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續撰文有關台灣人日本兵的戰爭史之後,四百年來台灣在國際上受到來自他國外來的海陸空攻擊的真像又如何,每當外國艦砲轟擊或空襲轟炸,往往造成無辜住民死傷莫名其妙,除了感嘆時運不濟外真是罄竹難書。溯自十七世紀1624年荷蘭領台開始序幕,依年代有文字記載主要的記錄;在十七世紀1624年-1662年間荷蘭從台南四草登陸開始佔領統治38年,也是台灣第一次出現國家政權。以及同時代1626年-1642年西班牙登陸建城在基隆(雞籠)的和平島(社寮島)及淡水(滬尾)的紅毛城(聖多明哥城)統治16年。1662年鄭成功領兵渡海打敗荷蘭,建立第一個漢人政權的東寧王國統治23年。清據台1868年三月英國怡記洋行因樟腦買賣事件糾紛,請求英國派兵保護,英國軍艦砲轟安平同時派兵登陸佔據安平,稱為台南樟腦戰爭,到同年十月清英簽約賠償完結。後續1874年清日牡丹社事件(屏東)以及1884年清法戰爭(基隆、淡水)。近代史二次大規模戰爭;第一次1895年(清光緒21年、日明治28年)清日戰爭,大清帝國依馬關條約(日文;下關條約)永久割讓台灣、澎湖給日本帝國,政權轉變下台灣人竹竿裝菜刀拼命抗拒。第二次也是本文重點,為二次世界大戰台灣被美國海空軍飛機飛抵台灣上空全面轟炸掃射,居住島上內台住民死傷慘重。戰爭爆發全部都是外國來襲進攻台灣的一場又一場戰爭序曲,憨厚台灣人油麻菜仔命好像只有認命,無奈接招接受命運擺佈任勞任怨。

日治時期的台灣,伴隨著日本軍國主義跋扈囂張獨裁的侵略擴張,台灣一躍成為日本發動聖戰南進基地的一艘不沉航空母艦。太平洋戰爭期間,台灣地理位居日軍南進要津,自然躲不開戰火波及受害,慘遭連續約十個月來美軍為主的空襲轟炸濫炸,本文以這段逸事為主題。參考台日兩國歷史檔案,喚起記憶近七十年前實實在在發生在我們這塊土地上的近代空襲台灣史,即使是時過境遷,現在曾經生活在日治時代的人物也逐漸凋零,記憶淡忘而流失,但是戰火的煙硝痕跡依然深深烙印在長者前輩內心深處,「嗚嗚的警報聲響起,跑空襲、走疏開」永遠無法去除夢魘的一場人生記憶。對興趣台灣史的個人來言,重點的撰述都以圍繞在主導發動戰爭的日治台灣下,受到美國反擊強烈空襲中為此受到傷害的台灣部分實況。對照空襲後照片,建築物受燒夷彈攻擊燒燬,道路受到落彈炸成大小坑洞,炸彈破片直接殺傷甚至罹難死亡的平民遺體倒落路邊令人髮指心酸,以台北市為主及其他都市無一幸免於難,到處一片兵荒馬亂場景。以目前台美兩國友誼關係,實在無法想像美軍猛烈空襲台灣、燒夷彈威力大火照亮台北市大空襲下天空通紅,遍地燒燬建築物及人員傷亡等這段歷史。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將上個時代二十世紀中葉的面貌描寫呈現出來,多角度的呈現了台灣歷史命運面貌。而日本因戰爭而領有台灣,也因戰爭而退出台灣,如果說這不是命運,那甚麼叫做命運。

空襲台灣:

