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  錄:張信志 理事

每個人的年齡都會增長,但心裡需要保持年輕、要不斷的找新的活動來參與。

世界己有許多變化,美國”佔領華爾街”活動、中東的茉莉花革命等,大量的人民走向街頭表達對現狀,不管是對體制的不滿、對政權或單純的對經濟環境的不滿,這些活動不斷的蔓延。法國總統大選也可能出現變化,右派的保守政權可能敗選,可能由不從大局著想、只站在人民這邊的左派執政。這告訴我們,像新加坡、中國,透過國家資本主義來運作整體經濟發展的模式,現在也不得不聽聽人民的聲音。
台灣最近調整油電調整,許多物價開始調漲,令人不得不對未來充滿了不安,股市不斷的下滑,也反應出投資人的擔憂。2012年第一季己經結束,瑪雅末日預言是否來臨呢?我們知道不會,但這代表恐慌的心理—-這個時代走不下去、日子過不下去了。不只在台灣,世界其它地方的情形也都一樣,大環境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

歷史的演變

如何面對未來?四月經濟學人主題封面談到,我們正面談臨第三次工業革命的來臨。現代化是工業工業革命帶動的。18世紀,隨蒸汽機的發明和改進,開啟了第一次工業革命的發展,讓人從家庭走向工廠、以機器取代人力、傳統的手工業走向集中動力的生產方式,於是產生了現代的工業。20世紀初,第二次工業革命興起,以福特汽車的規模生產為代表,企業透過規模經濟,用愈來愈多的資金、愈來愈多的自動化設備,大量生產、降低成本,於是企業愈來愈大…,但這個時代己經過去了,現代的企業需要面對電腦的興起、數字化、客製化的快速生產、網際網路擴大了個人的能耐,我們面臨了新的時代,在這個變遷的大環境裡,企業加速成長、也加速的衰敗。1970年,企業的生命週期有30年,到了1990年,減少至15~20年,到了今天,企業的生命週期為8~12年。在企業週期愈來愈短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了一個趨勢—企業主希望能夠永續經營,工作者希望工作能夠穩定,順利拿到退休金,但沒人可預確定10年後的職場情況。因為,未來的變化太大了。
事實上,未來是美好的,我們需要新的法想與策略,經濟的走向本身有它的規律。為了因應大環境的的變化,產業必需轉型或升級,無法因應產業變化的企業只有被淘汰或外移,故我們就需要新的”薪傳企業”,這樣,社會就可以形成新陳代謝或老樹新生來帶動經濟的持續發展。當企業生命週期縮短需結束營業或外移時,我們能夠出生更多的企業或即有的企業因開發而創造了更多的果實,這是非常關鍵的。
1205-1
根據經濟部的統計資料,我們可以看到這幾年公司解散、撤消、廢止的數量一直增加,但新設公司的數量卻一直減少,沒有新公司的設立則沒有新的就業機會。但一方面公司擴大規模往海外移動並釋出既有人力,另一方面,又精簡組職來提高生產力…,這些情況造成就就業市場供需出現問題,如同我們看到的失業壓力、就業困難。所以,為何會有茉莉花革命、為何會有佔領華爾街的活動,包括了台灣的油電上漲,讓老百姓對未來充滿了擔憂、辛苦與害怕,其實,這都是在反應大環境的問題。
一位台大準研究生告訴總統,不少的碩、博士因就業環境惡劣、薪資不符期待下,紛紛的投入了公職考試。年輕人是很無奈的,他從小開始準備,好好讀書,希望在畢業後可以獲得好的工作,但等到進入職時,卻發現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為什麼要去考公職,工作穩定、不會倒(或最後倒)、有退休金…。一個才剛出社會,準備進入職場的年青人是如此害怕,因而選擇了公職,但未來環境的變化恐怕更大,公職能夠帶來多少的保障?大家心裡有數。當國家未來的棟樑對未來是如此的沒有信心,我們該如何依靠這些年青人。
失業的問題,會隨著經濟的發展會愈來愈嚴重,目前台灣的失業率低於4.5%,但在年所得超過4萬美元的歐美國家,它的失業率都是很高的,西班牙甚至達25%,這是因為社會環境的變化再加上人的價值觀也發生了偏差導致。失業將會是一個越來越嚴重的社會問題,因為没人創業提供機會給許多人或提供機會給自己。
兩岸創業家比一比,我們可以發現大陸企業家比台灣企業家年輕,而台灣最自傲的是中小企業創業精神及旺盛的競爭力,值得全世界來學習。但是,現在年輕人到那裡去了?年輕人怎麼來看創業呢?我們的年輕人其實是非常活潑的,許多的創業競賽如TICIOO、工業銀行創業大賽等,表現的非常出色,但卻很少人真正的走向創業這條路,與台灣60~70年代的人勇於成家立業的情況不同。或許現在外部的環境也與以前不一樣了,造成現在年輕人即不成家也不立業。

2010年創業觀察調查

 過去 20 年來發生了什麼變化呢?根據2010年創業觀察調查(2010GEM)共有10幾個國家參與這個調查活動並做整體的抽樣,2010年的調查包含全球52%的人口(佔全球84%GDP),其調查人數超過 175,000人。其中在台灣是針對18 – 60歲的成年人約16,003人做抽樣調查,取得了2,000筆資料。想藉此了解台灣有多少人在從事創業的活動、投入創業的情況及遭遇到什麼問題與困難。在這次的抽樣中發現了台灣有8.4% 的人口投入了時間及資源正在從事創業活動,這裡包含了正在規劃創業活動者與己成立公司但未滿三年的企業家。

