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良輝1050420025

英俊挺拔又有文人氣息的父親是我的偶像,他雖然出生在日本統治時代,但是除了精通日文外,同時他也精通英文和漢文,讓我非常崇拜又羨慕的是:他追求知識博覽群書,在台灣光復後劃時代的主編了一本雜誌”FORMOSA”,這是台灣回歸祖國後首創中英文對照的期刊,他希望將台灣導向學習歐美的創舉。非常感激我父親用暗示的關愛來刺激我鼓勵我承接他辛苦奮鬥創立的-台英社。

1970年,亞洲區難得的機會,世界萬國博覽會在日本盛大舉行。父親為了成全我增廣見識開創未來,積極主動代為報名參加世博會參觀團,如今回想起來,他構思規劃至少需要數月之久。因為在出國之前一週,父親給我一本他筆記的小冊子,內容用中英日文編寫了問候語,旅行用詞及基本商業用語等等,輔助我旅途及拜訪順利。

而且父親又特別安排我在團體結束後多停留一週在東京拜會,中華民國駐日參事黃老生先生,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亞洲區日本發行總社,英文日本時報社(Japan Times)及日本國會議員長谷川仁先生。駐日黃參事及英文日本時報社長分別二次請我到東京外國記者俱樂部用餐,印象深刻,因為俱樂部內看到很多西裝筆挺意氣風發的老外洋人,忙進忙出熱情的交談,令我大開眼界,啟發我奮發學習的動力。

1

在46年前的時代,除了重大事情要去電信局發“電報”外,其他幾乎是用信件書信來往的,我父親為了安排我會見重量級的人物至少需要提前兩個月以上的作業時間才能敲定日期,他鉅細靡遺的費心策劃,現在回憶還是非常感念父親的疼惜,用心良苦的栽培我。

每次看到摯愛的父親在他永遠沉睡之前,一本叮嚀我已經泛黃的“筆記本”,我依然會情不自禁熱淚盈眶思念父親,深深地感受他內心給我最深層的疼愛。雖然他人生短暫但是過得相當精彩!他永遠是我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