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父親出生在新營鄉下務農為生今九十有五,祖父五位子女均沒唸什麼書,父親排行第二,由於家境經濟欠佳兄弟各奔東西,老大移民後山花蓮,老三「翻沙」工,老四打零工,老五貨車司機,唯一父親執著堅守家園友孝父母到終老,六十歲前農忙均由父親下田耕作,祖父在村莊曾借錢過日子,後來才知道是二分息高利貸,農作物收成曬完穀的那一個晚上,就是債主必會登門量榖抵債時。難怪父親晚年常抱怨,只見榖物在庭院被收光光還無法還清債務,父親偷偷留下兩布袋當下期稻作種子,或備年節有米飯拜神用,又在外工作的弟弟回來取走一些米,最後仍兩䄂清風什麼也沒有,祖父留下的債務須延續,這也是父親晚年因不平之鳴,常唸唸不忘敘說同樣的故事,深怕他終老前怨憎不棄離世不宜,只能利用返鄉見面一再勸他放下、放下再放下:您的目標已達成,兒子有會計師、銀行經理,孫輩有醫師、律師、工程師,同村親友沒有啊! 上蒼已賜給你最珍貴禮物足矣! 他似乎有聼進去了,好久已少有如是說。

10

祖父留下農地不足一甲,父親分不到三分地,收成供應子女三餐都成問題,祖父在我小六那年仙逝,生前曾為我右手肢障很難提鋤頭務農,指示父親及伯父一定要讓我繼續唸書,為此,母親下決心炊碗粿、包子、粽子到鄰近村莊兜售,印像中每晚要先包好粽子、準備發麵粉到過夜,沒冰箱故要準備包子的線材均用新鮮菜料,爸很早起來就分頭用石磨磨米漿供炊碗粿,這是父母親每天清早的固定工作分頭分工進行,沒叫我們小孩子起床幫忙,母親第二天用扁擔竹籃裝包子等出去叫賣,記得東西真的還蠻好吃,現在想起來父母親們忍受常年辛苦工作沒聼他們訴苦過,目的就是要我們兄弟姊妹多唸點書,我和大妺年齡比較靠近,因家境貧寒故大妹犧牲沒唸初中,就到工廠當女工,成全我往初高中升學到大學,母親手藝小有名氣生意展開但利潤薄,旣使這麽努力工作最後還是要賣掉父親繼承的農地,來支我的學費並償還債務,寫到這裡突顯現以前畫面心頭一陣鼻酸。現在所幸有大妹返鄉照料母親及雙眼失明的父親,孝行揪感心,憶往綜事憾動心思,淚水泛滿眼眶久久不能自己,人生呀人生,怎麽會這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