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1

最近一次保險經紀換照的課程裡,正好一位講師提及前世今生的故事,引發我非常大的興趣,而開始了找尋家人彼此關係之旅。伶姬因果觀:生命原來有因有果,生生世世的歷程,原來都是學習與服務。聯絡好座談會的時間,帶著媽媽與兒子一早趕到板橋南門街小百合關懷協會。

伶姬論前世今生,是以一種座談會方式排成ㄇ字型,每個人可以問兩個問題,亦可給彼此意見,旁聽者不問問題,但可參與討論,通常把最重要的問題先問,輪流完後再問第二個問題。

我們問的問題:

一、兩人關係:直系親屬、夫妻、兄妹、婆媳、兒子與祖母、自己與阿姨……(朋友不能問、不認識的人不能問)。

二、身體。

三、事業可分公職、副業、合夥、大善會有大財富,小善小財富,欠命或不順。

四、婚姻關係:a,已婚夫妻b,未婚者未來的婚姻c,離婚,問過去或未來婚姻需講清楚。

五、人格特質:常態的,隱藏的,對外的個性表現。

 

「所有發生在別人家不幸事,皆有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一、健康

家母今年89歲,最關心的就是健康問題。伶姬雙眼一閉,幾秒鐘後開始說她所看到的景象:一位少女一心一意想嫁個好丈夫,每晚手拿著很長的裹腳布,用力的在裹腳。父母親反對說:「沒有用!」因家裡窮、務農,今晚裹好,明早下田還是要拆開,但少女總是不聽,每晚很執著的裹腳,如此晚裹早拆周而復始,直到三十幾歲,政府下令不許再裹腳,才作罷。因前世用力裹腳,影響今世腳的血液循環不好,由裹小腳事可知母親個性很固執,不管對錯,要做堅持到底,又很好強的個性。那一世母親沒有結婚。

二、母女關係

1.母親第二個問題,問的是她與我的關係。伶姬說前世我是她的父親,挑著重物,走在梯田上,一不小心扭到腳,一摔成癱瘓,整天只能躺在床上,只好靠十來歲的女兒種花、種樹、下田,父親很心疼女兒,為家做那麼多事,還要照顧傷重的父親的心情帶至今世。我對我的小孩會很憐惜,因我    母親前世是我女兒,故今世我對她亦有同樣的情懷。我是來報恩的,家母嚇一跳,問誰報誰的恩,因為在她腦海中,覺得都是她對我付出多多,我做少少,在她與志工同儕談話裡,總對我不太滿意。

母親九年前,我不忍她離開小弟家,以一個有心臟病、高血壓、心肌梗塞疾病的八十歲老人,想在外租屋太危險,而力邀與我同住。在此期間,她遭遇心臟退化缺氧而須裝置心律調節器、被詐騙集團詐騙成功;甚至還差一點借款續給詐騙集團,幸虧我發現得早,報警阻止;流年不利還莫名其妙發生車禍…。林林總總、大大小小事的服侍,抵不過在遠方的兒子一通問候電話的效用(笑笑!)。

說到扭腳,巧合的是在記憶中,我很容易扭到腳。大學一年級開學不久,我在中華路天橋扭到腳,因而摔下來皮包都飛不見,幸好路人撿到,送至火車站前警察局才尋回。大學畢業後從事保險業,穿梭在大街小巷中,經常扭到腳,要不是83年到北越,摔至鐘乳石下面的洞中,讓我決心每天透過鄭聖雄整骨師按摩,為期一個多月,終於把扭腳事處理好,否則不知還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

2.我與女兒前世是同學,女兒前世家窮,都第一個上學,為了利用教室燈做功課。我呢?喜歡送她禮物。她不收,我催著她趕快收起來免得同學看到,女兒頭都沒抬把禮物放入抽屜。學期終了,抽屜滿是禮物,禮物沒帶回家,也沒送人,全還給我。伶姬說:「女兒沒欠我,我們都是溝通有問題的人,我不管別人要不要,一昧的給。女兒現在與我一起工作,一起至保險公司上課,一起到公會學勞基法(我們算不算保險同學)。伶姬建議女兒最好一樣做現在的工作,但由別人當主管,有跟別人學習溝通的機會,如此對她的婚姻、人生皆有幫助。

