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五十五年前由台灣企業家與銀行家組成的團體,為了讓甫從戰亂中復甦的台灣企業經濟得以成長,於是連連袂創立了「中華民國國際工商經營研究社」(簡稱IMC),當時因台灣尚屬戡亂時期,不得任意結社,權且寄託在YMCA旗下。

美國IMC於1934年正式成立,以地區且非相關產業為主異業結盟社團,主要任務培養工廠管理、企業經營專才,以振興剛剛脫離美國經濟大蕭條的窘境,並期讓企業永續經營,當時為求快速擴張,與YMCA合作。

18

台灣IMC於民國5O年5月5日首創於台北,第一、二屆社長由東元電機創辦人林和引先生擔任,可惜林前社長在第二屆任上逝世,由銀行家吳金川先生接任,並擔任第三屆社長。

二戰結束後,台灣剛光復不久,百廢待舉,國力衰弱,百姓生活窮困;台灣又屬於島國,內需不強,必須依靠外銷賺取外匯,IMC的成立,對台灣不論大中小企業都有實質幫助,訓練許多企業經營、工廠管理及外貿人才,就如同IMC宗旨所揭示「增進工商界人士之友誼」,「研究工商經營及管理上各項問題」,「培養健全人格及領導才能」。

12

隨著時代變遷,拜交通、通信便捷之賜,地球村之形成;美國大企業為求降低成本,紛紛將傳統製造業外移到亞洲發展中國家,中小企業驟失訂單,無法跟著外移的企業只好結束經營,致使以中小企業為骨幹的IMC喪失眾多會員;於2003年與NMA簽署兼併合約,2004年1月1日正式生效,美國IMC正式走入歷史。

在台灣的IMC並非是美國的分支機構,故權益不受影響,仍然繼續運作,且在全國各地開花散葉,越發旺盛。但IMC缺少了國際間可以互相交流對象,無形中「I」忽然不見了,總覺得缺少什麼一樣,不太對勁。

美國NMA始於1919年俄亥俄州代頓市,1925年正式成立,1957年正式更名National Management Association   (簡稱NMA),目前有二萬二千會員。雖於2004年正式兼併IMC,但與台灣IMC並無正式交往,台灣IMC聯合會於2013年理事會正式通過成立國際委員會,展開對國際間尋求交往對象,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美國NMA。

NMA是美國的本土社團,她的發展只限於美國,並無對外拓張的打算,甚至與台灣IMC並無淵源,自視甚高的美國人,是否會對外來訪客伸出友誼之手,國際委員會在聯絡初期實在無甚把握。

16

幸好我們有一位深愛台灣的美國IMC老臣羅傑博士(Dr. Raja Rashid),透過他的引薦,及經過無數次電子郵件的往來,終於先遣部隊於2014年由陳慧龍輔導理事長及潘東豫副主委帶領前往探路。今年(2015)由筆者當領隊,請張森烈理事長御駕親征,團員有吳瑞源副理事長、洪錫焜(苗栗社長)、劉世銓(台中社)、陳凰連(基隆社)、林常軒、何思慧(台北社)共八人前往參加NMA年會。

NMA2015年會在內華達州雷諾市舉行,訓練課程含年會為期三天,另加理監事會共四天。

17

台灣IMC代表團於12/28深夜抵達雷諾市,12/29下午與NMA理事主席南西女士(Nancy Bennett)與總幹事史蒂夫先生(Steve Bailey)率領的團隊十餘人,為時一個半小時的座談會。會議中我們達成幾項共識:

  1. 雙方連絡窗口,NMA為總幹事史蒂夫先生,IMC為國際委員會副主委潘東豫先生。
  2. 雙方先互訪、交流、再談合作。
  3. 准許IMC翻譯NMA現有訓練教材,只收教材費用。

另張理事長也口頭邀請2016年NMA理事主席Ms. Candi Creel率團來台參加IMC全國年會或訓練營。

第三天(10/30)下午正式開幕,簡單的開幕典禮完後立即進行人際與激勵課程演講,開幕典禮簡單隆重,不像台灣IMC這樣冗長浮華喧鬧。晚宴開始前,史蒂夫先生以國際友人稱呼從遙遠國度來的貴客,並一一介紹台灣IMC訪問團成員,接著用了將近二十分鐘時間,簡單介紹台灣著名地標景點;介紹完立即播放中華民國國歌,當熟悉的國歌音樂奏起,會場兩側巨大銀幕立即秀出中華民國國旗及英文歌詞,在場全體會員起立致意,我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及會場氣氛感動得掉下男兒淚,直到晚會結束,回到房間仍激動不已。

13

近二十年來,無良的台灣政客,藍綠惡鬥日益加深,除了讓經濟原地踏步甚至於倒退外,唱國歌變成不齒的行為,甚至還會被恥笑,以至於多數人不敢唱國歌 拿國旗。今晚,在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國國土,一個有九十年歷史的老社團,在正式場合,為了表示尊重遠道而來的客人,自動的播放我國國歌及國旗,怎不讓人感動?我們應該省思,如果沒有國歌與國旗,NMA是否會接納我們?

翌日,用完早餐上課前交誼時間,受到昨晚的激勵,我把帶來的小國旗分給團員們,用小國旗送給NMA會員陪感情,做起國民外交,接到小國旗的會員很高興道謝外,並合影留念。NMA機構分佈全美,參加的會員也是來自各地,當他們把小國旗帶回家,即使是拿出來晃一下也值得,我想這是此行最大收穫。

19

NMA是一個教育為主的社團,從成立之初對勞工權益的知識傳播,現在對青少年的領導教育,培養下一代領導才能;我們常說孩子是未來主人翁,但是學校對下一代的教育是填鴨式教育,家長是要求成龍成鳳的教育,個人覺得應該以東方式教育結合西方啟發式,才能孕育出優良的人才。

理事主席南西女士問參加IMC年會能學到什麼?有什麼課程?我想這是聯合會理事長要發揮智慧之時,如果只是吃喝恐怕無法吸引NMA每年到訪?關係到友誼是否長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