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一、錢為什麼要洗?

錢的來源不合法:有污(貪贓貪污款)、有毒(販毒品所得)……,其流程必須要有銀行(洗衣機)是重要角色。例如:媒體或網路報導有關泰國旅遊被栽贜,泰國有某人(甲)搭機,你(乙)托他帶東西一包給台灣指定人(丙),用這個過程來探討其行為模式:

1、 東西只是一包糖果,那旅客只是幫一點小忙,賓主盡歡。

2、 東西是一包毒品,那牽涉的即是犯法。

舉上述甲帶東西為例比喻銀行匯款櫃臺,將金錢匯到國外指定帳戶,若用帳戶扣款方式則銀行即可馬上匯出,只須在匯出動作的電腦系統須先過濾,其匯款人或收款人是否為國際尤其美國來函的黑名單人員。但若客戶持用美元現鈔一萬元以上者,在巴拿馬或美國的防制洗錢法規定,櫃檯人員有義務就匯款人應說明現鈔來源,甚至要提供來源證明,否則銀行櫃檯人員有權拒絕接受此筆交易,關鍵在於衡量為合法交易來源:薪資、售房地、合法生意所得……等。最近媒體報導兆豐銀行的一些匯款資料,個人看法是客戶動機著重在節稅成份居大。

二、彭總裁:兆豐案不是洗錢

兆豐銀行每天接受客戶匯款成萬到數萬筆,其清算中心就是紐約分行,紐約分行再利用紐約金融機構為美金轉帳清算,通常是電腦全球清算系統SWIFT或是美國國內清算系統FED WIRE將款項解付到匯款人指定帳戶或地址,其角色為左手來右手去的轉帳工作,其酬勞為銀行解付前會先扣除每筆至少15美元手續費,並非資金起源地也不是落腳處,理應與洗錢沒直接關係。

依據媒體工商時報105-9-30報導有提到彭總裁稱:兆豐銀沒被㺯國科以涉及洗錢,只是美國規定申報表格項目疏忽理會未予申報,事後要求主事銀行主管高層出面解釋也未被遵重或理會才被美國主管官署科予重罰。基於美國國家安全考量,美國紐約金融監督機構持續必然祭出更嚴格的反恐反洗錢規定,因此紐約的台灣金融機構要因應作好美國BAS要求SAR通報的每個細節,站在人家土地上做生意當然要慎重處理,今後法律遵循成本是省不了,一定要納入金融業的經營成本。

三、 國內政論或媒體對兆豐案已泛政治

治化由於不當黨產條例通過,全民包括藍綠反對者好像少數,政府成立專案委員會調查,重點在國民黨龐大資產迅速消失掉,聯想和兆豐案硬綁在一起,並併案加一個「洗錢」罪名公允否? 但與個人研究的洗錢議題似乎已失焦。按國內防制洗錢法案形同虛設,銀行從業人員警覺心不夠執行從寬處理,所以才會有外國媒體報導台灣是全球第二好洗錢國家。

23

例如你抱一千萬或五千萬元現鈔去銀行存錢,幾乎沒有銀行會拒絕,但超過五十萬新台幣要持身份證登記而已,這是消極作為。但同等金額在國外銀行櫃檯必會遭到拒存,除非你提供合法取得現鈔之證明。當然你存支票、匯票或銀行本票等票據類,國外銀行一定歡迎不會拒收,等到託收或交換通過後就可以自由動用不受干擾,彭總裁認定電匯轉來轉去無洗錢疑慮可言。我的看法也是如此,現鈔存入沒腳印可稽,但票據或匯款是走過必留下痕跡。也因此,報載蔡友才董事長被收押我觀察好像不是洗錢,而是美國罰款一億八千萬美元的行政責任及其他超貸等違反授權行為是有背信嫌疑。

佑嘉理事認真打電話要我再補充續稿,我還是堅持談本人曾深入探討洗錢的主題,也曾經和巴拿馬官員就洗錢認知打過交道甚至言詞辯論折磨近六個月,因為我們誠心實實在在解釋銀行基於進口單據贖單需要才接受存現鈔,最終他們接受我們的合理說明。我想紐約分行可能輕忽美國官員的要求置之不理才會有那麼嚴重罰款金額,轟動台灣金融界震撼執政當局。

由於10月5日才動左眼白內障手術,不宜過度看手機長時間寫稿,還請社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