三、學業

我兒國立教育大學碩士班結業後,在仁寶電腦當工程師,本計劃過完年出國,先讀語言學校,再修個不同於電腦領域的雙碩士,問是否可行?伶姬居然看到「書燒掉了!」讀書沒有用?還是讀不成?也真巧!而過完年至江蘇崑山出趟差回來,隔天上班公司即給一封信,信中肯定我兒工作表現,希望簽約二年,同意的話,先發四個月薪當紅利。兒子盤算了一下讀書要花錢,讀完書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也不一定,而簽了合約書。隔不久兒子獲晉升高級工程師,待遇跟著提高了,我看距離深造事愈來愈遠了。

四、父子關係

陳小姐問先生與兒子的關係。伶姬看到兒子前世是父親,父親前世是兒子,前世父親追著兒子打。伶姬言:「每個人都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角色,兒子前世是父親,故會選擇父親角色。父親今生是父親,當然自己就是父親,在兒子認知裡,他沒有比父親小。還有父親追著兒子打,代表兒子還能跑,若跪在地上任父親打,則會自閉症,今生會有精神疾病。言至此陳小姐哭了,她說:「家裡有個雙人沙發床要淘汰,父子要搬進電梯,床進電梯門不是那麼順利,父親說了兒子幾句,兒子很不服氣認為父親不對,從此不與父親說話。」迄今三年,父子還是未說話。兒子廿歲生日,父親送錶,兒子放著不戴就是不戴,同桌吃飯父子也不對話,只靠陳小姐一下子夾菜給丈夫「爸爸這個好吃!」一下夾肉放兒子碗「兒子多吃點」,製造飯桌氣氛。伶姬建議將座談錄音帶放給父子聽,瞭解彼此關係化解僵局。

五、夫妻關係

1.有一對男女從基隆來,離婚還住一起。夫前世是守衛,妻前世漂亮賣豆漿。有天豆漿小姐經過守衛旁,守衛小聲叫「小姐!小姐!」小姐自負,頭抬得高高的「哼!」一聲,以為守衛搭訕,快步走過,經過十幾天皆如此。原來警衛叫小姐是要告訴她豆漿桶破了個小洞,豆漿流出來了,警衛是好      心,但在衙門工作一板一眼,遵守規矩,反應慢,怕主管怪,故不敢大聲告知小姐,而小姐自恃高又粗心,豆漿桶漏十幾天還未發覺,只知道往前衝。今生妻自認配合夫飲食,夫龜毛掛衣服有一定的夾法、襪子要對折。伶姬建議女有能力賺錢去賺錢,男重規矩可教養二子女。男自認大都配合妻,被妻視為沒出息。伶姬認為小孩還小國三以下不適合離婚,對人格影響頗大。伶姬要二人改變,非忍耐。要離婚的人對子女因果自己擔,鼓勵夫重心在孩子,妻堅持要離婚的話,就自己搬走。

妻問與女兒關係,前世女兒為窮人家小孩,急需要有份收入,但因年齡太小,照規定不能雇用。母為豆漿店老闆藏著用,童工便宜又很認真工作,錢雖少,但可給家人,因家窮又躲著工作,故內向,怕被發現,小孩個性敏感,討人歡心,看人臉色。小孩在九歲時當童工,做了二年還是被人發現,所以今世到了9~11歲這個年齡,會莫名的害怕。妻覺得女兒懂事、貼心、善解人意,故搬出時想帶走女兒。

2.一位氣質太太單獨來問夫妻關係。先生前世是縣官,妻是秘書且另有兼差工作,因覺縣府公文夾很漂亮,而將它帶往兼差地方用,被人檢舉,而影響縣官以監督不周被申誡降薪。今世妻能幹,賺很多錢養家。最近老闆退休、會計事務所結束,妻失業,心想我沒賺錢了,總該你養家吧!沒想到夫還是不拿錢出來當家用,夫又有外遇,故妻想知道她可不可以離婚。伶姬言前世因妳欠他,害他名譽受損,這世要來還,故不能離婚。因這個婚姻存在,妻才有高收入,若離婚不再給夫用,則收入就會受影響了。前世二人皆男人,故不浪漫。夫為上司,故夫外遇妻管不了他,但外遇事的因果則夫要自己擔。

3.有一男開豆漿店,營業的早,故早早的把店前口掃乾淨。隔店女老闆來的晚,卻把門口落葉垃圾往男豆漿店門口掃去,男的發現又把垃圾掃回去,女的不甘又把它掃過去,最後男的想「好男不跟女鬥」就算了…。這世來當夫妻,妻就要收拾善後了,夫認真工作,身體不好,長期吃普拿疼,年輕就洗腎,不能勞累。

