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IMC登山活動是社內最愉快輕鬆、健身又賞心悅目的野外健行。名稱雖說是登山,其實用走的上山不是爬山(台語),基本上也就沒有重裝險峻的氣喘如牛爬山場景,反而滿山春色逍遙自在,午餐的美食佳餚加美酒,久久難以忘懷。但是個人思考,如果在活動中能加入人文歷史景觀的介紹認識,這個有「加味」的行腳,就更有人親土親、趣味感性的一些感動!年初這趟行程桃仔園就從淡水河上游大漢溪河岸開跑。大漢溪最早稱為大姑陷溪,「大姑陷」即今之桃園縣大溪鎮,源自於平埔族霄裡社(Sousouly)人稱其為「Takoham」之音譯。後人因「陷」字不吉祥,將「大姑陷」改稱「大姑崁」。清同治年間(1866年),大溪月眉的李騰芳中舉人(大溪現有李騰芳古厝古蹟),居民為了彰顯地方之科舉功名、文明教化,遂更改「姑」字,稱為「大科崁」。光緒年間劉銘傳巡撫在此設立撫墾總局,從事開山撫番山地政策,進行發展茶、樟腦產業,於是將「科」冠「山」字頭成為「大嵙崁」。而在大正九年(西元1920年),日本人再將三個字地名「大嵙崁」更改為現在的「大溪」,河川名而成了現在的大漢溪。這次活動走訪地點有兩處歷史人文景點值得介紹;一為清領開墾時代龍潭第一街之稱的「三坑老街」及日治時代重大水力工程「桃園大圳」。這兩個地方都跟水有關,河邊春夢「風景水水」美麗好遊賞。

桃園古早又名桃仔園,文獻上記載桃園台地早期為平埔族原住民之居住地,屬於平埔族的凱達格蘭人,1654年荷蘭人淡北地圖中,大漢溪流域有四番社(武撈灣社、擺接社、里末社、瓦烈社等計117戶484人)。《淡水廳志》漢人1727年,「漳州郭天光來台,開拓大園、竹圍至淡水、八里岔一帶土地」,1733年,台北桃園間道路開通(貫穿龜崙山道,大約即今桃園龜山、新北市丹鳳一帶之台一號道路),建南崁,次年再闢新庄、舊路坑、桃仔園至中壢道路,至此閩人漸自南部北移墾拓,部份移居大姑陷(大漢)、員樹林一帶。」。桃園開墾一開始即生活在南崁一帶之範圍的「南崁社」。桃仔園城(1810-2009)已建城二百年,桃園市舊稱有虎茅庄、桃仔園、桃園街、桃園城等名稱,其中舊稱「虎茅」庄,由來是因前往墾移民眾(漳州人居多),受到遍地茅草荊棘叢生,易割傷人畜,墾民及商旅每以為苦,遂以虎名比喻兇惡之環境。

郁永河在1697年來北投採硫磺,著有≪裨海紀遊≫:寫到桃園台地景象說:「自竹塹迄南崁,八九十里,不見一人一屋,求一樹就蔭不得。掘土窟窿,置瓦釜為炊;就烈日下,以澗水沃之,各飽一餐。途中遇麋、鹿、麂、麝逐隊行,甚夥,驅獫猲獟,獲三鹿。既至南崁,入深菁中,披荊度莽,冠履俱敗,真狐貉之窟,非人類所宜至也。」。後期因為墾民在村落周邊遍植桃樹,每當桃花開時節,大地一遍粉紅似錦,才又被稱為「桃仔園」。早期西班牙、荷蘭、明鄭王朝統治之時,並沒有大規模的屯墾或產業活動,清領時期「唐山過台灣、心肝結一丸」為了討生活,來桃園福佬客家移民漸多,形成居住區域上北福佬、南客家,平地福佬、山區客家的族群區域開發現象。

