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自幼困苦忙碌一生,當父親工作退休時,我家兄弟也都成家就業工作,正是父親該晚年享福含貽弄孫的時候,卻不幸父親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最後走上所謂的洗腎病況,三天兩頭往醫院跑,作四小時的血液透析治療,自此體力精神及胃口均不好,真是所謂食不知味人生乏味,最嚴重的是心理上生死煎熬的恐懼感是無以復加,而父親都默默自己承受。子欲養而親不逮,父親在七十歲時便往生,所謂人生七十才開始,但父親已無法開始他的美好晚年人生了,如果父親今日還在世,將是九十四歲高齡的長者。

父親是日據時代的國中畢業,在學成績優異但總是第二名,因為第一名要留給日本人,我祖父年幼喪父自靠勤奮打工家無恆產,父親在家又是長兄需要幫忙家計因此無法到外地上高中求學。父親二十歲時我祖父就病逝,父親至孝以兄兼父職與我祖母帶領我叔叔姑姑們生活成長。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事吃緊,日本政府開始徵調台灣人民去南洋當軍伕,父親為了避免被徵調離家無法照顧寡母弟妹,獨自到台北考入日本巡查(警察)學校,畢業後分發在台北工作,台灣光復後陪著國民政府官員回到家鄉宜蘭接收警察局,也就留在宜蘭續幹警察直至退休。

父親深受日本教育影響,生活嚴謹節儉不苟言笑,思想正直誠懇不說謊不欺負人而熱心助人,是鄉里的公道伯,但對我家兄弟要求嚴厲,貫徹服從兄長,不聽兄長一定受罰,一人犯錯採行連坐處罰,家中我與兩位哥哥三兄弟較大,小時候我較頑皮害的哥哥一起受罰,但也培養我兄弟友愛相敬的真摯之情。父親對於子女受教育非常重視,叮囑我們要用功認真讀書,留給我們的財產只有讓我們讀書,腦子裡裝滿學問知識,讓別人搶不走偷不到的財富,窮人家要靠讀書才能翻身,真是書中自有顏如意,我家四兄弟也很出息都完成碩士學業,當時在鄉下方里之內也僅有我家,自是令親友芳鄰讚賞有加。

父親一生困苦勤勞奮發上進,是最低階的警察人員嚴守分際,但堅守不貪不取清廉一生含辛茹苦培育子女成長,回想父親離開人世已二十四年頭了,每每緬懷過去父親的種種音容猶在,封塵往事點滴在心頭,而父親給予我們的教誨及付出,辛苦奮發節儉勤勞的情操,父親種種都將是我學習師法的典範,永生難忘感懷於心。

11

(父親六十歲時赴日本拜望中學日籍恩師及師母)

12

(父親唸中學時在校學年成績第二名獎狀)

13

(父親中學時在校當任副班長之任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