4.有對結婚16年,夫對妻好,前世夫乃城門守衛,因外來人多,怕小偷多,加強執行,沒時間去吃飯。一位賣菜阿婆做飯糰,偷偷塞在他手中,他用袖子掩口吃不至於挨餓。通常不老少配,但民以食為天,恩太重,故來當夫妻,今生夫當保全,所有賺的錢全交給妻管理。

5.有對夫妻前世是鄰居,妻前世是男的,較有錢,住家較大。夫前世是女的,是寡婦,窮、房小、有三個小孩。寡婦要賺錢,還要照顧小孩,選擇在自家門口賣涼水。因房子小涼水攤容易過界到隔壁男士家前,有天男鄰居按耐不住,一腳踢涼水攤下的磚頭,涼水攤因而歪了,還不止怒,補上一腳把另塊磚亦踢掉,涼水攤倒了,寡婦忍氣吞聲,從此涼水攤只擺在自家門口不再越界,但每天進出家門得閃涼水攤。講至此妻就哭了,原來現在住家隔壁放置一鞋櫃檔住她家門口,出入不方便,自己懷孕時,更是不方便,但夫動作伶俐敏捷,一點也不受影響,因前世當寡婦時,閃慣了。

6.有位妻前世在員外家當總管,夫當警衛。有天警衛打瞌睡,被員外發現大發雷霆,要總管通知把警衛免職。總管把警衛整個抓起丟至門外,造成警衛坐骨神經受傷,但警衛當時不知道,總管當然更不知道,警衛事後成癱瘓,但認為自己因打瞌睡被免職,錯在自己,並未怪罪任何人,此為欠命。今生夫出遠門工作,妻除了己身事業,還必須負擔起整個家庭大小事、子女教育責任、還包括公婆事、自己母事。妻表示夫薪水皆交與妻,伶姬言:「怪了!欠夫命,夫還給錢,那有可能?夫將來生病妻需照顧他,欠人家的身體較好,建議夫醫療保險多買點。」妻後來突然想到,沒錯!夫吵著要在工作處買房,當地房貸利率高,妻捨不得付高利息,因而將自己名下房子貸款,全部匯到夫那兒去了,欠人家的注定要還的,不能裝傻!

7. 有一少婦難產生下小孩,就死了。沒錢的年輕父親帶著剛出生的嬰兒,遇到婦人好心的送他們奶粉及一些路費,最後這年輕的父親還是因沒錢,而將小孩送人,小孩與好心婦人這世結為夫妻做生意,夫因前世窮未看過大錢,對錢較不易客觀,婦人是長輩故付出較多是正常。

六、事業

1.J先生問事業。伶姬看到一個碗,碗邊緣有缺口,裝飯不影響,裝水就裝不滿了,水即財,代表事業不順。J先生前世是位獵人,以打獵為生,他擅長射小動物,但不管有沒有人要吃、要不要買,他皆射,尤其射飛得高高的老鷹,只為挑戰他的腿力、臂力、技術…。此為殺生,非善事為惡事,故此生事業不順利,錢不容易賺,碗破洞只能上班,事業偏不順不適合投資。

2.S女士問兒子事業。前世一樣是母子,母有一茶園,要大家分工做事,但兒子叫不動,母親硬拉兒子,兒子當時15、6歲,不好好走路,在梯田上用滑的下去,沒想到不小心被一塊突出的木頭插死,死亡前心結抄捷徑會怕,但習性未改,依舊要取巧,開印刷廠虧很多錢,事業衝不起來。

3.W先生問事業,伶姬看到看到一位長工為能夠少做點事,而把青稻穗剪掉以致無法成熟,穀少自然工作就少,代表對錢未考慮周到,價值觀有問題。伶姬說:「我若是老闆我不會用你,因為不會為老闆省錢,個性又固執,最好找自己不能做決定、需看老闆臉色、有標準可循的工作,否則個性約束不易,沒有貴人易被裁員,有如被剪掉的稻穗。」伶姬教他與老闆應對:「您意如何?我看法如此,但我較粗淺您經驗較多,依您的意見,做些計劃書給您。」無主控權的工作,升遷機會不多,行為不可不慎啊!