【三坑老街】

早年淡水河由於河道水深,扮演大台北重要經濟運輸動脈功能,桅桿帆船(戎客船)可自大稻埕河岸延艋舺(「萬華」的台語發音,原意為原住民「獨木舟」之意),往上游船隻可經中游到三峽,再由大漢溪航行到三坑,最後到上游終點大溪港。桃園龍潭三坑子,「坑」在客家話中是指小溪澗或水渠,昔日因為有「蔗蔀坑」、「火劫尾坑」、「鴨母坑」、三條水溪流經本地,所以地名稱為「三坑子」。位於大漢溪的河階地,借著大漢溪的舟楫地理之利,成為當時大漢溪的河運貨物集散地,也是大溪與內陸的聚落(如龍潭、楊梅、關西、新埔)之間的水陸轉運站。來往商旅、市況繁榮、商業發達,有「龍潭第一街」的美譽,龍潭發展也是由此開始。走進老街首先映入眼前的是「黑白洗」,一旁掛著招牌寫著「黑白水˙黑白洗,若能洗盡人間黑白事,必然可化三坑為三康」,黑白洗有充沛的清涼地下水源,應該是街頭早年婦女三五群聚在此,洗衣服話家常聊是非,博感情兼情報中心的好地方。

0304-1

街底的「永福宮」是當地居民的信仰中心有兩百多年歷史,建立於乾隆五十六年(1791)。原祀三山國王,後來為了提高廟宇內神衹的地位,因此又改祀「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的三官大帝(俗稱三界公)。三官大帝的神格僅次於玉皇大帝(天公祖),台灣傳統古厝之神明廳正樑有一個「天公爐」,次樑則懸掛「三界公爐」。在傳統農業時代,天、地、水、三大神明悠關人民的生計、農作物栽植,因此在客家地區供奉三官大帝的廟宇十分常見(湖口老街「三元宮」同樣供奉三官大帝可以見證,也是客家晴耕雨讀精神的延伸。),屬於道教神明。一側神龕祭祀的是開漳聖王開漳聖王陳元光原屬於閩南漳州地區的移民所信仰的族群神崇拜,早期三坑與對岸的大溪隔著大漢溪水相望,因此關係十分密切,在信仰上也互相影響,從永福宮所供奉開漳聖王來看,可見早期閩客族群互動關係。另位於正殿旁側的神龕中所供奉的三尊神明正是三山國王,為客家祭祀神明。三山國王原是廣東省潮州府揚陽縣的巾山明山獨山三山之神,先民對自然的崇拜,因此擬喻成三兄弟,並塑造神像膜拜同樣為族群神崇拜。

如今隨著淡水河流域水運的衰竭,使得原本熱鬧的三坑仔和香火盛的永福宮又歸於平靜,近年來發展觀光及尋找古早味,這一帶又跟隨台灣經濟發展熱鬧起來。只是在老一輩三坑人的心中,卻永遠烙著昨日輝煌的那一頁,風揚飛帆的貨物集散地已經滄海桑田。街道紅磚平房,亭仔腳彼此相連,仍保存著昔日老街的舊式店面格局,很有古早味。

0304-2

「大平紅橋」是紅磚拱形古橋,距離三坑子約一公里處。沿著中正路三坑段(台三乙) 往石門水庫的方向,約在公路七公里指標處,過「石門二號橋」,左轉石門路。路口有「紅橋」的標誌,轉入石門路後,再左轉入石門路55巷,循著「紅橋」的指標,約兩、三分鐘就抵達大平紅橋所在的河岸旁,此處山明水秀、綠色盎然非常鄉土味,河畔有小型停車場及親水公園。大平紅橋是當地著名的古蹟,建於日治時代大正十二年(1923年),曾入選文建會票選台灣百大歷史建物的第六十五名。橋頭有一棵老樹,老樹附近的山壁前豎立著一座建橋紀念碑,由三塊花崗石所組合,兩旁為細長石柱,中間為方形石面碑,碑文已風化,字跡則已難以辨識。大平紅橋以紅磚建造,所以被稱為「紅橋」,總長十餘公尺,造型典雅,橋墩總共有五個橋拱,跨越打鐵坑溪,這座橋曾是大平村對外的主要連絡道,更是早期大平村居民挑貨去三坑販售必經之交通要道。

 