台灣在這場戰爭下有關記錄如下;計全島日軍建築65個戰鬥機飛行場、日軍南進攻佔菲律賓由台灣出發率先出擊、攻擊珍珠港以「登上新高山(玉山)」為暗號、美軍出動戰機一萬五千架次以上投彈十萬顆以上、神風特攻隊由台灣出擊自殺飛機撞擊美軍艦艇、日美雙方四千架次戰機台灣空戰五天互奪制空權、美軍曾經擬定登陸攻佔台灣澎湖計劃。1944年7月起美國開始對台灣進行登陸前心理戰,軍機投下大量文宣袋,內裝傳單、香煙、壽司,期待台灣人不要做無謂的抵抗,嚮往轉變支持美軍登陸,加速日軍敗亡。效果事實剛好相反,根據美軍文宣戰後調查報告,發現到當時台灣人真的很守法效忠,撿拾到文宣紛紛送到派出所,美軍心理戰機幾乎達不到效果,讓美軍十分洩氣。美軍相信登陸台灣,恐怕面對不光是駐守包括由中國滿州調防來台灣的精銳關東軍及其他約二十萬日軍,勢必還要面對充滿「皇運扶翼、美英擊滅」的六百萬台灣人皇民的敵意。一旦台灣軍民齊力協力共同抵抗美軍登陸,傷亡比攻打沖繩來得慘重,幾經評估後轉移攻佔沖繩,造成該島上居民二十幾萬軍民慘重傷亡,台灣幸運逃過一劫,果真登陸台灣傷亡推估倍增約四十多萬軍民化成煙灰,慘烈情況不敢想像。【下圖台灣總督府空襲中彈慘狀】

10210-1

大本營發表(日本帝國戰時聯合指揮中心)1944年10月12日美軍戰機開始空襲台灣(敵機本島を侵す),到1945年8月終戰為止,依據台灣總督府的統計資料一般民眾傷亡統計;台灣人死亡五千五百八十二人、失蹤四百一十九人、受輕重傷三千六百六十七人。日本人死亡五百一十八人、失蹤一十六人、受輕重傷五千五百七十人。台日人民兩者相加死亡達六千一百人、失蹤四百三十五人、受傷九千二百三十七人。建築物受炸帶燒燬四萬六千三百一十八棟。無家可歸流離失所的民眾更高達二十七萬七千三百餘人。汽車站、火車站、港口、機場、油庫、工廠、神社、廟宇、市區民宅無不受空襲威脅,戰爭的無奈血腥,沒有親自體驗者其心境面對這麼震憾驚嚇是筆墨無法形容。

戰後回到日本,出生台灣的島袋芳子當時二十歲,回憶這段歷史說到;全家為了躲空襲,就雇用一輛人力車,想要在中午以前疏開台北,但是人力車來得晚一點,而美軍密集空襲愈來愈激烈,於是全家慌亂逃到附近防空洞躲空襲,近中午時家人都餓了,於是奮不顧身在彈雨中奔向家裡。在炸彈落下轟隆搖晃不停的廚房著飯團,突然看到掉滿了白石灰的榻榻米上有紅色血液,也無心專注,待空襲停了,父親回家才發現人力車夫在家中彈氣絕,父親將這位不幸台灣人車夫遺體送回之後,就帶著全家往新店方向疏散。一路上看到一具具焦黑的屍體,橫躺在路邊或水溝旁。

戰爭物語:

一旦國家開戰爆發戰爭,對國民來說加稅增稅的重擔外,男子尚有服兵役慷慨赴義,拋頭顱灑熱血獻身國家義務。處於國家戰爭下一般國民又是如何處置,借用在一封公開信中敘述日本經歷自清日甲午戰爭不過十年後又發生日俄戰爭,無奈下呼喚出一般國民心聲,一名日本女作家「与謝野晶子」在1904年(明治三十七年)發表的一首日文詩句,日本語原文標題;「君死にたまふことまな、旅順口包囲軍の中に在る弟を歎きて」。(請君勿死-感嘆參加旅順戰役中的弟弟)。時值明治時代(1868-1912)日俄戰爭(1904/8-1905/9)爆發中,驚嘆戰爭中對無奈被徵召弟弟在戰場安危的抒懷。起頭以「阿!吾弟,我為你哭泣,請你萬萬不可送死。」為標題,內容提到;「你生為家中么兒、倍受父母之寵愛、春暉庭訓遵正道、豈叫持刀取人命、殺人被殺身亦死、養育之恩不可忘」,真心發自內心深處呼喊著牽掛親情的心境,用真實聲音傳達真正的心情。