4. 我問事業。伶姬比喻我是喜歡餵流浪狗的人,雖有善心卻製造髒亂、流浪狗群聚給人不安全感;對耶!我在店門口放置多盆盆栽綠意盎然,對面擺了木桌、沙發椅給人坐,做完家事的家庭主婦可說三道四、附近上班的人中午可閉目養神、黃昏等孩子學校下了課的母親、一群各自推來坐輪椅的老人的外傭,嘰嘰喳喳的聲音好不熱鬧、晚餐後年輕夫妻聽老人講古、下大雨沒傘的人躲雨…。本是美事一樁,壞就壞在人的公德心,用過的飲料瓶、紙袋、菸蒂隨便放置丟棄,不隨手帶走,製造髒亂,曾幾何時更來了流浪漢,帶著家當在沙發椅上過夜,「安得廣廈千萬間,令天下寒士俱歡顏。」杜甫有這樣豪邁的胸襟,本人也只不過區區在走廊上提供一、二張沙發椅,一、二位流浪漢在此度個夜而已,但不乾淨的身體凌亂的衣物,卻使路過的人心生恐懼,經鄰居抗議,不得已只好連夜把桌椅請清潔隊帶走。

七、問婚姻

1.母問女兒可否結婚,大女兒前世是媳婦,家窮,兒子不顧母反對,依然娶進門。兒子婚後不久,出遠門做生意,婆婆怪媳婦窮人家出身不懂應對,凡事都看不順眼,常對媳婦說:「你不會去死啊!」終於有一天兒子要回來了,婆婆警告媳婦,「你可別在先生面前亂說話」,媳婦受不了壓力,上吊自殺。因前世婚姻帶來不幸,女兒無結婚的命,也會恐婚。今生女兒廿歲左右曾吃安眠藥自殺過(前世結婚一年自殺的年齡)患精神分裂(憂鬱+躁鬱)母若過世才能送至養老院。伶姬建議母對女兒的一切不以為然的地方不要罵,只要給她錢,買買新衣,哄她高興即可。

母第二個問題問與子的關係,有個射箭功夫班,母本是最傑出的射箭高手,來了一個外鄉人(兒子),經常練習後成為第一名,後來第一名發現高手射箭怎麼老往自己方向偏,心中起疑,有天看到高手的箭,以手摸才發現箭上了毒藥,為自身安全選擇默默離開。今生兒子在軍校學修飛機,一樣有功夫,因前世關係兒子對母親一樣存著警覺心,伶姬建議母對子不要在電話上問「你在哪裡?何時回家?」等兒子回家了,只要煮好菜善意對待即可。

2.兒子問姻緣。伶姬看到兩個小孩在玩水,兩小無猜,推斷是小時候認識的人,可能是小學同學,兒子今年三十歲,小學同學的話,不也30歲了,女生30歲未婚的人,不也愈來愈少了,不知道該順其自然,自然就會相遇,還是需找同學錄逐一過濾。前些時候,我去台南參加朋友之子囍宴,朋友被迫當阿公,我還真羨慕呢!

八、問考試

母問子考警校事。伶姬看到一個少年在堤防上,一面走一面把石頭踢下堤防,公家為避免河道堰塞,把石頭撈起放河邊,少年卻把石頭踢至河裡,違反公共道德,與公家作對,不易考上公職公立學校,考警校倒可。當執法人員則做收拾善後之事,辛勞、易被找麻煩、不易升官。在堤防上踢石時輕鬆,害公家要在下面為你撈石辛苦,換來這輩子須做基層工作,且是容易被民眾找麻煩的職務。

九、問與過世夫的關係

前面看了一些欠命損德之事,現在來說R媽的故事比較溫暖事。R媽問與其夫的關係,R媽之夫前世是政治犯,被吊死公開示眾,R媽當時是個士兵,看管屍體,士兵很同情政治犯,認為他只是與政府思想不一樣就被處死,士兵偷偷的拜他,祝福他一路好走。生前雖不識,政治犯來報恩當了她的丈夫,因是報恩夫對妻好感情不錯,但因前世皆男人,故較不羅曼蒂克,但是理念相同,家庭、子女教育、家事都順利。與政府想法不同罪不及死,卻被吊死算是公家欠命,公家要還公道,故一輩子當公務員吃公家飯。曾任單位主管。R爸臨死前幾個月曾問R媽下輩子願否再與她結婚?誰當男女都沒關係,R媽言「願意!」伶姬說來人世間是來學習,跟不同人結婚有不一樣的學習,回答這種問題只要說「交給老天決定!」就可以了。

R媽問及與大兒子的關係。前世R媽戴著斗笠到市場賣菜,半路上常會遇到一個年輕人拿著雨傘與她共傘,到了交叉路口年輕人趕時間往右走了,R媽到菜市場往左走,雨勢不大,賣菜阿婆不至淋的很濕。久了阿婆心中有些嘀咕,差一點路也不把我送到市場。年輕人也從不會想早一點到阿婆家接人,阿婆也沒有自己帶傘到菜市場。

