現催收,需打呆金額竟然由全民買單,年復一年累積國債髙築,此種保障銀行不能倒的政策,高層坐領高薪而不用承擔決策錯誤之責任,西方國家實在少見。類似信用卡案件,自己孩子求學階段也會面臨同樣問題,早期我就限制不能超過一張,且金額不能超過兩萬新台幣的額度,請太太隨時抽查皮夾,用習慣以後,出社會做事也不想增加,出國旅遊時再電話請銀行提高額度到五萬元,因為國外旅館有時會要求旅客先刷卡,怕旅客溜走不付租金,慶幸孩子均能照父母親的指定方式走,現在他們也為人父,深深體會到父母親當時的用心,跳脫同學有類似惡夢。建議不用心疼孩子沒錢花,嚴厲的規劃、澈底執行、事後追蹤,習慣成自然。管見斗膽提供社友卓參,敬祈指正。(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