10210-2

空襲中台灣人又如何?這時候台灣全國各地媽祖顯靈神蹟「媽祖接炸彈(台語:媽祖承炸彈)」靈驗傳聞不斷,真是「媽祖護台灣」看到民間驚嚇無奈中一股信仰力量的支撐。艋舺龍山寺主祀觀世音菩薩,平時只要空襲警報「喔̥̥̥̥喔̥̥̥̥」短促刺耳響起時,當時住龍山寺附近居民皆跑到神桌下躲空襲,相信觀音菩薩一定會庇護平安無事。1945年(昭和二十年)六月八日傍晚空襲警報響起時,居民依往常奔向龍山寺神大殿桌下躲空襲,奇特是當天神桌下蚊子特別多大家不堪奇擾,這一段時間卻又聽不到空襲飛機臨空聲音紛紛離開回家,當居民全部離去剛不久,美軍燒夷彈馬上擊中大殿,大火猛烈燒燬了大殿一切,高溫下屋頂、神龕、同祀神像、四周樑柱倒塌、龍柱俱裂斷落,大家拼命提水搶救。翌日一大早發現,全部燒燬的大殿下,觀世音菩薩昂然獨立安然坐鎮蓮花座,除臉色燻黑外,全無燒損傷。居民恍然大悟,依照平常躲空襲在大殿神桌下的居民一定死傷慘重,卻因當天蚊子驅趕下人走神桌空而無一死傷,真的感謝觀音菩薩顯靈來庇護大家,這段空襲中觀音菩薩顯靈救民神蹟故事與媽祖接炸彈故事兩則同樣是二次大戰神佛護台灣的美談。

結語:

二次大戰亞洲戰場廣義上說又是一場東洋民族與西洋民族對抗戰爭,可以看見二戰後原亞洲西方白人殖民地紛紛獨立建國,這應該是西方戰勝國家始料未及,意識形態依然深遠植入人心。日本一篇在1924年(大正13年、民國13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神戶報導中國革命領袖孫文路過談到對日俄戰爭一段;「日本艦隊消滅俄國艦隊時,我人在歐洲,看到這新聞報導歐洲人們是如喪考妣般悲傷,就連日本同盟國英國都認為日本的勝利非白人之幸福。儘管如此,途經蘇伊士運河時看到阿拉伯人歡欣鼓舞,一問之後這樣回答,因為日本打敗俄國,之前我們東洋民族一直受西洋民族的壓迫無法翻身,但是這次日本戰勝俄國,也就是說東洋民族擊敗西洋民族,日本人打贏戰爭就像自己打贏的一樣。」

台灣現代史上的空襲台灣這段歷史已經慢慢淡忘,甚至有人認為二次大戰期間台灣人是美國同盟對日本打仗,歷史錯愕之所以呈現,無視事實存在而誤導故意忽視,歷史教育理由外,意識形態還是意識形態。日本軍國主義挑起戰爭,固然要對戰爭期間台灣國人生命財產的戰損負責,更是有千萬個不是與罪惡。但是平心靜氣想想,為什麼老一輩的長者大都緬懷日本人治台時期好時光,甚至於滿腔熱血奉獻自己生命為大東亞聖戰捐軀?這得歸因於戰前大和魂教育,特別在戰爭末期皇民化運動中,以大和魂灌輸忠君愛國、尚武、廉潔、知恥、勤勞、節儉、服從、守法、奉公等精神,所培養出來台籍日本國民在當日本兵時,無不戰場上前仆後繼,為天皇玉碎的英勇行為,戰場上奮勇殺敵的英勇氣魄。當時一般國民奉公守法生活夜不閉戶,根植了現代國家意識,這些特點值得吾人參考省思。遺憾政府當權者意識形態思考下完全忽視民間對日本認知的事實真相,一味反而將這些現象歸咎於為台灣人受日本奴化教育的惡果。二十一世紀歷史的翻轉,現在的時空竟然如此戲劇性,原當年在二次大戰時候,中國美國兩國連盟打擊日本,台灣附屬日本。今日現況則是美國和日本兩國連盟對抗中國,台灣依附美日兩國,唯一不變台灣仍然是一艘不沉航空母艦。

10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