R媽問與二兒子的關係,R媽與二兒子前世是士兵,士兵受傷了,每二小時換班,輪流二人抬他至醫護站。有士兵不耐煩讓他腳拖在地上,班長訓斥受傷已很可憐,你們不要這樣!R媽心腸好,除自己的班外,自願別人二小時中的半小時幫忙抬,老看見R媽抬他的士兵,這世來當兒子,來報恩的,雖住南部,但每天總會來電,不論公事、家庭與老媽滴滴答答。其實R媽問與三個兒子關係時,第一個想到就是問與二兒子的關係。R媽與小兒子的關係,小兒子即上文提及之獵人J先生,R媽為同市場隔壁攤賣菜的阿婆,阿婆常規勸獵人,不要殺生。獵人這世來當兒子,繼續受R媽的教,R媽早年投資土地,後有後有機會土地給投資加油站的商人買去,R媽拿到地款平分給小孩,因小兒子過去曾融資融券、買股票虧了,故此次小兒子的這份,R媽親自帶到內湖小兒子貸款銀行,幫他還貸款,但後來小兒子還是聽信球友話,將房子已還之款貸出來買股票,又虧了,枉費老母一片心,缺口的碗想賺投資財,真不易啊!又遇到要欠命的兒子這輩子有得辛苦了,養老金不知在哪裡?好希望有機會賣他儲蓄險。R媽老公子女大都來報恩,前世做善事,今生亦是做善事。從65歲退休第二天起,當醫院志工迄86歲,直到自己生病一天昏倒五、六次,心臟出了問題才停止。在志工期間曾代表台大醫院參加衛生署的慈心獎選拔,以曾在台南女青年隊指導特殊兒童讀書,特異事跡得金牌獎。伶姬說前世做善事的,做惡事的或有惡念的,則今世就要還、受苦,知道此規則,則這世要了悟,來世如何,端看今世怎麼做。

十、姐妹關係

在一個溫泉飯店裡,姐前世做倒茶水工作,妹前世最漂亮,被養父賣身,至此無法擺脫被男人看中被玩弄的命運。姐故意把自己弄醜,避免男人的目光,也很同情賣身女子,一起工作三、四年後,姐回家嫁人,很掛念妹妹,前世妹跳水自殺,缺氧但未死更慘,更被虐待。今生妹安非他命吸毒自殺、勒戒、躁鬱、性侵害,自殺都剛好與男分手時,恨男人。若甩男人沒事,吸毒、賣身、喝酒腎臟神經都會出問題,姐為妹付信用卡債,事後母還錢給姐,因姐並未欠妹。除非生病母親才會接回妹,如果對妹說:「你這麼漂亮會嫁個好男人」會引起反彈,因怕被賣掉,應該說:「你這麼漂亮嫁不嫁都沒關係,母親會保護你。」妹自卑無自信,姐是親生父母帶大未變壞。

十一、婆媳關係

我帶婆婆去伶姬處,我問伶姬先生長年在外,要問婆婆與我先生關係,還是婆婆與我的的關係比較正確。伶姬:「與我的關係。」伶姬開口第一次看到這種關係,我從公車起站搭車,坐在靠車門第一個位子,過幾站人已滿,有個阿婆上車,我讓座。若我坐在後面,看並無人讓座給阿婆,後來我甘脆故意坐在前座,每次讓坐給阿婆,經過三、四年我調職他處,不再搭此公車,司機接續照顧阿婆,不要乘客坐此位,特地留給阿婆坐。我問為何只是公車乘客亦能當婆媳?伶姬言:「考修行」,別人家的婆婆都可以善心對待,輪為自己的婆婆亦會如此嗎?而那司機是我兒子,一樣是考修行。也真是巧!我坐公車最喜歡做第一個位子,原來其來有自,現在我搭公車刻意看司機一眼,看是否有緣,來世能多幾個好兒子。

以上的故事是我去伶姬處三次取經而來的,有別人家的,有自己的,看了以後有什麼特別想法嗎?    我們人類與飛機一樣都有個黑盒子,黑盒子是一組人類肉眼看不見的設備,除了類似攝影、錄影功能的機器外,還有與老天爺聯繫的裝置。黑盒子錄下了我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當一個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時,就會帶來資料。任何一個人端看自己願否改變自己的黑盒子的內容,繼而改變自己的命運,來世因而也更進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