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最少十年吧、我與父親兩地”太平洋”相隔,再見時他慈祥的臉龐已成為遺容,這情景常駐我腦海、畢生難忘。爸、爸爸我回來了… 僅管我再怎麼使力地叫也喚不回父親的笑容,為時已晚,那一刻我才頓時體會到子欲養而親不在的痛。

1

1984 我與父母  

2                

1984 Betty & Parents

小時候在鄉下,父親除任職糖廠會計部門外,也因他是8個兄弟姐妹之中的老大,除了朝八晚五上班之外、下班後或例假日也須辛苦協助祖父務農。父親不辭勞苦,施以身教、指導大哥和我種植水稻 (鋤草、備肥施肥、收割、曬稻 …)、蔬菜、番薯、土豆 (要挑燈夜戰一顆一顆的拔)等工作。父親不眠不休總不抱怨,只是小小的心寧我已告訴自己將來要向叔叔們一般遠離家鄉上大學,尋找另一片天。

我已不記得父親是幾段的算盤高手,平常只要一有機會他總不忘教我誦書、學打算盤 (那時候算盤已漸被學校淡化)。升國中時,我離鄉進入一流中學,之後隨著求學的過程就不再與家人同住(或許是刻意叛逃!),寒暑假亦滯留在外打工,和家人、父親相處的機會隨之遞減。唯 每逢年節父親總會宴請親朋好友,平常寡言不多話的他、宴席中一定親自向我介紹要我以茶水逐一向客人敬席問候。父親給人的印象是那般的沉穩、慈祥、和藹、可親,在家族親戚、兄弟姐妹、媳婦女婿的印象當中總是帶著微笑,沒有脾氣。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父親從不談大道理,對事待人也總以平常心泰然處之,除了平易近人、從不抱怨,是”知足常樂”的常勝軍。

記得有一次他到台北就醫,我倆短暫相處,在台大附近路邊麵攤看他大快朵頤、那”享受”的樣子至今讓我記憶猶存;他也曽幾次到美國探望我們一家四口,雖之前從未嚐過西餐、卻能入境隨俗,所到之處漢堡生菜沙拉炸雞通心粉pizza樣樣都吃;雖不諳美語,平易近人的肢體語言讓他溝通不成問題。

3

1992 Liou Mans 

4                          

IMG_0414 

在父親人生的74年過程當中,我們相處的日子是那麼的短,而在他晚年罹患老人痴呆症最需要家人陪伴的時候我卻遠在海外,感嘆如今擁有再多也換不回過去,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父親的影子還是那麼的清晰似乎每天伴隨我,而父親離去後的這十三年來並未淡化我對父親的虧疚與遺憾,「爸爸我愛您」將伴隨時間深藏我內心,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