2010GEM調查結果發現每個國家的國民實質收入(GDP )經濟表現與正在從事創業比率呈現出U型線關係,這代表當一個國家很窮、國民所得非常低時,這個國家不會有大型的公司。人民為了自謀生路,只能擺攤做生意。台灣40~50年代,只有少數人能到公家機關或國營事業工作,而大部份的人都只能自己謀生、篳路襤褸、自己創業,故人民投入創業的比例非常高。但隨著經濟的發展、國民所得增加,出現了許多好公司,企業可提供更多工作機會,創業活動力與新創企業數量就減少了。前宏碁董事長施振榮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在完成學業後直接創業,但現代不一樣,現在台灣年青人學歷非常高,但許多人在唸完書直接到像台積電這樣的企業上班。
隨著公司發展全球化需要大量人力,所以當教育愈來愈普及而經濟環境變得更好時,年輕人喜歡在畢業找個大公司工作,因此企業的規模也隨之變大。從這張圖我們可以看出這樣的情形,但奇怪的是曲線到底部後又隨之上升,這告訴我們產業有生命週期,公司不可能無限擴大。當經濟發展到一個階段後,大公司也不可能無限的增加人力,此時失業率也就增加,故這時創業活動的頻率又上升。從曲線圖型看台灣是位在u型線的底部,代表台灣的經濟發展的模式正要發生改變,下個階段代替經濟增長創新及創業模式正要開始。就這個角度而言,台灣創新的數量比例高,但創新的質是有問題的。

1205-2
當一個國家所得非常低時,找不到工作做時,為求謀生被迫創業稱為需求型創業,例如:擺地攤、開餐廳。但在高度發展國家的創業是一種創新導向、機會導向的創新,附加價值比較高。在經濟發展與需求導向創業活動關係表中,台灣的創業活動雖然熱絡但素質不太高。美容院、安親班….等,這樣需求類型的創業大都是解決個人的就業問題,没有辦法創造一家未來能夠提供100甚至10,000個就業機會的公司。我們希望有許多人創立公司並能夠創造出許多的就業機會,同時希望公司是有前瞻性並可創造出高的附加價值,可以帶動經濟發展。對台灣來說,我們需要創業的活動不是早期擺攤的模式,我們希望有更多新的張忠謀、郭台銘、王雪紅能夠持續不斷的出來,他們可以創造出許多就業機會,台灣需要這樣的創業家。
GEH有幾項調查,其中一項針對國人的創業意圖調查,這裡顯示台灣人對創業意圖比例為25%,這個比例在GEH全球調查中排名第一。害怕失敗的比例為43.8% ,在GEH全球調查中排第三名。這結果說明了這一代的國人的心理”想要又害怕”。創業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事,創業也需能力,國人認知有創業機會的比例為29.6%,比其他國家平均33.4% 低。另外國人認知自身有能力可以創業的比例26.4%,也比其他國家平均44.4%低。創業的條件不外是自己要有想法,並有好的專業技能,可以克服現有的困難。當看到好的機會,光想但没有化成行動,故國人對創業表現是不足的。我們可以看到8.4%(500萬家)的創業者都做什麼行業呢?台灣創業者仍以消費導向服務產業(以一般消費者為直接對象的餐飲服務與批發零售業)居多,商務導向產業(如教育、網路、進出口貿易、專業服務、媒體傳播等)相對少很多。

GEM Taiwan調查之結論與建議

1,進入創新驅動經濟體行列的台灣,需要啟動二次創業,未來台灣經濟成長將依賴創新導向的創業活動。
2,創業政策應兼顧『關懷需求型創業』以及『鼓勵創新成長型創業』兩個面向,前者則是照顧微型企業創業者,扮演穩定社會的力量,後者則是帶動國家經濟發展的動力。(上述兩類創業輔導政策是完全不一樣的)。
3,應特別重視『高成長創新導向』新創企業的育成發展,他們需要一套不一樣的創業輔導政策與支持環境。大學創業育成中心尤其應該要以培育『高成長創新導向』的創新型核心中小企業(瞪鈴企業)為目標。
4,應建構整套的支持系統來協助克服由意圖到行動的落差,協助潛在創業家克服害怕失敗的心理因素,全面提升國人的創新與創業精神。
5,國人對於創業機會與創業能力的知覺普遍偏低,顯示創業教育還須要大幅提升,尤其未來三創教育:活用「創意」、激發「創新」、引向「創業」,應該要由小開始紮根。

關於教育

以往的創業模式許多是在公司工作,當學習、經歷到了一個段落後離開老東家自己出來做,在市場未飽合時是可行的。但面對未來新興市場出現,有40億人口要進入市場,現有市場己過渡飽合,在這裡面要找市場,其實機會不大。其實,機會是非常多的,例如,現在的文創並不賺錢,可是把藝術與科技結合在一起,符合現代人的需求,就有好的發展。Apple的執行長不懂科技,但他對人文及科技的結合非常踴躍,故能無中生有創造出像很好的產品,並有效的應用於生活上。
我們希望學生們能夠主動的探索,而不是死記答案類型的學習。要開創新的未來,得走出不一樣的自己;未來的教育必須鼓勵學生們去發掘、探索。世界有太多問題需要我們去解決,如:溫室效應,若不處理好會造成社會大災難。在教育上有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我們要給年輕人對未來有使命感,讓他們覺未來是有希望的,能夠去面對改變並面對不好的外在環境。我們現在應該把理想、熱情及使命感注入在教育上,帶給年輕人勇於探索及發掘未來的希望並解決問題。把社會變得更好這是件辛苦的事,但辛苦與否完全取決在價值的意義。只要找回纯真的本我與全然的自信,每一個人都具備面對全然未知的挑戰與開創未來新局的創業精神。

1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