【桃園大圳】

桃園台地為古石門溪所沖積而成的沖積扇平原。但在古石門溪上游發生河川襲奪後,桃園台地的河流多荒溪型河流,而缺乏穩定供應的水源。因此清代墾民在入墾桃園台地後,多以興建「埤塘」來供應灌溉所需的水源。桃園埤塘成為台灣國內地理景觀特色,但仍無法完全掙脫「看天田」的靠天吃飯困境,因此開築桃園大圳是台灣日治時期重要水利工程之一。同時因應增加糧食與生產之需求,台灣總督府便開始著手規劃興建桃園大圳,引水自大漢溪上游的石門,開挖渠道引水進桃園台地。這條大圳採官民合作,台灣總督府出資三分之二,民間組合出資三分之一,共同打造這條桃園大圳,工程由民間組織『澤井組』承包,由總督府工程師八田與一(建造嘉南大圳)與狩野三郎等設計。大正5年(1916年)動土(在建風水陰宅墳墓時叫破土)開工。取水口位引大嵙崁溪的溪水灌溉,水源是從大溪、龍潭導水至八塊庄、大湳出口,進水口建設於龍潭大平村,導水路分隧道、明渠、幹線、支線等,總長達約285公里,到大正13年(1924年)竣工,大正14年(1925年)5月22日舉行通水式。桃園大圳完工後,桃園台地才有二期稻作,也因此一年可以收成兩次。昭和四年台灣曾發生過一次嚴重的旱災,但是桃園大圳所灌溉的區域卻不受影響,可見桃園大圳對於桃園台地的農民所帶來的幫助有多大。

桃園大圳通水迄今已逾八十年,供應農田灌溉用水,輸送民生用水之需,無虞缺水乾旱,致稻作年年豐收,繁榮農村,顯見桃園大圳之多功能及重要性。當時建築費用共計12.486.353日元,以當時物價老師一個月薪資30-40日元,可見建築工程之龐大非民間私人可以興建,灌溉桃園台地近22.000公頃,稻米增產加倍,解決旱災帶來糧食危機。到昭和3年(1928年)時增加各蓄水池與給水幹線的工程正式完工。灌溉區域涵蓋桃園縣大溪鎮八德市桃園市中壢市楊梅市新屋鄉蘆竹鄉觀音鄉大園鄉

現在每年歲修 為維持大圳的灌溉及供水功能,桃園大圳於每年11月起至翌年的1月停水、進行圳道及沿線圳路的歲修,自1996年起,桃園農田水利會利用停水期間舉行大圳健行。有機會IMC可以參加一睹桃園大圳水道活動;內容有桃園大圳隧道健行解說、桃園大圳隧道探索、康樂活動等令您永難忘懷,大圳水深約25cm,參加人員請自備更換衣物、飲水、水電筒、穿著球鞋等。參加人員於活動結束後每人致贈精美紀念品乙份,出口現場並提供點心,健行路程為5.7公里,預估健行時間約為2.5小時,有興趣可參考桃園水利會官網報名參加。桃園大圳參觀地點可以自國道一號及國道三號轉入國道二號,於國道二號大湳交流道下,110乙號縣道往八德方向,福德一路西向直行,過和平路直行接和強路,過義勇北路直行接義勇街,直行至義勇街與介壽路路口即達。

0304-3

結語

淡水河河系由基隆河、新店溪、大漢溪等三大河系構成。新店溪與大漢溪在板橋江子翠附近會合成淡水河。基隆河於關渡附近匯流入淡水河。大漢溪最初源頭位於大霸尖山、品田山(品田山位於台灣新竹縣臺中市之間,地屬雪霸國家公園內,為台灣百岳名山的「十峻」之一)、池有山等諸山北麓。淡水河河段最後出口流向北至淡水油車口而注入台灣海峽。整條淡水河流域變遷史就是大台北的開發史寫照。清領時代末葉河水運輸漸漸沒落,日治時期進入陸運海運興起時代,初期僅少數河船與大稻埕、艋舺往來尚殘存,代表著河運時代結束。1904年基隆港建港取代淡水港成為「正港」。台北城的高大城牆因汽車時代來臨,城門洞無疏通車輛,在現代化都市道路規劃下被拆除,造形雄偉有七座鐵架台北大橋,因現代運輸擴建煙消雲散,只留下照片回憶,再再代表新時代來臨時與舊時代衝突。

對文史愛好者來說,最怕聽到被指定古蹟或歷史建築時的建築,被被推土機徹夜摧毀;原善導寺建築、原國民黨中央黨部建築均血淚斑斑。歷史文物指文件或建築物、物品,走過必留下痕跡,如果留給後代子孫都是照片檔案,要有感實在很難。最後思索過去種種與未來可能,以最近彰化縣茶藝協會的春聯來和大家分享,總是令人會心一笑!
上聯:人民胡志強梅可望
下聯:主席于右任吳三連

橫批:艱苦坐卦