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殿是我的老朋友,是老頑童,但是距離上次見面,已是相隔四十年。

11

老朋友風采依舊,歲月與山友們的關懷,聽說她變得溫柔婉約多了。

四十年後,我帶著十八位山友,再次造訪。崎嶇上山坡路,成了綿延無盡的石坂階梯,彷彿直達天廳,老朋友知道我們要造訪,昨日特別情商東海龍王,給他沖個涼,刷洗長滿青苔的石階;今日空氣中,充滿雨後潮濕氣息,一行人沿著石坂階梯,步伐沉重,伴隨混濁氣喘聲,將多年積存在十八層底的納垢,盡數排出,從充滿臭味的汗水到淡淡如水的體香,讓我憶起五年前騎著鐵馬環台,體內積垢化成無數汗水如驟雨般,往體外狂噴;礦泉水如兒時在鄉下稻埕灌蟋蟀般,往口內猛灌,那時的汗水是甘甜的,因體內毒物早隨汗水盡排出體外。

13

皇帝殿最迷人處,是清晨、或夕陽時分,漫步在西峰到東峰的山陵上,望著綿延起伏山巒,皚皚白雲,如潑墨山水,幻想己身是臥虎藏龍俠客,跳躍在屋脊之上。

12

這是一座有險有驚的郊山,最高海拔只有593公尺,高低落差卻有313公尺,難度等級為中等,由西峰進入到東峰下山,或由東峰開始西峰出來,任君選擇;環繞一圈4.5公里,需四個小時;車輛可直驅登山口停車場,亦可搭公車,一進入登山口,就有無止境的階梯考驗你的腳力與肺活量,山上天氣變化莫測,但景色秀麗,三十年前為北部青年登山熱門路線。

四年前,要去登馬來西亞神山,二年前,要去登日本富士山,山訓時,我都不敢安排造訪,擔心在山脊上踱步,一不留神滑溜山谷,造成憾事;但是那股強烈造訪意願,一直縈繞在心頭。

最近聽說漫步在山脊上,兩側已有繩欄護體,峭壁多了繩索可攀爬。透過山友部落客寫真,果然,山陵鑿成可供人走的平台,兩側相隔約兩公尺,打上鋼樁,鋼樁與鋼樁間用拇指粗麻繩相連,膽小的人走在上面,兩手扶著護身繩索可安然行走其上;遇到峭壁有不鏽鋼精煉而成的鏈梯,使用千年不銹不壞,安全措施加強許多。而且我看團員體力進步不少,今年,我才斗膽排入山訓課程之一。

果然是老頑童,上山時,陽光還向我們送行,到達峰頂稜線,竟然下起雨,而且是傾盆豪雨,還好清晨臨出發前,有發賴(Line)請大家攜帶雨具。

在大雨中,我們小心翼翼,互相扶持,通過座座山脊,渡過重重難關;攀著鏈梯爬上峭壁,忽而又下降到山谷,有驚無險地由西峰到達東峰。

14

在此特別表揚,陳財居登山主委,身上除了自己背包外,看到獨臂的李心惠社友很艱難的上下鏈梯,義不容辭將心惠的背包放在胸前,又慢慢指導她通過山陵,翻過峭壁,度過重重難關,完成皇帝殿的挑戰。

為了要圓登上玉山夢想,李心惠與洪俊國兩位社友,首次參加玉山隊集訓,沒有想到是個中難度挑戰性課程,有如當兵新訓結束時,抽到金馬獎,但也順利完成。要給首次參加山訓的心惠與俊國,說一個讚,你們的毅力足夠,下周可以繼續挑戰更大難度的筆架連峰,七小時課程。

可惜此次麗容與德賜兄缺席了,否則定會讓您們,繼竿尾崙山後,又一次回味無窮的山中之旅。沒關係,下次我再專程陪您們,但在山上一定要下雨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